【全 球 论 坛】如 何 看 中 国 掀 起 诉 江 泽 民 大 潮 ?

 

 

主 持 人: 听 众 朋 友 大 家 好, 《 全 球 论 坛 》 又 和 您 见 面 了, 我 是 主 持 人 方 旭 。 今 天 来 到 直 播 室 里 的 还 有 本 台 时 事 评 论 员 路 乔 女 士 和 特 约 嘉 宾 佟 新 女 士 。
路 乔: 大 家 好 。

佟 新: 大 家 好 。

主 持 人: 自 中 国 大 陆 法 院 全 面 实 行“ 立 案 登 记 制” 以 来, 多 份 来 自 中 国 大 陆 不 同 省 市 但 事 由 相 同 的 刑 事 控 告 书 被 递 交 北 京 最 高 法 院 、 最 高 检 察 院, 这 些 控 告 书 的 被 告 全 部 指 向 江 泽 民 。 今 天 我 们 来 聊 一 聊 对 于 江 泽 民 的 起 诉 。

自2015 年5 月 以 来, 多 份 起 诉 江 泽 民 的 刑 事 控 告 书 被 递 交 北 京 最 高 法 院 、 最 高 检 察 院, 原 告 都 是 法 轮 功 学 员 。

随 着 法 轮 功 的 真 相 被 越 来 越 多 的 人 了 解, 中 共 江 氏 政 治 流 氓 集 团 迫 害“ 真 、 善 、 忍” 信 仰 之 罪 正 日 渐 被 世 界 人 民 所 认 识, 起 诉 江 泽 民 、 结 束 迫 害 已 经 成 为 民 心 所 向 。

中 共 最 高 法 院 《 关 于 人 民 法 院 推 行 立 案 登 记 制 改 革 的 意 见 》 宣 称: 改 革 法 院 案 件 受 理 制 度, 变 立 案 审 查 制 为 立 案 登 记 制, 对 依 法 应 该 受 理 的 案 件, 做 到 有 案 必 立 、 有 诉 必 理, 保 障 当 事 人 诉 权 。 并 称 该 《 意 见 》 将 于 五 月 一 日 起 施 行 。

据 明 慧 网 报 导, 上 述 《 意 见 》 实 施 不 久, 中 国 便 掀 起 了“ 起 诉 江 泽 民” 的 大 潮 。

那 么, 法 轮 功 学 员 所 有 的 起 诉 江 泽 民 的 诉 状 能 否 在 中 国 立 案 并 得 到 依 法 受 理 呢? 越 来 越 多 的 起 诉 状 又 说 明 了 中 共 的 什 么 问 题 呢? 欢 迎 大 家 参 与 我 们 的 节 目 讨 论 。 我 们 直 播 室 里 有 两 部 北 美 电 话, 第 一 部 是416-644-2033, 另 外 一 部 是416-640-4875; 您 也 可 以 通 过Skype 和 我 们 进 行 语 音 或 者 文 字 互 动, 我 们 的Skype 号 码 是:QQLTsohca 。 接 下 来 我 们 听 一 听 评 论 员 的 分 析 。 路 乔, 您 有 怎 么 看 呢?

路 乔: 中 共 的 法 院 曾 经 对 法 轮 功 有“ 三 不” 政 策: 不 接 待, 不 受 理, 不 解 释 。 这 是 江 泽 民 一 向 以 来 对 法 轮 功 政 策 的 一 部 分 。 前 一 阵 子 很 多 律 师 为 法 轮 功 学 员 奔 走, 为 他 们 作 无 罪 辩 护, 最 有 名 的 就 是 建 三 江 事 件 。 现 在 法 院 对 法 轮 功 的 态 度 还 是 不 明 朗, 当 然 是 因 为 整 个 司 法 制 度, 公 、 检 、 法 特 别 是 在 地 方 或 省 一 级, 还 是 受 到 以 前 江 泽 民 的 政 策 影 响, 很 多 还 是 江 泽 民 的 人 。

习 近 平 在5 月1 日 后 施 行“ 有 案 必 立, 有 诉 必 应”, 中 共 好 像 从 来 没 有 过 这 种 对 人 民 负 责 任 的 态 度; 表 面 是 这 样, 我 们 不 知 道 他 究 竟 是 不 是 真 的 负 责 任 。“ 有 案 必 立, 有 诉 必 应” 对 人 民 来 讲, 好 像 是 司 法 公 正, 起 码 是 有 法 治, 若 干 程 度 上 法 治 的 展 现 。

根 据 明 慧 网 报 导, 过 去 有3,864 位 有 名 有 姓 的 法 轮 功 学 员 被 迫 害 而 死; 被 活 摘 的 几 万 人, 我 们 没 办 法 知 道 他 们 究 竟 姓 甚 名 谁, 可 是 从 种 种 证 据 特 别 是 在 海 外 的, 都 说 明 活 摘 的 受 害 人 最 主 要 是 法 轮 功 学 员 。 迫 害 法 轮 功 是 中 共 建 政 以 来 最 大 的 人 权 案, 也 是 二 次 世 界 大 战 以 后 全 世 界 最 严 重 的 人 权 事 件 。

我 们 现 在 还 不 敢 说 他 是 不 是 真 的 可 以“ 依 法 治 国”, 可 是 在 表 面 上 、 在 一 个 新 气 候 的 情 况 下, 法 轮 功 学 员 又 再 一 次 展 现 了 他 们 的 大 勇, 除 了 这 么 多 年 的 大 善 、 大 忍 之 外; 现 在 已 经 有 几 位 法 轮 功 学 员 向 中 共 人 民 最 高 法 院 、 最 高 检 察 院 递 交 了 控 告 书 。

是 法 轮 功 学 员 的 勇 气, 堂 堂 正 正 按 照 国 家 的 法 律 控 告 前 国 家 领 导, 既 然“ 有 案 必 立” 就 按 照 法 律 控 告 。16 年 来, 导 致 无 数 法 轮 功 学 员 死 亡, 多 少 家 庭 破 碎; 因 为“610 办 公 室” 的 建 立, 把 整 个 中 国 的 司 法 制 度 、 中 国 人 的 道 德 完 全 破 坏 。 把 这 样 的 一 个 大 坏 人 告 上 法 庭, 我 觉 得 光 是 这 件 事 情, 也 许 就 是 整 个 诉 江 案 里 面 最 引 起 国 际 注 意 的 一 点 。

因 为 中 共 的 政 治, 它 的 法 律 、 系 统 从 来 没 有 受 到 国 际 的 承 认, 没 有 人 会 信, 中 国 国 内 更 加 如 此 。 既 然 现 在 习 近 平 有 新 的 方 向, 大 家 就 拭 目 以 待, 法 轮 功 学 员 这 么 快 的 反 应, 让 全 世 界 更 加 深 入 了 解 法 轮 功 学 员 。

主 持 人: 正 像 路 乔 所 说, 在 中 共 依 然 当 政 的 情 况 下, 法 轮 功 学 员 不 断 起 诉 中 共 前 领 导 人, 的 确 需 要 很 大 的 勇 气 。 佟 新 您 怎 么 看 呢?

佟 新: 凡 是 对 中 国 大 陆 的 人 心 转 变 、 形 势 变 化 有 一 点 观 察 的 人, 都 可 以 发 现, 的 确 最 近 一 段 时 间 有 一 种 趋 势 正 在 蔚 然 成 风, 就 是 法 轮 功 学 员 和 有 一 些 正 义 的 民 众 正 在 通 过 司 法 途 径, 把 迫 害 首 恶 、 前 中 共 党 魁 江 泽 民 告 上 大 陆 的 法 庭 。 法 轮 功 学 员 做 这 件 事 情, 也 是 非 常 相 信 中 共 的 党 和 国 家 领 导 人 习 近 平 的 说 法, 对 他 提 出 的“ 有 案 必 立, 有 诉 必 应” 是 相 信 的, 因 为 相 信, 所 以 他 们 马 上 付 诸 行 动 。

我 们 看 这 几 天 的 新 闻, 大 陆 官 媒 报 导 很 有 意 思, 是 什 么 呢? 江 泽 民 一 手 设 立 的 非 法 迫 害 法 轮 功 的 专 门 机 构“610 办 公 室”, 从 地 方 到 中 央, 正 在 从 幕 后 推 向 台 前 。 为 什 么 这 么 说 呢? 这 几 天 有 几 则 报 导, 第 一,5 月25 日, 国 内 大 大 小 小 的 官 媒 都 报 了 一 则 消 息, 据 阳 江 市 纪 委 消 息, 广 东 省 阳 江 市610 办 公 室 副 主 任 罗 健 被 查 。 这 是 很 罕 见 的 。 去 年 公 安 部 副 部 长 李 东 生 落 马, 也 曾 经 公 布 过 他 的 职 务, 就 是610 办 公 室 主 任, 那 个 时 候 我 们 也 觉 得 非 常 罕 见; 现 在 地 方 也 开 始 这 样, 阳 江 是 地 级 市,610 办 公 室 副 主 任 罗 健 被 查 。

5 月26 日, 中 纪 委 网 站 的 领 导 栏 目 有 一 个 更 新 的 资 讯 显 示, 现 任 的 中 纪 委 副 书 记 刘 金 国, 不 再 担 任610 副 组 长 、 办 公 室 主 任 等 职 。 在 这 之 前, 刘 金 国 曾 经 是 公 安 部 的 副 部 长, 他610 职 务 是2014 年 初 接 替 落 马 的 李 东 生 。 这 则 报 导 只 说 了“ 免 去 他 的 职 务”, 但 是 没 有 说 谁 接 替 这 个 职 务, 没 有 看 到 这 类 报 导 。

国 内 以 往 关 于610 的 新 闻 很 少 见 诸 于 媒 体 新 闻, 李 东 生 是 第 一 次, 最 近 比 较 多, 出 现 了 几 例, 特 别 是 关 于610 的 人 事 报 导 和 业 务 、 职 责 的 介 绍, 可 以 说 非 常 罕 见 。 像 李 东 生, 如 果 在 之 前, 可 能 只 会 公 布 他 公 安 部 副 部 长 的 职 务,610 办 公 室 主 任 的 职 务 都 不 会 公 布 。

甚 至 在 领 导 人 的 体 系 里 面, 很 多 人 连“610” 是 什 么 都 不 知 道, 甚 至 有 些 律 师 在 法 庭 上 为 法 轮 功 学 员 辩 护 的 时 候, 问 法 庭“610 是 谁?”“610 是 什 么?” 因 为 在 辩 护 词 里 面 法 轮 功 学 员 不 停 地 说 起“610”, 他 们 都 搞 不 清“610” 是 什 么?! 这 说 明“610” 是 一 个 非 常 隐 密 的 机 构 。

关 于“610” 的 人 事 报 导 、 业 务 、 职 责 方 面 的 介 绍 更 是 非 常 罕 见 。 在 之 前, 点 到 了 曾 任 中 央“610 办 公 室” 负 责 人 的 刘 京, 很 有 意 思 的 是, 只 有 一 次 有 据 可 查, 是 刘 京 在2001 年 举 行 的 一 场 记 者 会 。 就 是1999 年 之 后, 对 法 轮 功 学 员 刚 刚 开 始 进 行 迫 害 不 久 。

现 在 我 们 看 到 海 外 明 慧 网 有 很 多 关 于 法 轮 功 的 真 相 报 导 。1999 年, 江 泽 民 出 于 嫉 妒 之 心 对 法 轮 功 镇 压, 为 了 从 精 神 上 强 行 扼 杀 、 从 肉 体 上 彻 底 消 灭 信 仰 坚 定 的 法 轮 功 学 员, 实 际 上 是 在1999 年 的6 月10 日, 绕 开 整 个 国 家 的 法 律, 设 立 了 一 个 实 施 非 法 镇 压 的 执 行 系 统, 就 是“610 办 公 室”, 是 以 时 间 命 名 的 。

可 能 中 国 大 陆 的 很 多 听 众 朋 友 不 了 解 为 什 么 叫“610”, 因 为 它 是 以 时 间 命 名 的 。1999 年7 月20 日, 江 泽 民 发 动 对 法 轮 功 的 镇 压, 开 始 镇 压, 但 是, 实 际 上 在1999 年6 月10 日, 就 已 经 成 立 了 一 个 凌 驾 于 公 、 检 、 法 之 上 的 秘 密 机 构 镇 压 法 轮 功 。 我 想, 大 陆 的 听 众 朋 友 听 到 这 里 应 该 了 解 了, 说“610” 是 一 个 隐 密 的 非 法 机 构, 大 家 应 该 会 得 到 理 解 了 。

中 共 的“610” 是 中 央 处 理 法 轮 功 问 题 领 导 小 组 下 设 的 一 个 决 策 或 者 执 行 机 构, 这 个 机 构 当 时 是 江 泽 民 要 罗 干 亲 自 主 抓 的, 在 全 国 系 统 对 法 轮 功 学 员 实 施 灭 绝 性 的 迫 害 。 所 以 我 们 看 到,2000 年, 国 务 院 另 外 挂 了 一 个 牌 子“ 防 范 和 处 理 邪 教 问 题 办 公 室”, 有 这 么 一 块 牌 子 。

很 多 听 众 朋 友 可 能 会 觉 得:“ 有 这 么 一 个 东 西 吗? 有 专 门 在 迫 害 法 轮 功 的 机 构 吗?” 现 在 我 们 一 提 到 法 轮 功, 很 多 受 到 洗 脑 教 育 的 大 陆 听 众 就 会 说: 法 轮 功 就 是XX 。 但 这 里 面 有 很 多 是 很 值 得 去 解 释 的 。 前 一 阵, 大 陆 一 位 非 常 著 名 的 律 师, 东 南 大 学 法 学 院 教 授 张 赞 宁, 在 为 江 苏 镇 江 的 法 轮 功 学 员 陆 秀 军 作 无 罪 辩 护 的 时 候, 当 庭 就 指 控 江 泽 民“ 迫 害 有 罪” 。 张 律 师 的 辩 护 词 是 这 么 说 的, 他 说, 江 泽 民 没 有 经 过 全 国 人 大 的 认 证, 江 泽 民 单 方 面 表 态 对 法 轮 功 进 行 认 定 和 镇 压, 这 才 是 组 织 破 坏 国 家 法 律 实 施 的 巨 大 犯 罪 。

中 国 大 陆 一 直 到 今 天 为 止, 都 没 有 任 何 一 部 法 律 规 定 学 炼 法 轮 功 以 及 宣 传 法 轮 功 违 法 。 比 方 说, 现 在 大 陆 的 很 多 法 轮 功 学 员 是 冒 着 生 命 危 险 在 发 真 相 资 料, 实 际 上 都 知 道 是 在 救 人, 他 们 讲 真 相 就 是 为 了 救 人, 但 是 到 现 在 为 止, 也 没 有 任 何 一 部 法 律 说 法 轮 功 就 是X 教 。

“ 法 轮 功 就 是X 教” 的 说 法 是 来 自 于 江 泽 民 的 一 张 嘴, 他 说 法 轮 功 是X 教, 好 像 全 国 人 就 说 是X 教 了; 然 后 就 是 来 自 于 党 媒 的 《 人 民 日 报 》, 因 为 《 人 民 日 报 》 那 是 为 共 产 党 服 务 的 。

个 别 领 导 人 的 一 句 话 或 者 是 一 家 媒 体 、 一 家 报 纸 讲 的 一 句 话 是 不 是 法 律? 我 想, 为 什 么 最 近 很 多 良 心 律 师 站 出 来 为 法 轮 功 学 员 作 无 罪 辩 护? 主 要 是 从 法 律 找 到 了 依 据, 非 常 有 理 、 有 据 。

1999 年10 月 到 现 在, 中 共 公 、 检 、 法 对 法 轮 功 修 炼 者 的 行 为 进 行 定 性 、 定 罪 、 量 刑 的 藉 口 是 什 么 呢? 一 是 公 安 部 的 通 告; 再 是 民 政 部 的 通 告 还 有 《 司 法 解 释 》 、 《 司 法 解 释 二 》 。 这 两 个 通 告, 就 包 括 公 安 部 的 通 告 、 民 政 部 的 通 告 和 两 个 司 法 解 释, 完 全 没 有 经 过 人 大 的 立 法 机 构 来 确 定 。

我 们 都 知 道, 全 国 人 大 常 委 会 是 中 国 的 最 高 立 法 机 关, 这 两 个 通 告 和 两 个 解 释 都 没 有 通 过 人 大 立 法 机 构 确 定, 都 是 行 政 文 件, 赋 予 行 政 文 件 法 律 权 力 本 身 就 是 违 法 的 。 所 以 究 竟 谁 违 法? 需 要 重 新 界 定 。

1999 年10 月30 日, 中 共 人 大 为 了 迎 合 当 时 的 政 治 形 势, 匆 忙 补 充 了 一 条 关 于 取 缔 邪 教 组 织 、 防 范 和 整 治 邪 教 活 动 的 决 定, 因 为 前 面 江 泽 民 说 了 法 轮 功 是X 教 。 江 泽 民 在2000 年4 月 份 接 受 《 费 加 洛 报 》 记 者 采 访 的 时 候 说“ 法 轮 功 是X 教”, 当 时 的 《 人 民 日 报 》 马 上 报 导“ 法 轮 功 是X 教” 。 人 大 为 了 迎 合 当 时 政 治 形 势, 马 上 补 充 了 这 么 一 条 决 定 。

这 一 条 决 定 也 是 很 有 意 思 的, 只 是 说“ 防 范 和 整 治 邪 教 活 动 的 决 定”, 但 是 没 有 说 法 轮 功 就 是X 教, 到 今 天 为 止 都 没 有 看 到 这 样 的 字 眼 。 这 一 条 决 定 从 头 到 尾 都 没 有 出 现“ 法 轮 功” 三 个 字 。 从 法 律 的 基 本 原 则 来 讲, 大 家 都 知 道, 法 无 明 文 不 为 罪, 没 有 明 确 提 它 它 就 是 不 为 罪 的 。 所 以 官 司 是 有 得 打 的 。

我 们 可 以 想 像, 今 天 这 个 势 头 、 趋 势 刚 刚 起 来, 因 为 作 为 党 和 国 家 领 导 人 的 习 近 平 已 经 提 出 了“ 有 案 必 立, 有 诉 必 应”, 那 就 按 照 法 律 来, 法 轮 功 学 员 就 按 照 你 说 的 话 来 做 。 我 相 信, 每 一 个 受 迫 害 的 法 轮 功 学 员 都 有 可 能 对 江 泽 民 提 起 公 诉, 都 有 法 律 依 据 。 这 是 我 的 看 法 。

主 持 人: 结 合 中 共 近 期 的 反 腐, 落 马 的 都 是 一 些 江 派 的 官 员, 其 实 最 后 只 剩 两 只 大 老 虎, 一 个 是 曾 庆 红, 另 外 一 个 就 是 江 泽 民 。 对 于 近 期 国 内 反 腐 的 沉 寂, 何 清 涟 女 士 认 为,3 月 开 始 高 调 宣 示 的 高 层 反 腐 至 此 收 兵, 转 向 地 方 反 腐, 对 已 囚 之 虎 周 永 康 的 审 理 也 已 经 延 期 。 说 明 高 层 反 腐 遇 到 了 阻 力, 地 方 反 腐 只 是 下 台 阶 的 梯 子 而 已, 反 腐 进 入 地 方 篇 。 路 乔, 您 认 同 何 清 涟 女 士 的 说 法 吗?

路 乔: 我 并 不 认 同 。 很 多 东 西 我 们 以 前 也 讲 过, 就 是 因 为 反 腐 已 经 是 制 度 性 的, 已 经 成 为 一 种 文 化 。 打 了 两 只 大 老 虎, 对 下 面 来 讲 可 能 就 是 权 斗 。 整 个 体 系 的 反 腐 文 化 、 坚 持 反 腐 的 执 着 完 全 没 有 去, 反 而 我 觉 得 是 往 下 打 。 现 在 上 面 几 乎 是 已 经 控 制 在 习 近 平 的 手 里, 已 经 是 差 不 多 了, 现 在 腾 出 手 就 走 到 下 面, 真 真 正 正 从 地 方 去 改 变 。

最 近 有 很 多 人 事 变 动, 比 如 北 京 以 及 其 它 省 市 的 大 换 血, 很 多 空 降 官 员 。 这 过 程 当 中 也 受 到 民 众 的 支 持, 因 为 新 的 官 员 一 到 任, 民 众 就 觉 得 跟 他 们 比 较 近 。 原 来 的 贪 官 一 直 在 欺 负 民 众, 现 在 给 换 了, 对 民 众 来 讲 是 带 来 希 望, 觉 得 事 情 真 的 得 以 解 决 。 所 以 我 觉 得, 真 的 要 对 反 腐 败 有 比 较 深 入 的 作 法, 从 上 面 弄 了 以 后, 下 面 肯 定 也 是 要 弄 的 。

主 持 人: 尽 管 在 这 场 反 腐 之 中 所 落 马 的 都 是 一 些 江 派 的 人 员, 他 们 落 马 的 真 正 原 因 其 实 包 括“ 迫 害”; 但 是 媒 体 报 导, 他 们 最 终 落 马 的 原 因 都 是“ 腐 败” 。 民 间 有 一 种 说 法“ 反 腐 亡 党”, 最 终 对 江 泽 民 的 起 诉 以 及 目 前 这 种 反 腐 形 势, 会 不 会 导 致 亡 党 的 结 果? 佟 新, 您 怎 么 看?

佟 新: 民 间 早 就 有 这 个 说 法,“ 反 腐 败 亡 党, 不 反 腐 败 亡 国” 。 现 在 我 们 的 确 看 到 落 马 的 这 些 官 员, 从 上 到 下 包 括 国 家 级 的 周 永 康 、 徐 才 厚 、 薄 熙 来 和 六 七 十 名 省 部 级 以 上 的 高 官, 还 包 括 下 面 科 级 的, 看 起 来 基 本 上 是 以“ 腐 败” 的 罪 名, 都 有 腐 败 的 罪 名 。 其 实 我 们 都 知 道,“ 腐 败” 当 然 就 是 江 泽 民 执 政 以 来 搞 的 腐 败 治 国, 的 确 让 中 国 官 场 已 经 腐 烂 透 顶 了, 这 是 毫 无 疑 问 的 。

我 觉 得 在 腐 败 的 问 题 上, 它 有 各 种 各 样 的 途 径 在 腐 败, 有 的 可 能 就 是 通 过 迫 害 法 轮 功 在 腐 败 。 比 方 我 们 前 面 很 多 次 节 目 里 面 都 提 到, 像 周 永 康 、 徐 才 厚 这 些 人, 周 永 康 的 儿 子 周 斌, 他 敛 财 是 很 有 名 的, 有 很 多 种 办 法, 其 中 一 种 办 法 就 是 在 监 狱 里 面 利 用 他 父 亲 的 权 力, 因 为 周 永 康 是 中 共 中 央 政 法 委 书 记, 综 管 全 国 公 、 检 、 法 、 监 狱 系 统 。 他 做 一 件 什 么 事 呢? 在 监 狱 里 面 给 死 囚 犯 掉 包, 把 法 轮 功 学 员 跟 死 刑 犯 掉 包, 赚 一 笔 钱 。 赚 的 钱 从 哪 里 来? 当 然 很 清 楚 了, 就 是 死 刑 犯 的 家 属 给 他 一 笔, 绝 对 是 不 菲 的 一 笔 。 另 外, 法 轮 功 学 员 成 为 死 刑 犯 以 后, 器 官 摘 出 来, 又 赚 一 遍 的 钱 。 这 些 是 很 隐 密 的 一 些 东 西, 可 能 大 陆 的 听 众 朋 友 都 不 太 清 楚 这 些 事 情 。

我 们 刚 才 提 到“610” 这 样 隐 密 的 机 构, 我 还 想 补 充 一 点 。 关 于“610” 这 个 机 构, 为 什 么 我 们 说 它 非 常 隐 密? 国 际 上 成 立 了“ 追 查 迫 害 法 轮 功 国 际 组 织”, 海 外 明 慧 网 收 录 了 很 多 迫 害 证 据 档 案, 这 些 档 案 被 收 录 之 后, 中 国“610 办 公 室” 的 称 呼 就 开 始 禁 止 公 开 使 用, 曾 经 很 长 一 段 时 间 不 准 用 这 个 词, 称 呼 也 不 准 用, 而 且 官 方 网 页 上 有 关“610” 的 内 容 被 大 量 删 除, 早 期 是 有 的, 后 来 没 有 了; 对 外 就 改 名 称, 包 括 从 上 到 下 。

据 我 了 解, 包 括 地 级 市 都 存 在 什 么 呢? 有 的 叫“ 防 范 办”, 有 的 叫“ 综 治 办”── 综 合 治 理 办 公 室, 有 的 叫“ 维 稳 办”, 就 是 把“610 办 公 室” 改 成 各 种 各 样 的 说 法, 实 际 上 它 都 是“610” 的 翻 版, 都 是 跟 迫 害 法 轮 功 、 抓 捕 法 轮 功 学 员 有 关 系 的 。 这 是 一 件 事 情 。

另 外, 因 为 迫 害 与 这 个 机 构 本 身 都 属 于 违 法, 所 以“610” 很 多 的 迫 害 政 策 不 可 能 正 式 发 文 件, 为 什 么 呢? 它 不 想 留 下 证 据, 所 以 江 泽 民 很 多 灭 绝 的 命 令 都 是 通 过“610” 口 头 传 达, 然 后 由 公 、 检 、 法 系 统 具 体 执 行 。 是 这 么 一 回 事 情 。

刚 才 我 们 提 到 腐 败 的 问 题, 现 在 海 外 媒 体 都 有 评 论 、 说 法: 现 在 习 近 平 是 以 反 腐 败 的 名 义, 抓 的 基 本 上 都 是 跟 迫 害 法 轮 功 有 关 的 贪 官 。 这 么 界 定 的 。 而 且 大 家 都 认 为, 这 既 是 天 理, 也 是 人 间 正 义 的 体 现 。 为 什 么 呢? 中 国 古 代 讲“ 善 恶 有 报 是 天 理”, 因 为 这 些 官 员 他 们 的 确 对 法 轮 功 犯 下 了 滔 天 罪 行, 从 江 泽 民 本 人 来 看, 自 从 他 提 出 要3 个 月 消 灭 法 轮 功 开 始, 就 已 经 注 定 了 他 灭 亡 的 下 场 。

法 轮 功 都 是 修 炼“ 真 、 善 、 忍” 、 是 教 人 做 好 人 的, 可 是 他 首 先 为 了 迫 害 法 轮 功, 先 对 法 轮 功 进 行 栽 赃 陷 害, 搞“ 天 安 门 自 焚 案” 录 像, 害 了 多 少 人! 这 段 假 录 像 是 把 中 国 人 往 火 坑 里 推, 连 作 录 像 的 制 片 人 陈 虻, 主 播 罗 京, 两 个 人 都 不 约 而 同 在48 岁 时 得 癌 症, 遭 到 恶 报 去 世 了; 策 划 人 是 李 东 生 、 前 公 安 部 副 部 长, 他 在 策 划 《 焦 点 访 谈 》“ 天 安 门 自 焚 案” 的 时 候 是 央 视 副 台 长, 当 时 因 为 策 划 《 焦 点 访 谈 》“ 天 安 门 自 焚 案” 的 录 像 有 功, 被 江 泽 民 、 被 周 永 康 看 重, 结 果 把 他 提 拔 为 公 安 部 副 部 长, 享 受 的 是 正 部 级 待 遇, 他 也 是 在 去 年3 月 份 被 双 开 了 。

所 以 我 们 说, 连 作 这 段 录 像 的 所 有 人 都 遭 到 恶 报 了 。 说“ 人 间 天 理” 好 像 没 法 体 现, 很 多 人 说“ 天 理 在 哪 呀? 我 没 看 到 呀”, 眼 睛 看 不 到 的 就 不 相 信 。 因 为 中 国 人 在 共 产 党 无 神 论 教 育 的 影 响 下, 都 是 眼 见 为 实, 看 不 见 的 东 西 都 不 相 信 。 那 么 他 们 相 信 什 么 呢?!

人 间 正 义 呢? 你 想 一 想, 为 什 么 现 在 并 不 是 抓 所 有 的 贪 官, 是 抓 这 样 的 一 些 贪 官, 为 什 么 只 抓 他 没 有 抓 另 外 的? 而 且 我 们 可 以 肯 定 的 是, 最 后 习 近 平 如 果 要 抓 所 有 的 贪 官 是 不 可 能 的, 根 本 是 抓 不 完 的, 所 以 江 泽 民 那 边 的 人 也 不 一 定 服 气, 他 们 说 了 一 句 什 么?“ 习 近 平 可 能 就 是 选 择 性 的, 就 是 选 择 性 的 反 腐 。” 那 选 择 性 的 反 腐 选 谁? 一 定 是 选 罪 大 恶 极 的 。

“ 反 腐 败 亡 党”, 我 记 得 涛 哥( 石 涛) 有 一 个 说 法, 习 近 平 现 在 是 用 共 产 党 的 办 法 就 想 把 共 产 党 干 掉 。 因 为 习 近 平 是 要 保 党 的, 他 要 保 党 但 是 保 不 住, 一 定 要 把 共 产 党 干 掉 。 他 保 党 的 办 法 实 际 上 是 为 了 保 命, 但 是 保 命 跟 保 党 完 全 是 对 立 的 。 既 然 共 产 党 现 在 已 经 烂 透 了, 就 像 我 们 经 常 打 的 一 个 比 方, 它 已 经 烂 到 什 么 程 度? 像 一 个 烂 苹 果 已 经 烂 透 了 还 留 着 它 干 什 么 呢? 你 留, 天 也 不 会 留 啊!

现 在 法 轮 功 学 员 在 广 传 真 相:“ 天 灭 共 产 党”“ 三 退 保 平 安”, 这 个 决 不 是 虚 言 。 为 什 么? 因 为 我 们 每 个 人, 基 本 上 中 国 人 现 在 小 孩 子 一 上 小 学 就 要 加 入 少 先 队, 到 中 学 就 入 团, 然 后 再 长 大 一 点 就 入 党, 加 入 这 些 共 产 党 系 列 组 织 的 时 候, 都 是 举 起 右 手 宣 过 誓 的, 发 过 一 个 很 毒 的 誓 言“ 为 共 产 主 义 事 业 奋 斗 终 生”, 意 思 是 要 把 生 命 献 给 它 。

如 果 有 可 能 的 话, 大 家 可 以 去 查 一 查, 世 界 上 没 有 任 何 一 个 其 它 政 党 在 加 入 组 织 的 时 候, 要 举 着 拳 头 宣 誓“ 把 生 命 献 给 它”, 只 有 共 产 党 要 发 这 么 毒 的 誓 言 。 所 以 我 们 现 在 为 什 么 要 退 出 来, 因 为 天 灭 中 共 是 一 定 的 了, 可 是 你 发 的 誓 言 在 这, 它 要 起 作 用 的, 哪 怕 我 们 现 在 是 在 心 里 退 出 来, 无 非 就 是 把 这 个 誓 言 抹 掉, 那 么 天 灭 中 共 的 时 候 你 就 不 跟 这 个 魔 鬼 绑 在 一 起 了, 就 这 么 简 单 的 一 件 事 情 。

现 在“ 三 退 大 潮” 超 过2 亿 人, 前 一 段 时 间 大 家 已 经 看 到 了 很 多 报 导, 现 在 大 陆 民 众 很 多 人 觉 醒,“ 三 退” 的 人 数 每 天 都 是 成 十 万 多 、 十 一 二 万 左 右 的 数 字 在 增 长, 这 说 明 什 么 呢?“ 反 腐 亡 党” 我 们 要 界 定 一 下, 反 腐 反 的 都 是 迫 害 法 轮 功 的 贪 官, 这 些 贪 官 他 们 罪 大 恶 极, 所 以 是 要 遭 到 清 算 的, 包 括 首 恶 江 泽 民 一 定 要 遭 到 清 算 。

在 清 算 的 过 程 中 有 各 种 各 样 的 博 弈, 比 方 共 产 党 内 部 几 派 之 间 的 博 弈, 可 能 就 是 导 致 中 共 灭 亡 的 根 本 原 因 。“ 反 腐 败 亡 党” 看 起 来 是 民 间 的 一 句 话, 其 实 对 这 句 话 的 解 读, 我 觉 得 很 深 层 的 涵 义 可 能 是 在 这 儿 。

主 持 人: 刚 才 佟 新 提 到“ 天 安 门 自 焚” 伪 案, 这 里 也 就 提 到 了 洗 脑 的 问 题 。 中 共 动 用 全 国 机 器 对 人 们 的 洗 脑 是 非 常 可 怕 的, 有 一 些 人 来 到 海 外 之 后, 了 解 了 一 些 讯 息, 也 会 慢 慢 了 解 真 相, 只 有 了 解 真 相 你 才 能 够 拒 绝 洗 脑 。

近 期, 网 上 有11 名 中 国 留 学 生 发 表 在 谷 歌 文 档 上 的 公 开 信, 写 道:“ 我 们 是 一 群 在 国 外 深 造 的80 后 、90 后 。26 年 前 的6 月4 日”, 这 个 地 方 提 到 的 是“ 六. 四” 的 一 个 真 相, 同 样 的 是 在 江 泽 民 身 上 所 牵 涉 的 另 外 一 个 血 债 。 信 上 说:“ 一 群 在 当 时 和 我 们 现 在 一 样 风 华 正 茂 的 大 学 生 怀 着 对 祖 国 的 一 片 赤 诚, 在 北 京 街 头 倒 在 人 民 子 弟 兵 的 枪 口 之 下 。 这 段 历 史 一 直 以 来 被 精 心 编 辑 和 屏 蔽 。” 对 应 法 轮 功 所 一 直 遭 受 的 迫 害 同 样 也 是 如 此 的 。 信 上 还 说:“ 以 至 于 许 多 同 龄 之 人 知 之 甚 少, 我 们 身 在 墙 外, 能 够 不 受 限 制 的 接 触 当 年 的 图 片 、 视 频 和 新 闻, 并 倾 听 幸 存 者 的 故 事, 更 能 感 受 到1/4 世 纪 以 后 这 场 惨 案 在 国 内 外 的 余 波 。 所 知 越 多, 我 们 越 感 觉 到 责 任 重 大 。 为 了 把 真 相 讲 出 来, 揭 开 围 绕“ 六. 四” 屠 杀 一 直 延 续 至 今 的 罪 恶 , 我 们 写 了 这 封 致 国 内 同 学 的 公 开 信 。”

据 《 美 国 之 音 》 和 法 广 报 导, 中 国 党 报 旗 下 的 《 环 球 时 报 》5 月26 日 发 表 社 评: 其 中 说 境 外 势 力 试 图 煽 动80 后 、90 后 。 这 里 又 提 到 境 外 势 力, 包 括 香 港 的 雨 伞 运 动 中 也 多 次 提 到 境 外 势 力 。 路 乔, 您 对 境 外 势 力 是 如 何 理 解 呢?

路 乔: 任 何 跟 中 国 共 产 党 不 对 劲 的 最 终 都 会 牵 扯 到 境 外 势 力 。 比 如 在 香 港 的“ 雨 伞 运 动” 是 很 典 型 的, 整 个“ 雨 伞 运 动” 是 本 土 的 运 动, 可 是 因 为 有 一 些 媒 体 去 采 访, 就 把 境 外 势 力 强 加 于 这 件 事 情 上 。 这 是 党 一 向 的 语 言, 就 是 这 种 思 维, 就 是 用 这 种 方 式 去 污 衊 其 他 人, 任 何 跟 它 不 对 劲 的 团 体 。 如 果 有 人 还 相 信 这 些, 这 才 是 让 人 惊 讶 的 事 情, 因 为 一 直 以 来 都 是 如 此 。

主 持 人: 佟 新, 您 有 什 么 看 法?

佟 新: 这 境 外 势 力, 因 为 中 国 人 民 族 主 义 的 情 绪 是 特 别 强 烈, 一 说 境 外 势 力 很 容 易 相 信, 因 为 觉 得 这 些 小 孩 一 到 国 外 留 学 马 上 受 到 境 外 势 力 的 操 纵 了 。

讲 到 境 外 势 力 前 不 久 有 个 笑 话: 中 共 现 在 高 举 马 克 思 主 义 的 旗 帜, 马 克 思 他 本 人 就 是 境 外 势 力, 德 国 的 嘛 。 我 们 是 炎 黄 子 孙, 你 为 什 么 信 仰 马 列 主 义? 打 着 这 个 旗 号 的 确 欺 骗 很 多 中 国 人, 洗 脑 教 育 的 确 让 很 多 中 国 人 一 说 什 么 就 是 美 国 操 纵 干 了 什 么, 英 国 干 了 什 么, 日 本 怎 么 样 。

最 近 起 诉 江 泽 民 的 浪 潮 里 面, 媒 体 也 披 露 出 很 重 要 的 信 息 。 包 括 江 泽 民 当 时 刚 踏 上“ 六‧ 四” 的 血 债, 坐 上 国 家 最 高 领 导 人 的 位 置, 他 当 时 认 为 自 己 的 位 置 不 保 、 权 力 不 稳 。 做 了 一 些 什 么 事 呢? 那 一 年 的5 月8 日,“ 五 八 事 件”, 美 国 轰 炸 中 国 驻 南 斯 拉 夫 大 使 馆 。

当 时 激 起 民 族 主 义 到 什 么 程 度, 当 时 江 泽 民 、 曾 庆 红 他 们 都 知 道, 美 国 要 去 轰 炸 中 国 驻 南 斯 拉 夫 大 使 馆, 而 且 记 者 还 有 很 多 工 作 人 员 在 里 面, 他 们 不 事 先 通 告, 他 要 干 嘛 呢? 他 就 是 想 让 这 件 事 办 成, 让 美 国 去 轰 炸 成, 当 时 死 了3 名 记 者, 然 后 全 国 大 游 行, 说 美 国 干 了 这 件 事 。

实 际 上 江 泽 民 、 曾 庆 红 坏 到 什 么 程 度? 他 们 事 先 可 以 通 报 中 国 驻 南 斯 拉 夫 大 使 馆 撤 离, 他 就 不 通 告 。 他 利 用 国 人 民 族 主 义 的 情 绪 、 反 美 情 绪, 来 达 到 他 们 的 转 移 视 线 。 所 以 当 时1999 年 迫 害 法 轮 功, 因 为 当 时 迫 害 法 轮 功 都 不 赞 成, 他 要 做 成 这 件 事 情, 他 先 把 国 人 民 族 主 义 情 绪 煽 动 起 来, 把 这 件 事 情 转 移 。 所 以 干 了 这 件 事 情, 最 近 媒 体 有 很 多 详 细 的 报 导 。

当 江 泽 民 被 起 诉 的 时 候, 涉 及 到 方 方 面 面 的, 整 个 共 产 党 的 系 统, 它 跟 江 泽 民 之 间 是 互 相 利 用 的 关 系 。 最 近 有 一 个 消 息, 海 外 追 查 迫 害 法 轮 功 国 际 组 织, 已 经 公 开 要 起 诉 首 犯 江 泽 民, 而 且 全 文 写 得 非 常 有 力 度 。 因 为 追 查 迫 害 法 轮 功 国 际 组 织 掌 握 大 量 的 证 据, 这 个 证 据 是 经 过 多 年 的 收 集 。

从1999 年7 月 以 来, 江 泽 民 为 首 的 犯 罪 集 团, 利 用 整 个 中 共 的 国 家 机 器, 包 括 公 、 检 、 法 、 司 、 军 队 、 武 警, 各 界 的 党 政 机 构 对 法 轮 功 群 体 实 施 群 体 灭 绝 性 的 迫 害 。 群 体 灭 绝 性 的 这 场 迫 害, 它 不 仅 仅 波 及 到 十 几 亿 的 中 国 人, 而 且 它 把 迫 害 也 延 伸 到 海 外 。

为 什 么 这 么 说? 因 为 对 海 外 法 轮 功 的 造 谣 和 诋 毁, 可 以 说 欺 骗 全 球 的 几 十 亿 人 。 当 时 中 共 的 整 个 国 家 机 器 都 调 动 起 来, 扑 天 盖 地 对 法 轮 功 栽 赃 和 陷 害, 进 行 诋 毁 。 因 为 海 外 都 不 了 解 这 个 情 况, 扭 曲 解 什 么 情 况? 不 是 很 清 楚, 都 是 转 载 大 陆 官 媒 的 文 章 。

我 们 为 什 么 说 它 把 迫 害 延 伸 到 海 外 呢? 它 把 造 谣 和 诋 毁 欺 骗 全 世 界 几 十 亿 人, 几 十 亿 人 都 对 法 轮 大 法 抱 着 不 好 的 看 法 、 负 面 的 看 法, 等 于 是 误 解 法 轮 功 。 而 法 轮 大 法 是 以 修 炼 真 、 善 、 忍 为 原 则 的, 是 宇 宙 根 本 大 法 。 对 法 轮 大 法 有 误 解 的 话, 今 后 大 家 会 知 道 这 是 犯 罪, 这 是 最 大 的 罪 。

当 然 现 在 海 外 的 法 轮 功 学 员, 不 停 的 讲 真 相 、 不 停 的 救 人, 也 挽 救 了 很 多 人, 怎 么 挽 救 呢? 挽 救 他 们 的 思 想, 因 为 思 想 是 最 根 本, 思 想 根 本 的 转 变 过 来, 很 多 东 西 就 变 了 。 持 有 什 么 唯 物 论 的 中 共 是 不 相 信 这 些 的 。 但 是 我 们 知 道 佛 法 就 是 佛 法 、 宇 宙 的 根 本 大 法, 就 是 大 法, 那 么 对 法 轮 大 学 进 行 诋 毁 的 话, 这 个 罪 、 罪 大 无 边, 这 无 法 赎 罪 。 像 我 们 讲“ 善 恶 有 报 是 永 恒 的 天 理” 。

当 年 的 罗 马 帝 国 也 不 计 后 果 迫 害 基 督 徒, 最 后 遭 到 上 天 的 惩 罚, 我 们 知 道 史 书 都 有 记 载 。4 次 的 大 瘟 疫 席 卷 整 个 罗 马, 有 一 半 的 人 丧 生, 曾 经 不 可 一 世 的 罗 马 帝 国 走 向 灭 亡 。 当 年 杀 害600 万 犹 太 人, 发 动 第 二 次 世 界 大 战 头 号 战 犯 希 特 勒, 最 终 也 是 自 杀 身 亡 。 凡 是 做 伤 天 害 理 的 事 情 一 定 要 遭 到 报 应, 善 恶 有 报 一 定 是 天 理 。

我 想 澄 清 一 个 事 实 是 什 么 呢? 国 内 法 轮 功 学 员, 为 什 么 现 在 冒 着 生 命 危 险 讲 真 相? 很 多 大 陆 听 众 不 太 理 解, 说 是 搞 政 治 。 前 不 久 有 一 个 加 拿 大 籍 的 法 轮 功 学 员 李 喆, 他 父 亲 李 晓 波, 在 四 川 因 为 发 放 法 轮 功 真 相 资 料 被 抓 捕, 又 被 判 刑8 年 。 法 庭 上 法 官 说, 他 父 亲 传 播 法 轮 功 的 资 料 和 神 韵 光 盘 被 抓 。

当 时 李 喆 的 父 亲 的 辩 护 律 师 说, 法 轮 功 的 真 相 资 料 和 神 韵 光 盘 都 是 传 播 中 国 的 传 统 文 化 为 内 容 的, 没 有 坏 的 企 图 。 要 求 法 官 说, 你 敢 不 敢 把 法 轮 功 的 资 料 和 神 韵 光 盘 向 法 庭 展 示? 可 是 法 庭 不 敢 。

所 以 这 说 明 法 轮 功 学 员 冒 着 生 命 危 险 发 放 真 相 资 料, 就 是 要 让 国 内 受 到 洗 脑 教 育 的 人 了 解 真 相 。 因 为 了 解 真 相 才 是 得 救 的 唯 一 希 望, 你 不 了 解 真 相 就 会 仇 恨 佛 法, 仇 恨 佛 法 是 罪 大 无 边, 所 以 我 们 把 根 本 的 底 把 它 调 出 来 我 们 这 么 说 。

所 以 到 今 天 为 止 海 外 也 受 到 中 共 谎 言 欺 骗 几 十 亿 的 地 球 人, 现 在 海 外 法 轮 功 学 员 也 在 讲 真 相, 大 家 都 是 为 了 救 人, 所 以 我 觉 得 有 必 要 对 大 陆 的 听 众 朋 友 澄 清 事 实 。 我 相 信 很 多 人 通 过 看 真 相 资 料 已 经 觉 醒, 也 有 很 多 人 对 真 相 资 料 是 拒 绝 的, 所 以 大 家 要 清 楚 获 得 真 相 、 了 解 真 相 是 得 救 的 唯 一 希 望 。

主 持 人: 中 共 的 无 神 论, 对 中 国 人 的 毒 害 是 非 常 深 。 那 么 它 所 谓 的 境 外 势 力, 也 往 往 会 催 生 爱 国 主 义 以 及 民 族 主 义, 利 用 的 就 是 民 众 的 情 绪 。 最 近, 发 生 在 南 中 国 海 不 断 的 冲 突, 路 乔, 您 认 为 这 是 转 移 国 内 注 意 力 的 做 法, 还 是 其 他 原 因 呢?

路 乔: 我 觉 得 这 个 转 移 国 外 、 国 内 的 对 很 多 事 情 的 注 意 力 的 成 分 很 大 。 可 是 整 个 南 海 事 件 引 起 国 际 的 注 意, 可 能 是 中 共 没 有 想 到 的, 今 天 所 有 的 加 拿 大 主 流 媒 体 都 在 报 导 这 件 事 情 。 因 为 这 件 事 情 在 国 际 社 会 里 面 是 不 可 以 接 受 的, 就 是 说 你 在 那 边 突 然 间 就 填 海 做 了 一 个 小 岛 出 来, 这 个 是 绝 对 不 可 以 接 受 的 。 那 不 可 以 接 受 的, 不 光 只 是 美 国 不 可 以 接 受, 越 南 、 在 它 旁 边 的 菲 律 宾 、 马 来 西 亚 、 汶 莱 、 台 湾, 全 部 都 觉 得 是 有 问 题 。

可 是 我 觉 得 这 件 事 情, 有 一 个 台 湾 的 评 论 员 他 倒 是 讲 得 非 常 清 楚, 他 说 这 件 事 情 也 不 会 弄 得 很 大 的, 因 为 整 个 中 共 它 做 这 件 事 情 就 是 它 有 它 的 目 的, 转 移 视 线 也 好 、 鼓 动 国 内 的 民 族 情 绪 也 好, 可 是 当 国 际 社 会 明 明 白 白 、 清 清 楚 楚 跟 它 讲, 你 不 可 以 这 样 子 的 话, 中 共 往 往 它 会 停 下 来, 它 不 敢, 可 以 说 是 它 不 敢 。 所 以 这 件 事 情 可 能 没 有 我 们 想 像 的 大 。

可 是 在 海 外 来 讲, 这 件 事 情 对 其 它 的 国 家 来 讲, 这 是 很 大 的 一 件 事 情 。 整 个 加 拿 大 跟 这 件 情 毫 无 关 系 的, 可 是 也 是 非 常 的 注 意 。 因 为 这 种 跟 国 际 的 完 全 不 接 轨, 完 全 是 整 个 价 值 观, 从 外 交 、 从 军 事 、 从 领 土, 种 种 的 跟 国 际 的 整 个 概 念 是 相 反 的 这 样 的 做 法, 其 实 给 中 共 带 来 负 面 的 影 响 是 大 到 它 没 有 想 像 到 的 那 么 大 。

主 持 人: 佟 新, 你 怎 么 看 待 这 一 事 件 呢? 还 有 差 不 多3 分 钟 的 时 间, 你 可 以 简 单 说 一 下 。

佟 新: 我 理 解 就 是 说 转 移 视 线 吧, 因 为 这 是 中 共 一 贯 的 做 法, 就 是 往 往 在 面 对 一 个 事 情 需 要 、 或 者 是 遇 到 瓶 颈 、 或 者 是 需 要 为 自 己 解 套 的 时 候, 就 转 移 一 下 视 线 。

在 这 里 我 们 都 看 到 很 多 报 导, 最 近 的 确 像 主 持 人 前 面 提 到 何 清 涟 女 士 曾 经 提 到 说, 好 像 中 共 的 反 腐 已 经 进 入 了 停 滞 期, 打 不 下 去 了, 然 后 要 打 下 面 的 。 其 实 刚 才 路 乔 也 提 到 了, 好 像 不 太 赞 成 这 种 观 点 。

因 为 最 近 我 们 也 看 到 另 外 一 个 消 息, 就 是 王 岐 山, 可 以 说 他 的 亲 信, 上 海 的 纪 委 书 记 侯 凯, 派 驻 了38 路 纪 委 的 工 作 人 员 到 上 海 的 各 个 非 常 重 要 的 一 些 部 门 去 进 行 巡 视 、 进 行 调 查, 而 且 提 出 的 要 求 非 常 狠, 就 是 说 要 从 根 本 上 找 到 证 据 。

实 际 上 我 们 看 到 的 一 些 报 导 都 是 什 么 呢? 很 多 部 门 都 是 跟 江 泽 民 的 儿 子 江 绵 恒 、 江 绵 康 是 有 直 接 的 利 益 链 的 关 系 的 。 所 以 我 觉 得 可 能 有 些 东 西 它 有 时 候 在 很 明 的 地 方, 有 时 候 在 暗 的 地 方, 有 时 候 可 能 动 静 很 大, 有 时 候 动 静 小 一 些 。 你 看 我 们 看 到 往 往 转 移 视 线 的 时 候, 往 往 有 什 么 沉 寂 期 的 时 候, 是 孕 育 着 一 种 更 大 的 爆 发 。 所 以 我 认 为 现 在 这 个 诉 江 案 、 诉 江 的 浪 潮 应 该 说 是 正 逢 其 时 。

主 持 人: 我 们 回 到 这 个 主 题 上 来, 江 泽 民 一 手 挑 起 的 这 场 迫 害, 使 得 以 他 为 首 的 这 种 迫 害 、 以 及 元 凶 同 伙, 在 全 球 三 十 多 个 国 家 都 被 起 诉, 全 球 这 种 风 起 云 涌 的 诉 江 案 已 经 是 二 战 之 后 和 平 时 期 规 模 最 大 的 国 际 人 权 案 件, 即 将 如 潮 水 般 涌 来 的 中 国 大 陆 的 起 诉, 就 是 对 江 泽 民 迫 害 之 流 形 成 正 义 的 合 围 之 势, 布 下 无 所 不 在 的 天 罗 地 网 。

各 位 听 众 朋 友, 今 天 的 节 目 就 要 结 束 了, 感 谢 您 收 听 希 望 之 声 国 际 广 播 电 台 的 《 全 球 论 坛 》, 我 们 下 次 节 目 再 会 。

路 乔: 再 见!

佟 新: 再 见!

Posted on 六月 6, 2015

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