告 诉 你 真 实 的 法 轮 功

(接上页)

1996 年6 月17 日, 《 光 明 日 报 》 率 先 发 表 了 中 宣 部 和 公 安 部 联 合 要 求 刊 登 的 评 论 《 反 对 伪 科 学 要 警 钟 长 鸣 》, 把 当 时 被 北 京 青 年 报 评 为 “ 十 大 畅 销 书 ” 之 一 的 《 转 法 轮 》 当 作 “ 伪 科 学 ” 进 行 批 判, 称 法 轮 功 宣 扬 迷 信, 是 “ 伪 科 学 ”, 炼 法 轮 功 的 都 是 傻 子 。 一 个 月 后, 中 宣 部 管 辖 的 新 闻 出 版 署 又 以 “ 宣 扬 迷 信 ” 为 由, 禁 止 出 版 发 行 法 轮 大 法 书 籍 。 紧 接 着, 在 全 国 范 围 内 便 开 始 出 现 了 媒 体 系 统 攻 击 法 轮 功 的 迹 象 。 《 齐 鲁 晚 报 》 、 《 中 国 青 年 报 》 等 一 、 二 十 家 大 型 报 章 杂 志 先 后 发 表 了 批 判 法 轮 功 的 文 章 。

从1997 年 起, 中 央 政 法 委 书 记 罗 干 又 利 用 手 中 的 权 力, 命 令 警 察 在 全 国 进 行 秘 密 调 查, 企 图 寻 机 取 缔 法 轮 功 。 虽 然 这 些 调 查 没 有 找 到 法 轮 功 的 任 何 问 题, 但 是 一 些 地 区 的 警 察 却 因 此 对 法 轮 功 学 员 进 行 监 视, 罚 款, 使 他 们 的 正 常 生 活 受 到 了 不 同 程 度 的 干 扰 。

面 对 一 次 次 不 公 正 的 对 待 和 无 理 攻 击, 法 轮 功 学 员 本 着 澄 清 事 实 和 化 解 矛 盾 的 诚 意, 一 次 次 的 向 有 关 媒 体 、 部 门 直 至 国 家 领 导 人 反 映 法 轮 功 的 真 实 情 况, 告 诉 他 们 法 轮 功 到 底 是 什 么 。 他 们 的 坦 荡 和 真 诚 感 动 了 很 多 曾 经 因 为 不 了 解 情 况 而 对 法 轮 功 一 度 有 误 解 的 人, 也 继 续 赢 得 了 党 内 开 明 正 直 人 士 对 法 轮 功 的 支 持 。 一 些 曾 经 发 表 过 有 关 法 轮 功 的 不 实 报 导 的 媒 体, 在 明 白 事 实 真 相 后 及 时 做 了 更 正 。 为 制 止 公 安 部 个 别 人 继 续 搞 小 动 作,1998 年5 月15 日, 国 家 体 育 总 局 局 长 亲 赴 法 轮 大 法 发 祥 地 长 春 考 察 。 当 月, 国 家 体 育 总 局 对 法 轮 功 进 行 了 全 面 调 查 了 解, 结 果 表 明 法 轮 功 的 祛 病 健 身 总 有 效 率 为97.9% 。10 月20 日, 国 家 体 总 又 派 调 研 组 到 炼 功 人 数 较 多 的 长 春 和 哈 尔 滨 进 行 实 地 考 察 。 考 察 结 束 后, 调 研 组 组 长 发 表 讲 话 说: “ 我 们 认 为 法 轮 功 的 功 法 功 效 都 不 错, 对 于 社 会 的 稳 定, 对 于 精 神 文 明 建 设, 效 果 是 很 显 著 的, 这 个 要 充 份 肯 定 的 。 ” 特 别 值 得 一 提 的 是,1998 年, 北 京135 位 修 炼 法 轮 功 的 社 会 知 名 人 士 联 名 致 信 江 泽 民 和 朱 鎔 基, 对 公 安 部 干 扰 法 轮 功 学 员 正 常 炼 功 活 动 的 做 法 提 出 批 评, 指 出 他 们 的 做 法 违 反 了 宪 法 和 法 律 。 对 此, 朱 鎔 基 总 理 曾 明 确 批 示, 法 轮 功 这 些 年 给 国 家 节 省 了 大 量 的 医 药 费, 公 安 部 不 应 该 去 找 法 轮 功 的 麻 烦, 而 应 该 抓 好 社 会 治 安 问 题 。

与 此 形 成 鲜 明 反 差 的 是, 以 江 泽 民 、 罗 干 和 何 祚 庥 为 代 表 的 独 裁 者 、 弄 权 者 和 政 治 打 手 们, 却 对 法 轮 功 学 员 的 坦 荡 和 真 诚 视 若 无 睹 。 法 轮 功 学 员 本 着 澄 清 事 实 和 化 解 矛 盾 的 诚 意, 一 次 次 的 向 有 关 媒 体 、 部 门 直 至 国 家 领 导 人 反 映 法 轮 功 的 真 实 情 况, 也 没 有 改 变 他 们 对 法 轮 功 的 恶 念 和 敌 视 。 据 一 位 知 情 人 披 露 说, 〝1998 年 下 半 年, 部 份 全 国 人 大 离 退 休 老 干 部, 根 据 大 量 群 众 来 信 反 映 公 安 非 法 对 待 法 轮 功 炼 功 群 众 的 问 题, 对 法 轮 功 进 行 了 一 段 时 间 的 详 细 调 查 、 研 究, 得 出‘ 法 轮 功 于 国 于 民 有 百 利 而 无 一 害’ 的 结 论, 并 于 年 底 向 江 泽 民 为 首 的 政 治 局 提 交 了 调 查 报 告 。 由 于 报 告 中 提 到 了‘ 得 民 心 者 得 天 下, 失 民 心 者 失 天 下’ 的 古 训, 令 江 大 为 不 悦, 当 即 批 示( 大 意): 写 得 玄 玄 乎 乎, 我 看 不 懂, 并 把 报 告 往 罗 干 那 儿 一 推 。 从 骨 子 里 想 利 用 法 轮 功 事 件 捞 取 政 治 资 本 的 罗 干, 自 然 心 领 神 会 ” 。 在 这 种 大 背 景 下, 当 时 的 总 理 朱 鎔 基 对 法 轮 功 学 员 的 批 示 也 被 罗 干 等 人 扣 压 。 时 至1999 年 初, 法 轮 功 所 受 到 的 来 自 中 共 的 威 胁 和 压 力 越 来 越 大, 已 延 续 了 三 年 的 干 扰 也 愈 演 愈 烈, 形 势 已 然 是 山 雨 欲 来 风 满 楼 了 。

1999 年4 月11 日, 何 祚 庥 再 次 挑 起 事 端, 在 天 津 教 育 学 院 发 行 的 一 份 全 国 性 期 刊 上 又 一 次 发 表 文 章, 攻 击 炼 法 轮 功 会 使 人 得 精 神 病, 并 暗 喻 法 轮 功 会 像 义 和 团 一 样 。

文 章 中 对 法 轮 功 毫 无 根 据 的 诬 蔑, 在 社 会 上 造 成 了 很 坏 的 影 响 。 法 轮 功 学 员 担 心, 如 果 不 能 澄 清 事 实, 那 么 不 仅 法 轮 功 会 蒙 受 不 白 之 冤, 甚 至 学 员 们 的 合 法 炼 功 权 利 都 会 受 到 威 胁 。 于 是, 像 以 往 一 样, 他 们 本 着 善 意 自 发 的 去 天 津 教 育 学 院 跟 编 辑 们 反 映 真 实 情 况 。 开 始 的 时 候, 编 辑 部 的 领 导 出 面 接 见 了 法 轮 功 学 员, 表 示 愿 意 更 正 这 一 不 实 的 文 章, 但 第 二 天 却 突 然 改 口, 拒 绝 更 正 。

越 来 越 多 的 群 众 来 到 编 辑 部 的 门 外, 希 望 能 用 亲 身 经 历 澄 清 事 实 。 然 而,4 月23 日,300 多 名 警 察 被 调 来, 粗 暴 殴 打 、 驱 赶 人 群,45 位 学 员 被 抓 。 天 津 市 政 府 的 官 员 还 告 诉 上 访 学 员, 这 件 事 天 津 直 辖 市 管 不 了, 要 说 明 情 况 就 要 找 直 辖 市 的 上 一 级── 北 京 的 中 央 政 府 。

消 息 迅 速 传 开, 天 津 市 政 府 的 反 常 态 度 和 警 察 的 毫 无 顾 忌 使 人 们 明 显 感 到 一 股 来 自 中 共 高 层 的 压 力 。 经 历 了 政 治 斗 争 的 风 风 雨 雨 的 人 们 是 知 道 向 中 央 上 访 所 面 临 的 风 险 的 。 但 是, 法 轮 功 学 员 们 坚 信 按 真 善 忍 修 心 向 善 做 好 人 没 有 错, 他 们 的 亲 身 经 历 证 明 了 法 轮 功 是 好 的 。 抱 着 信 任 政 府 的 诚 意 和 澄 清 误 解 的 心 愿,4 月25 日, 很 多 法 轮 功 学 员 来 到 中 南 海 附 近 的 国 务 院 信 访 办 集 体 上 访 。

当 天, 总 理 朱 鎔 基 接 见 了 学 员 代 表 。

据 当 事 人 之 一 中 国 科 学 院 博 士 石 采 东 回 忆 说, 〝4 月25 日 早 晨, 我 到 达 府 右 街 北 口 时 大 约 七 点 半 钟 。 府 右 街 和 附 近 的 街 道 两 边 已 经 站 了 许 多 学 员, 大 家 或 站 、 或 坐 、 没 有 和 行 人 交 谈, 有 的 手 里 捧 着 书 在 看 。 人 虽 然 很 多, 但 既 没 有 阻 塞 交 通, 也 没 有 喧 哗 声 。 马 路 上 骑 自 行 车 上 班 的 人 们 如 往 常 一 样 的 赶 路 。 我 穿 过 西 安 门 大 街, 进 到 南 边 的 城 区 。 我 是 第 一 次 来 这 里, 连 门 在 哪 里 都 不 知 道 。 心 想 先 转 一 圈, 希 望 遇 到 认 识 的 同 修 。 于 是 顺 着 府 右 街 西 侧 往 南 走 。 正 往 前 走, 忽 然 身 后 人 群 中 响 起 了 由 稀 而 密 的 掌 声, 在 清 晨 的 宁 静 中 显 得 清 脆 。 我 转 身 往 回 看, 几 十 米 之 外, 朱 鎔 基 正 走 出 对 面 的 大 门( 原 来 我 刚 才 经 过 了 中 南 海 的 西 门), 身 后 跟 着 几 个 工 作 人 员, 朝 大 门 对 面 的 学 员 走 来 。 坐 着 的 学 员 站 起 来 鼓 掌, 大 家 看 到 朱 鎔 基 出 来 都 很 高 兴, 没 想 到 他 刚 上 班 就 出 来 接 见 学 员, 都 想 围 上 去 向 总 理 反 映 情 况 。 我 快 步 往 回 走, 从 人 群 里 往 朱 鎔 基 身 边 靠 近 。 这 时, 有 学 员 提 醒 大 家 在 原 地 不 要 动, 维 持 好 秩 序 。

“ 朱 鎔 基 大 概 已 经 得 知 法 轮 功 学 员 上 访, 大 声 问 道:‘ 你 们 来 这 里 干 什 么? 谁 叫 你 们 来 的?’

〝‘ 你 们 有 宗 教 信 仰 自 由 嘛!’ 他 接 着 说 。

〝‘ 我 们 是 法 轮 功 学 员, 我 们 来 反 映 情 况 。’ 群 中 有 学 员 回 答 道 。

〝‘ 你 们 有 什 么 问 题, 你 们 派 代 表 来, 我 带 你 们 进 去 谈 。’ 朱 鎔 基 停 了 一 下, 接 着 说,‘ 我 也 没 法 和 你 们 这 么 多 人 一 起 谈 呀!’

“ 朱 鎔 基 让 选 代 表 进 去 反 映 情 况 。 但 是 大 家 都 是 自 觉 来 的, 甚 至 彼 此 大 多 不 认 识, 也 从 没 有 想 过 要 选 代 表 。 因 为 平 时 炼 功 就 是 自 觉 自 愿 的, 想 炼 就 一 起 炼, 没 时 间 就 忙 自 己 的 事, 从 来 没 人 登 记, 也 没 查 过 人 数, 更 不 用 说 选 代 表 。

〝‘ 你 们 有 代 表 吗? 你 们 谁 是 代 表?’ 他 又 问 。

“ 这 时, 我 已 到 了 距 离 朱 鎔 基 不 过2 米 的 地 方 。‘ 朱 总 理, 我 可 以 去 。’ 我 首 先 自 告 奋 勇 地 从 人 群 中 来 到 他 身 边 。

〝‘ 还 有 谁?’ 朱 鎔 基 问 。
〝‘ 我! ”’
〝‘ 我!’
〝‘ 还 有 我!’

〝…… 这 时 大 家 纷 纷 举 手 。

“ 学 员 们 个 个 都 想 进 去 反 映 情 况 。

〝‘ 人 不 能 太 多 。’ 朱 鎔 基 在 站 出 来 的 学 员 中 指 了 我 们 先 站 出 来 的 三 个 人 。 其 实, 我 们 不 是 推 选 出 的 代 表, 而 是 毛 遂 自 荐 的 。

“ 朱 鎔 基 转 身 带 着 我 们 朝 南 海 西 门 走 去 。 他 边 走 边 大 声 问 道:‘ 你 们 反 映 的 情 况 我 不 是 做 了 批 示 吗?’

〝‘ 我 们 没 有 看 到 呀!’ 我 们 几 个 都 愕 然 地 回 答 。

“ 他 可 能 意 识 到 了 什 么, 换 了 话 题 说:‘ 我 找 信 访 局 局 长 跟 你 们 谈, 找 副 秘 书 长 跟 你 们 谈 。’ 说 着 转 向 工 作 人 员, 吩 咐 找 人 。 这 时 我 们 已 经 到 了 中 南 海 西 门 警 卫 传 达 室 前 。 工 作 人 员 示 意 我 们 止 步, 带 我 们 左 转 进 了 传 达 室, 而 朱 鎔 基 进 中 南 海 上 班 去 了 。 ”

在 这 次 上 访 中, 法 轮 功 学 员 的 代 表 提 出 了 三 点 诉 求: 第 一 点 是 释 放 在 天 津 被 非 法 抓 捕 的 所 有 学 员; 第 二 点 是 为 广 大 法 轮 功 群 众 提 供 一 个 合 法 、 合 理 的 修 炼 环 境; 第 三 个 就 是 允 许 出 版 法 轮 功 的 有 关 书 籍 。

当 天, 朱 总 理 下 令 天 津 公 安 局 放 人, 重 申 了 国 家 不 会 干 涉 群 众 炼 功 的 政 策 。

晚 上10 点, 上 访 的 法 轮 功 学 员 们 静 静 离 去 。 整 个 过 程, 平 静 祥 和, 秩 序 井 然, 地 上 连 一 片 纸 头 都 没 留 下 。

“ 四 二 五 事 件 ” 开 创 了 五 十 多 年 来 中 国 官 方 与 平 民 之 间 通 过 和 平 对 话 解 决 矛 盾 的 先 例, 也 震 动 了 全 世 界 。 国 际 媒 体 对 此 给 予 了 高 度 评 价, 认 为 “ 四 二 五 事 件 ” 是 中 国 政 治 民 主, 政 府 开 明 的 里 程 碑 。 不 少 人 由 此 对 中 国 政 府 产 生 了 新 的 希 望 。

Posted on 六月 6, 2016

comment clos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