告 诉 你 真 实 的 法 轮 功

(接上页)

三 、 民 族 的 浩 劫, 人 类 的 巨 难

1999 年7 月 之 前, 在 辽 宁 省 绥 中 县 前 所 镇 古 城 有 一 家 美 容 店, 店 主 是 位40 多 岁 的 普 通 妇 女, 名 叫 苏 菊 珍 。 许 多 年 来, 苏 菊 珍 一 直 患 有 严 重 的 心 脏 病 、 胃 病 、 胆 道 蛔 虫 、 胰 腺 炎 等 多 种 疾 病, 小 腿 经 常 浮 肿, 然 而, 自 从1996 年 炼 法 轮 功 后 不 久, 她 的 这 些 疾 病 全 都 奇 迹 般 的 消 失 了, 连 皮 肤 也 变 得 光 滑 润 泽 。

不 仅 如 此, 炼 了 法 轮 功 的 苏 菊 珍 还 成 了 当 地 远 近 闻 名 的 好 人, 事 事 为 别 人 着 想 。 她 自 己 非 常 朴 素, 但 帮 助 人 却 毫 不 吝 惜 。 对 到 她 店 里 来 的 贫 苦 人, 她 不 但 免 费 服 务, 还 常 常 给 他 们 钱, 就 连 精 神 病 人 到 店 里 她 也 毫 不 嫌 弃 地 给 他 们 洗 脸 、 梳 头 、 换 衣 服 。 因 此, 她 多 次 被 当 地 政 府 评 为 “ 先 进 个 体 户 ” 。 苏 菊 珍 还 常 常 资 助 贫 困 学 生, 带 着 生 活 用 品 和 米 面 去 敬 老 院 看 望 孤 寡 老 人, 自 己 掏 钱 修 补 当 地 的 西 河 桥 。 因 为 她 的 无 私 奉 献, 她 家 被 葫 芦 岛 市 评 为 “ 十 大 先 进 家 庭 ” 。 当 地 电 视 台 曾 要 求 采 访 她, 被 她 婉 言 谢 绝 了, 她 告 诉 别 人, “ 我 是 因 为 修 炼 法 轮 功 才 会 这 样 做 的 。 ”

就 是 这 样 一 个 一 心 只 为 别 人 好 的 善 良 人, 如 今 却 仅 仅 因 为 不 肯 放 弃 对 “ 真 善 忍 ” 的 信 仰 而 被 迫 害 得 精 神 失 常 了 。

据 知 情 者 披 露,1999 年7 月20 日 以 后, 由 于 始 终 坚 持 为 法 轮 功 伸 冤, 苏 菊 珍 多 次 被 警 方 劫 持 迫 害 。 在 被 非 法 关 押 在 马 三 家 教 养 院 等 处 期 间, 更 因 坚 持 信 仰 遭 受 了 非 人 的 残 酷 折 磨 。 一 次, 苏 菊 珍 被 狱 警 王 艳 平 叫 到 禁 闭 室 。 在 那, 王 艳 平 强 迫 苏 菊 珍 脱 光 衣 服, 用 电 棍 电 遍 了 她 的 全 身, 电 了 整 整 一 夜 。 苏 菊 珍 脸 上 被 电 的 全 是 大 水 泡, 嘴 上 也 是, 眼 睛 脸 部 全 都 肿 了, 青 一 块 紫 一 块 的, 惨 不 忍 睹 。 还 有 一 次, 狱 警 邱 萍 和 几 个 暴 徒 把 苏 菊 珍 拉 到 沈 阳 一 家 医 院 的 精 神 病 治 疗 处, 开 了 好 几 瓶 治 疗 精 神 病 的 药, 天 天 派 专 人 逼 苏 菊 珍 吃……

当 被 马 三 家 恶 人 迫 害 成 植 物 人 的 苏 菊 珍 被 带 回 家 时, 人 们 发 现 昔 日 漂 亮 能 干 的 她 已 伤 痕 累 累, 目 光 呆 滞, 不 会 说 话, 没 有 记 忆, 不 能 走 路 、 吃 饭 、 大 小 便 都 要 别 人 照 料 。 老 父 亲 终 于 活 着 见 到 女 儿 走 出 高 墙, 但 女 儿 已 经 不 认 识 他 了 。 后 来, 家 人 在 无 意 中 发 现, 她 的 小 便 处 仍 有 未 愈 合 的 伤 口, 身 上 有 针 眼 。 现 在, 苏 菊 珍 仍 不 能 正 常 思 维 、 讲 话 。 苏 父 由 于 伤 心 过 度 双 眼 接 连 失 明, 苏 母 每 日 伤 心 叹 息, 二 位 老 人 在 无 望 的 期 盼 与 悲 伤 中 苦 度 终 日 。

1999 年7 月20 日 以 来, 江 泽 民 操 纵 他 控 制 下 的 国 家 机 器, 置 宪 法 规 定 的 信 仰 自 由 等 公 民 权 利 于 不 顾, 对 法 轮 功 实 行 “ 名 誉 上 搞 臭 、 经 济 上 截 断 、 肉 体 上 消 灭 ” 和 “ 打 死 算 自 杀 ” 等 群 体 灭 绝 政 策, 丧 心 病 狂 、 惨 无 人 道 地 迫 害 坚 持 信 仰, 冒 着 危 险 向 领 导 人 和 人 民 反 映 事 实 真 相 的 法 轮 功 学 员 。 他 们 所 采 用 的 迫 害 手 段 形 形 色 色, 集 古 今 中 外 邪 恶 残 暴 之 大 成, 不 仅 有 肉 体 酷 刑, 还 包 括 了 强 行 洗 脑 、 仇 恨 宣 传 等 精 神 折 磨, 以 及 为 消 除 法 轮 功 学 员 在 家 庭 、 社 会 、 工 作 单 位 的 立 足 之 地 而 实 行 的 各 种 连 坐 制 度 等 。 其 中 仅 肉 体 酷 刑 就 达 百 余 种 。 最 常 见 的 如 连 续 多 日 剥 夺 睡 眠; 多 根 高 压 电 棍 同 时 长 时 间 电 击( 其 中 包 括 放 在 嘴 里 放 电, 电 击 胸 部 、 腋 下 、 乳 房 、 阴 部 等 等); 形 形 色 色 的 手 铐 、 脚 镣 、 “ 烟 杆 铐 ” 、 “ 狼 牙 铐 ” 、 背 铐; 橡 胶 棍 、 狼 牙 棒 、 地 牢 、 水 牢 、 死 人 床 、 坐 板; 抽 人 的 鞭 子 有 皮 的 、 铜 丝 拧 成 的 、 钢 筋 条 、 荆 条 、 全 竹 竿( 带 刺) 、 上 绳 、 铁 钉 钉 指 甲 缝 、 铁 钳 子 拧 肉 、 用 钳 子 拔 指 甲 、 蹲 小 号 、 坐 铁 椅 子 、 惩 罚 性 灌 食 、 用 普 通 塑 料 管 灌 辣 椒 水 、 灌 浓 盐 水 、 灌 大 粪 水, 冬 天 往 头 上 浇 凉 水 、 脱 衣 服 在 外 面 冻, 数 伏 炎 夏 在 太 阳 下 暴 晒; 不 让 大 小 便; 连 续 半 月 不 让 睡 觉; 对 女 法 轮 功 学 员 进 行 性 骚 扰 甚 至 强 奸; 注 射 和 强 迫 大 剂 量 服 用 破 坏 中 枢 神 经 药 物; 泼 洒 汽 油 放 火 活 活 烧 死; 超 级 限 强 度 的 电 针 摧 残 等 。 而 且, 在 这 些 酷 刑 的 施 暴 对 像 中, 妇 女 和 老 人 占 了 相 当 比 例 。 由 于 受 到 这 些 酷 刑 的 残 酷 折 磨, 有 的 法 轮 功 学 员 在 被 公 安 拘 押 一 小 时 内 便 死 亡; 有 的 在 经 历 数 月 生 不 如 死 的 痛 苦 之 后 死 去; 还 有 的 则 被 浸 泡 在 水 牢 的 污 水 中 达 数 月 之 久 后 死 亡 。

如 果 不 身 临 其 境, 生 活 在 今 天 和 平 环 境 下 的 人 们, 是 根 本 无 法 想 像 这 场 迫 害 究 竟 血 腥 残 暴 到 何 等 地 步 的 。 类 似 苏 菊 珍 那 样 的 遭 遇, 在 大 陆 法 轮 功 学 员 中 绝 非 个 别, 而 是 举 不 胜 举, 许 多 人 的 遭 遇 远 比 她 还 要 悲 惨; 类 似 摧 残 苏 菊 珍 那 样 的 行 为 、 事 例, 绝 非 个 别 狱 警 和 执 法 人 员 所 为, 也 绝 非 只 存 在 于 个 别 劳 教 、 监 狱 场 所 和 个 别 地 区, 而 是 众 多 狱 警 和 执 法 人 员 共 有 的 恶 行, 普 遍 存 在 于 大 陆 的 各 个 劳 教 、 监 狱 场 所 和 各 个 地 区 。

尽 管 如 此, 在 中 共 铁 网 般 的 新 闻 封 锁 下, 这 场 空 前 血 腥 残 暴 的 迫 害 仿 佛 根 本 就 不 曾 发 生 过 一 般 。 但 无 情 的 历 史 却 忠 实 并 且 毫 无 遗 漏 地 见 证 了 一 切, 见 证 了 在 今 日 的 中 国 大 陆, 千 千 万 万 善 良 的 法 轮 功 学 员, 为 了 坚 持 自 己 的 信 仰, 付 出 了 怎 样 的 勇 气 和 代 价, 经 历 了 多 少 暗 无 天 日 的 日 子 。

招 远 市 是 山 东 省 东 北 部 的 一 座 小 城 。 北 宋 的 时 候, 政 府 为 了 招 集 流 亡 者, 使 他 们 回 乡 安 心 农 耕, 就 把 这 个 地 方 取 名 叫 “ 招 远 县 ” 。 这 个 名 字 被 沿 用 了 近 一 千 年 。 一 千 年 后 的 一 天, 一 个 招 远 的 农 妇 在 田 里 干 农 活 时 却 被 警 察 抓 走, 并 被 活 活 打 死 了 。

她 的 名 字 叫 赵 金 华, 因 为 不 放 弃 修 炼 法 轮 功,1999 年9 月27 日 被 抓 走,10 月7 日 被 打 死 。 警 察 们 一 边 打 一 边 问 赵 金 华 还 炼 不 炼 了, 她 至 死 都 说 “ 炼 ” 。 就 这 样, 当 局 开 始 全 面 迫 害 的 两 个 月 后, 第 一 起 法 轮 功 学 员 因 为 不 放 弃 修 炼 而 被 打 死 的 事 件, 就 在 山 东 这 个 宁 静 的 小 城 里 随 随 便 便 地 发 生 了 。 从 这 以 后, 被 迫 害 致 死 的 消 息 就 没 断 过 。

2000 年2 月, 一 位 山 东 潍 坊 的59 岁 退 休 工 人 在 街 上 行 走 时, 被 街 道 办 事 处 抓 走, 因 为 她 不 愿 意 放 弃 修 炼 法 轮 功 而 被 活 活 打 死 。 她 的 名 字 叫 陈 子 秀 。 根 据 美 国 《 华 尔 街 日 报 》 从 潍 坊 发 来 的 消 息, 暴 怒 的 地 方 干 部 用 高 压 电 棍 和 警 棍 殴 打 她, 电 击 她, 还 让 她 赤 脚 在 雪 地 里 跑 。 据 目 击 这 一 事 件 的 人 说, 两 天 的 折 磨 使 她 的 腿 严 重 瘀 伤, 她 的 短 短 的 黑 发 上 粘 着 脓 和 血 。 她 在 外 面 爬, 呕 吐 并 因 虚 脱 而 昏 倒 。 她 再 也 没 有 恢 复 知 觉, 于2000 年2 月21 日 去 世 。 而 将 陈 子 秀 活 活 打 死 的 凶 手 们 不 但 没 有 得 到 任 何 惩 罚, 反 而 因 此 而 很 快 得 到 奖 励 和 升 迁 。

曾 被 非 法 劳 教 过 的 法 轮 功 学 员 曾 铮 在 接 受 采 访 时 回 忆 说: “ 所 有 的 人 一 进 劳 教 所, 到 调 遣 处, 一 进 门 听 到 的 头 两 个 字 就 是: 低 头 。 然 后 第 二 个 声 音 就 是 电 棍 啪 啦 啪 啦 放 电 的 声 音 。 电 刑 就 是 说, 成 了 家 常 便 饭 了 。 我 看 到 的,( 有, 就 是 说) 未 婚 的 女 法 轮 功 学 员, 被 绑 在 椅 子 上, 而 且 是 用4~5 个 彪 形 大 汉, 电 她 的 阴 部, 电 她 的 头 部 。 电 到 她 大 小 便 失 禁, 人 昏 迷 过 去 了, 很 长 时 间 醒 不 过 来 。 还 有 老 太 太, 五 十 多 岁 的 学 员 了, 来 了 以 后 就 强 迫 你 写 保 证, 不 写 是 吧,( 不 写)4~5 个 警 察 把 她 的 衣 服 脱 光 了, 把 她 踩 在 地 上 。 夹 着4~5 根 电 棍 电 她 。 电 的 那 个 电 流 太 大 了, 她 不 由 自 主 地 就 往 起 蹦 。 他 们4~5 个 警 察 拿 脚 踩 着 她, 她 都 往 起 蹦 。 电 完 了 前 面 电 后 面, 就 像 烙 烧 饼 一 样 。 浑 身 都 是 一 个 一 个 圆 的, 黑 的, 焦 的 。 五 十 多 岁 的 老 太 太 了, 也 是 这 样 电, 没 有 人 能 幸 免 。 ”

法 轮 功 学 员 陈 刚 在 讲 述 自 己 的 亲 身 经 历 时 说: “ 曾 经 有 一 次 就 是 打 我 嘛, 先 是 打, 打 得 浑 身 都 伤 了, 然 后 再 把 人 绑 起 来, 腿 脚 绑 在 一 起, 手 绑 在 后 面 。 再 把 脖 子 和 腿 折 起 来, 绑 在 一 起, 塞 在 床 底 下 再 往 下 压 。 那 个 时 候 我 根 本 就 是 喘 气 都 喘 不 过 来, 几 乎 就 是 窒 息 而 死 。 而 且 腰 几 乎 就 断 了, 另 外 一 个 法 轮 功 学 员 就 被 这 样…… 他 之 后 就 变 得 残 废 了 。 ”

据 明 慧 网 消 息, 经 民 间 渠 道 核 实, 截 止 到2004 年4 月11 日, 中 国 大 陆 被 迫 害 致 死 的 法 轮 功 学 员 人 数 已 达939 人, 其 中 有27 人 死 于 当 年1 月1 日 至4 月10 日3 个 多 月 的 时 间 里 。 而 被 迫 害 致 死 的 实 际 人 数 还 远 大 于 此 。 根 据 中 国 官 方 内 部 统 计, 早 在2001 年 底, 被 关 押 的 法 轮 功 学 员 的 实 际 死 亡 人 数 就 已 高 达1600 余 人 。 全 国 被 非 法 判 刑 的 法 轮 功 学 员 至 少 有6000 人, 被 非 法 劳 教 的 人 数 超 过10 万 人, 数 千 人 被 强 迫 送 入 精 神 病 院 受 到 破 坏 中 枢 神 经 药 物 的 摧 残, 大 批 法 轮 功 学 员 被 绑 架 到 各 地 洗 脑 班 遭 受 精 神 折 磨, 更 多 人 受 到 所 谓 “ 执 法 人 员 ” 的 毒 打 、 体 罚 和 经 济 敲 诈 。 血 腥 的 迫 害 不 知 拆 散 了 多 少 幸 福 的 家 庭, 摧 残 了 多 少 好 人 的 身 心, 践 踏 了 多 少 炼 功 人 最 起 码 的 人 权 和 自 由 。

种 种 事 实 表 明, 江 氏 集 团 在 这 场 对 法 轮 功 的 迫 害 中 建 立 起 了 一 个 精 密 、 完 整 和 庞 大 的 杀 人 武 器, 这 个 武 器 具 有 一 整 套 系 统 的 运 行 机 制 。 凭 藉 着 它, 江 泽 民 的 一 句 话 就 可 以 迅 速 的 把 这 场 迫 害 推 上 一 个 更 残 酷 的 等 级; 凭 藉 着 它, 诋 毁 法 轮 功 的 一 个 谎 言 就 可 以 在 第 一 时 间 里 在 所 有 国 内 和 部 份 国 外 的 华 人 媒 体 中 播 出; 凭 藉 着 它, 一 个 新 出 炉 的 迫 害 政 策 就 可 以 迅 速 的 从 上 到 下 贯 彻 到 全 国 各 地 的 每 一 个 劳 教 所 和 监 狱 。 只 要 这 个 杀 人 机 器 在, 就 会 不 断 地 有 法 轮 功 学 员 被 迫 害 致 死 。

有 些 不 明 真 相 的 人 对 江 氏 集 团 迫 害 法 轮 功 抱 旁 观 态 度, 他 们 以 为, 在 这 场 迫 害 中 受 害 的 只 是 法 轮 功 学 员, 并 不 包 括 其 他 人 。 从 表 面 上 看, 事 情 好 像 是 这 么 回 事, 但 透 过 现 象 看 本 质, 从 更 大 的 范 围 来 审 视, 其 实 每 个 中 国 人 都 是 这 场 迫 害 的 受 害 者; 在 这 场 迫 害 中 受 害 的 绝 不 只 是 法 轮 功 学 员, 而 是 我 们 整 个 国 家 和 民 族, 甚 至 是 整 个 人 类 。

从 经 济 上 看, 江 氏 集 团 迫 害 法 轮 功 耗 费 了 国 家 的 巨 额 财 力 、 物 力 和 人 力 。 你 想, 无 论 是 在 全 国 各 地 抓 捕 法 轮 功 学 员, 还 是 扩 建 关 押 法 轮 功 学 员 的 劳 教 所 和 建 立 洗 脑 中 心 及 基 地; 无 论 是 利 用 整 个 媒 体 诋 毁 法 轮 功 、 发 动 造 假 宣 传 和 进 行 全 国 范 围 的 信 息 封 锁, 还 是 用 金 钱 来 刺 激 和 鼓 励 大 批 的 人 参 与 迫 害 法 轮 功; 无 论 是 把 大 量 特 工 派 往 海 外, 用 来 监 控, 干 扰, 诋 毁 海 外 法 轮 功 学 员, 收 集 黑 名 单, 买 通 一 些 海 外 中 文 媒 体 对 法 轮 功 进 行 攻 击, 还 是 慷 慨 地 对 第 三 世 界 国 家 提 供 无 偿 援 助, 以 换 得 他 们 在 联 合 国 人 权 会 议 等 场 合 投 票 反 对 针 对 中 国 人 权 记 录 的 批 评, 哪 一 件 事 少 得 了 钱 呀!

Posted on 六月 6, 2016

comment clos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