告 诉 你 真 实 的 法 轮 功

(接上页)

世 界 需 要 真 善 忍 。( 明 慧 网 图 片)

六 、 我 们 因 为 爱 你 而 来

历 史 常 常 惊 人 的 相 似 。

2000 年 前, 当 耶 稣 被 迫 害 的 时 候, 他 曾 要 求 他 的 门 徒 为 他 传 播 的 真 理 作 证 。 他 们 没 有 辜 负 耶 稣 的 教 诲 。

300 年 间, 一 代 又 一 代 虔 诚 的 基 督 徒, 前 赴 后 继, 不 惜 流 血, 以 惊 人 的 毅 力, 走 遍 山 山 水 水, 只 为 了 告 诉 人 们, 耶 稣 教 人 向 善, 他 讲 的 是 真 理 。 正 是 由 于 他 们 的 努 力, 才 洗 尽 了 耶 稣 蒙 受 的 不 白 之 冤 。 如 今, 谁 都 知 道, 基 督 教 是 教 人 向 善 的, 根 本 不 是 当 年 恶 人 们 所 诬 陷 的 所 谓 邪 教 。

2000 年 后 的 今 天, 法 轮 功 学 员 为 捍 卫 自 己 信 仰 所 做 的 一 切, 不 正 是 在 重 复 当 年 基 督 徒 可 悲 可 泣 的 壮 举 吗?!

对 此, 有 人 理 解, 有 人 敬 佩, 也 有 伸 手 相 助 、 共 同 呐 喊; 但 也 有 人 不 明 白, 有 这 样 那 样 的 误 解 。

比 如, 有 的 人 因 为 长 期 受 了 江 氏 集 团 造 谣 宣 传 的 蒙 蔽, 把 法 轮 功 学 员 为 揭 露 邪 恶 、 讲 清 真 相 所 做 的 一 切 看 作 是 在 搞 政 治 。

那 么, 法 轮 功 学 员 真 的 是 在 搞 政 治 吗? 非 也!

几 年 来, 江 氏 集 团 千 方 百 计 把 法 轮 功 和 政 治 挂 上 钩, 处 心 积 虑 诬 陷 法 轮 功 有 “ 政 治 目 的 ”, 并 故 意 把 法 轮 功 学 员 揭 露 、 制 止 迫 害 的 努 力 说 成 是 夺 权 。 他 们 这 样 做 的 目 的, 无 非 是 为 了 把 法 轮 功 打 成 所 谓 “ 反 党 ” 、 “ 反 政 府 ” 、 “ 反 华 ” 的 政 治 势 力, 以 骗 取 中 国 民 众 和 干 部 的 支 持, 从 而 给 他 们 的 迫 害 制 造 藉 口 和 依 据, 并 将 人 们 的 视 线 从 其 发 动 的 这 场 迫 害 的 非 法 性 、 残 酷 性 本 身 移 开, 以 缓 解 自 身 因 此 面 临 的 方 方 面 面 的 危 机 。 因 为 在 中 国, 任 何 事 情 只 要 和 政 治 挂 上 了 钩, 任 何 人 只 要 被 认 为 有 推 翻 政 府 的 企 图, 成 了 “ 反 党 ” 、 “ 反 政 府 ” 、 “ 反 华 ” 的 政 治 势 力, 掌 权 者 就 可 以 名 正 言 顺 、 无 所 顾 忌 和 毫 不 留 情 的 进 行 迫 害 了 。 同 时, 一 件 事 一 旦 上 纲 上 线 到 了 “ 亡 党 亡 国 ” 的 高 度, 哪 怕 迫 害 再 血 腥 再 残 酷, 死 的 人 再 多, 也 无 人 敢 站 出 来 为 它 说 话, 主 持 正 义 了 。 因 此, 诬 陷 法 轮 功 搞 政 治, 自 然 也 就 成 了 江 泽 民 迫 害 法 轮 功 的 最 有 效 的 藉 口 之 一 。

但 是, 假 的 终 究 是 假 的, 谎 言 重 复 一 万 遍 毕 竟 还 是 谎 言 。

江 泽 民 诬 陷 法 轮 功 搞 政 治, 那 么 究 竟 什 么 才 是 “ 搞 政 治 ” 呢? 是 不 是 去 政 府 上 访, 向 民 众 散 发 传 单, 到 天 安 门 请 愿, 起 诉 了 江 泽 民, 就 一 定 是 在 搞 政 治 呢? 其 实, 问 题 的 关 键 不 在 于 做 了 什 么, 而 在 于 为 什 么 要 做 这 些? 这 样 做 的 目 的 究 竟 又 是 什 么? 如 果 江 泽 民 不 迫 害 法 轮 功, 法 轮 功 学 员 能 够 自 由 合 法 的 修 炼, 他 们 根 本 就 不 会 去 上 访 、 发 传 单 、 请 愿 和 起 诉, 正 是 因 为 有 了 这 场 迫 害, 再 也 无 法 像 以 前 那 样 自 由 合 法 的 修 炼, 他 们 才 不 得 不 被 迫 起 来 揭 露 、 制 止 这 一 切 。 也 就 是 说, 是 江 泽 民 的 迫 害 发 生 在 前, 随 后 才 有 法 轮 功 学 员 对 这 场 迫 害 的 抵 制 。 而 法 轮 功 学 员 被 迫 起 来 揭 露 、 制 止 迫 害 的 目 的, 也 并 非 是 为 了 夺 取 江 泽 民 手 中 的 政 治 权 力, 更 不 是 为 了 改 变 当 下 的 政 治 制 度, 只 是 为 了 制 止 这 场 灾 难 深 重 的 民 族 浩 劫, 重 新 获 得 一 个 不 受 干 扰 的 修 炼 环 境 。 显 然, 这 与 搞 政 治 完 全 是 两 回 事 。

作 为 独 裁 者, 江 泽 民 本 人 从 来 都 把 权 看 得 高 于 一 切, 他 以 为 世 上 的 人 也 都 和 他 一 样 。 其 实, 自 古 以 来 的 修 炼 者 对 政 权 都 不 感 兴 趣, 法 轮 功 也 不 例 外 。 作 为 一 种 精 神 信 仰, 法 轮 功 追 求 的 是 道 德 升 华, 根 本 没 有 在 人 间 建 立 政 权 的 愿 望, 也 不 会 对 人 世 间 的 政 治 制 度 和 权 力 较 量 感 兴 趣 。 早 在 法 轮 功 刚 刚 公 开 传 出 不 久 的1994 年4 月, 李 洪 志 先 生 就 明 确 对 弟 子 提 出 了 “ 不 干 涉 政 治 ” 的 要 求, 并 指 出, 法 轮 功 学 员 “ 除 干 好 本 职 工 作 外, 不 会 对 政 治 、 政 权 感 兴 趣, 否 则 绝 不 是 我 的 弟 子 。 ”( 《 精 进 要 旨 》 “ 修 炼 不 是 政 治 ”) 为 此, 李 先 生 还 反 覆 告 诫 他 的 弟 子, 任 何 对 权 力 的 追 求 和 对 政 治 的 热 衷 都 是 阻 碍 修 炼 者 提 高 从 而 达 到 圆 满 的 严 重 障 碍, 真 正 的 修 炼 者 绝 不 能 也 绝 不 会 执 着 于 此 。 正 是 这 一 点 决 定 了 法 轮 功 不 可 能 参 与 政 治 。

我 们 在 前 面 已 经 分 析 过, 迫 害 法 轮 功 并 非 是 中 国 政 府 领 导 的 集 体 决 定, 而 是 江 泽 民 个 人 以 权 代 法 的 一 意 孤 行; 在 这 场 迫 害 中, 大 陆 的 整 个 国 家 机 器 其 实 是 被 江 泽 民 挟 持 、 胁 迫 和 利 用 了, 迫 害 并 非 他 们 的 本 意 。 常 言 道, “ 冤 有 头 、 债 有 主 ”, 法 轮 功 抗 议 和 要 求 惩 办 的 从 来 都 只 是 迫 害 法 轮 功 的 元 凶 江 泽 民, 以 及 追 随 江 泽 民 直 接 迫 害 法 轮 功 的 罪 犯 。 江 泽 民 虽 然 占 据 着 党 和 国 家 最 高 领 导 人 的 位 置, 但 他 草 菅 人 命 、 残 害 人 民 的 所 作 所 为 早 已 表 明, 他 代 表 不 了 政 府, 更 代 表 不 了 中 华 民 族 。 就 如 同 希 特 勒 代 表 不 了 德 国, 代 表 不 了 德 意 志 民 族 一 样 。 他 对 信 仰 “ 真 善 忍 ” 的 普 通 民 众 的 迫 害, 不 仅 是 中 华 民 族 的 耻 辱, 也 是 对 中 国 的 国 际 形 像 的 玷 污 。 江 泽 民 想 混 淆 视 听, 把 政 府 作 为 掩 饰 他 迫 害 法 轮 功 的 “ 挡 箭 牌 ” 是 徒 劳 的 。

说 到 底, 无 论 上 访 、 上 天 安 门 广 场 、 还 是 发 传 单 、 办 网 站 、 搞 请 愿, 法 轮 功 学 员 所 做 的 一 切, 其 出 发 点 和 目 的 始 终 如 一, 而 且 从 来 都 没 有 也 不 会 改 变, 就 是 揭 露 迫 害 、 制 止 迫 害, 清 除 谎 言, 让 人 们 明 白 真 相, 恢 复 合 法 炼 功 的 权 利, 而 不 是 为 了 夺 取 政 权 和 改 变 政 治 制 度 。

摒 弃 江 氏 恶 政, 和 所 有 的 人 一 起 制 止 这 场 反 人 类 、 反 社 会 的 迫 害 运 动 。

除 了 上 面 分 析 的 这 种 误 解 之 外, 还 有 些 人 认 为, 法 轮 功 学 员 冒 着 危 险 向 政 府 和 世 人 揭 露 邪 恶 、 讲 清 真 相, 是 在 拿 鸡 蛋 碰 石 头, 不 值 得; 或 者 认 为 是 多 此 一 举, 没 必 要 。 有 的 好 心 人 还 劝 身 边 的 法 轮 功 学 员, “ 你 觉 得 好, 你 在 家 炼 就 是 了, 干 嘛 冒 那 么 大 的 风 险 到 外 面 去 跟 别 人 去 说 呀? 你 知 道 江 泽 民 在 造 谣, 你 自 己 明 白 就 行 了, 管 别 人 知 道 不 知 道 呢? 他 受 骗 是 他 自 己 的 事, 与 你 又 不 相 关 。 ”

但 法 轮 功 学 员 却 不 这 样 想 。

我 们 在 前 面 已 经 做 过 分 析, 从 表 面 上 看, 在 江 泽 民 发 动 的 这 场 对 法 轮 功 的 迫 害 中, 受 害 的 只 是 法 轮 功 学 员, 其 他 人 好 像 都 不 在 其 中, 其 实 不 然 。 生 活 在 今 天 这 个 社 会 中 的 人, 尽 管 对 许 多 事 情 的 看 法 都 不 相 同, 但 大 家 却 都 有 一 个 共 同 的 感 受, 那 就 是 当 今 社 会 的 道 德 正 在 一 日 千 里 的 向 下 滑 着, 世 风 日 下, 人 心 不 古, 已 变 得 相 当 可 怕 。 恰 恰 正 是 在 这 样 一 个 社 会 和 时 代 里, 许 多 人 都 在 随 波 逐 流 法 轮 功 学 员 却 反 其 道 而 行 之, 发 自 真 心 的 按 照 “ 真 善 忍 ” 的 标 准 在 做 一 个 好 人, 他 们 一 心 向 善 的 言 行, 带 动 了 人 心 的 明 显 回 升, 强 有 力 的 稳 定 着 社 会 。 如 果 连 这 样 的 好 人 都 要 迫 害, 如 果 连 “ 真 善 忍 ” 都 不 准 人 相 信, 那 么, 谁 还 愿 意 真 心 向 善, 谁 还 愿 意 做 一 个 好 人 呢? 如 果 这 个 社 会 再 没 有 人 愿 意 真 心 向 善, 再 没 有 人 愿 意 做 一 个 好 人, 那 么 这 个 社 会 的 道 德 良 知 还 怎 么 维 持? 如 果 连 道 德 良 知 都 无 法 维 持, 人 人 只 顾 自 己, 假 话 张 口 就 来, 昧 着 良 心 做 人 也 不 觉 得 有 愧, 那 么 这 个 社 会 还 有 何 安 全 感 可 言? 还 有 何 幸 福 可 言? 所 以, 迫 害 法 轮 功, 受 害 的 绝 不 仅 仅 只 是 法 轮 功 学 员, 而 是 全 体 中 国 人, 最 终 也 将 包 括 迫 害 者 自 己; 毁 掉 的 是 整 个 民 族, 伤 害 的 是 整 个 人 类, 而 绝 不 只 是 一 些 人 。 作 为 一 个 信 仰 “ 真 善 忍 ” 、 一 心 向 善 的 人, 法 轮 功 学 员 怎 能 只 顾 自 己 个 人 的 安 危, 明 知 可 能 发 生 这 场 危 害 却 置 身 局 外 、 袖 手 不 管 呢? 法 轮 功 学 员 之 所 以 要 冒 着 危 险 去 向 政 府 和 世 人 揭 露 邪 恶 、 讲 清 真 相, 正 是 为 了 通 过 自 己 的 努 力 制 止 这 一 切 。

从 另 一 个 角 度 讲, 病 魔 不 会 无 故 缠 身, 灾 祸 也 不 会 无 因 而 降, 恶 有 恶 报, 善 有 善 报, 这 是 千 古 不 变 的 真 理, 不 管 你 信 也 罢, 不 信 也 罢, 客 观 上 它 都 在 起 著 作 用 。 当 今 世 界, 不 管 人 们 对 法 轮 功 持 何 种 态 度, 绝 大 多 数 人 都 认 同 “ 真 善 忍 ” 是 好 的, 是 传 统 文 化 的 精 髓, 是 人 类 心 中 最 美 好 的 一 面 的 体 现, 而 法 轮 功 学 员 信 仰 的 正 是 “ 真 善 忍 ”, 他 们 的 目 标 也 正 是 要 做 一 个 符 合 “ 真 善 忍 ” 标 准 的 好 人 。 那 么 大 家 想 一 想, 反 对 “ 真 善 忍 ”, 不 就 是 认 可 和 提 倡 “ 假 恶 暴 ” 吗? 如 果 你 听 信 了 江 氏 集 团 对 法 轮 功 的 诬 陷, 跟 着 他 们 一 起 仇 恨 和 迫 害 对 “ 真 善 忍 ” 的 信 仰, 一 起 仇 恨 和 迫 害 信 仰 “ 真 善 忍 ” 的 好 人, 那 你 是 在 干 好 事 还 是 在 干 坏 事 呢? 如 果 是 在 做 坏 事, 那 么 按 照 善 恶 有 报 的 天 理, 又 将 会 给 你 带 来 什 么 呢? 即 便 你 不 认 同 “ 真 善 忍 ”, 也 不 认 同 按 照 “ 真 善 忍 ” 标 准 做 好 人 的 人, 但 宪 法 既 然 规 定 公 民 有 信 仰 自 由 的 权 利, 别 人 是 不 是 可 以 按 照 自 己 的 意 志 去 信 仰 “ 真 善 忍 ”, 做 一 个 符 合 这 个 标 准 的 好 人 呢? 那 么 如 果 你 否 定 、 践 踏 别 人 的 这 种 自 由 和 权 利, 是 不 是 同 样 是 在 做 坏 事 呢? 那 么 做 了 坏 事 等 待 你 的 又 将 是 什 么 呢? 显 然, 答 案 是 不 言 而 喻 的 。 既 然 如 此, 那 么 作 为 一 个 信 仰 “ 真 善 忍 ” 的 法 轮 功 学 员, 又 怎 能 眼 睁 睁 的 看 着 自 己 的 同 胞 、 亲 人 受 骗 上 当, 无 知 的 被 独 裁 者 所 利 用, 做 着 有 害 自 己 有 害 家 人 的 事, 却 不 去 尽 一 切 可 能 让 他 们 明 白 真 相, 阻 止 这 一 切 的 发 生 呢?

历 史 上, 罗 马 帝 国 的 当 权 者 曾 多 次 对 善 良 的 基 督 徒 进 行 迫 害, 因 此 招 致 了 接 连 不 断 的 大 瘟 疫, 最 后 整 个 强 大 的 罗 马 帝 国 也 被 大 瘟 疫 所 毁 。

据 历 史 学 家 记 载, 公 元54 年 至68 年 间, 古 罗 马 皇 帝 尼 禄 故 意 在 罗 马 城 纵 火, 然 后 嫁 祸 于 基 督 徒 。 为 了 煽 动 民 众 的 反 基 督 教 情 绪, 尼 禄 指 使 一 些 理 论 家 编 造 了 不 少 针 对 基 督 徒 的 谣 言, 诸 如 基 督 徒 在 拜 神 时 要 杀 死 婴 儿 并 喝 其 血 、 吃 其 肉, 还 说 基 督 徒 狂 饮 、 等 等, 把 所 有 古 罗 马 社 会 的 恶 行 都 强 加 在 基 督 徒 身 上 。 尼 禄 还 命 令 将 不 少 基 督 徒 投 进 竞 技 场 中, 罗 马 权 贵 们 在 大 笑 中 看 着 这 些 人 被 猛 兽 活 生 生 地 撕 裂 咬 死 。 此 后, 几 任 当 权 者 步 尼 禄 的 后 尘, 又 继 续 迫 害 基 督 徒 。 而 每 次 迫 害 发 生 后, 都 会 招 来 一 场 可 怕 的 大 瘟 疫, 迫 害 者 和 因 受 谣 言 蒙 蔽 跟 着 他 们 犯 罪 的 人, 无 一 不 纷 纷 遭 到 报 应, 在 瘟 疫 中 惨 死 。 最 后 一 次 大 瘟 疫 波 及 了 整 个 欧 洲 大 陆, 死 的 人 实 在 太 多 了, 结 果 强 大 的 罗 马 帝 国 也 因 此 走 到 了 尽 头 。 而 在 每 次 大 瘟 疫 中, 那 些 没 有 迫 害 基 督 徒 的 好 人 却 幸 存 了 下 来 。

历 史 的 规 律 是 相 同 的 。1999 年7 月 江 氏 集 团 迫 害 法 轮 功 以 来, 中 国 大 陆 天 灾 人 祸 接 连 不 断, 日 盛 一 日, 你 不 妨 想 想, 这 是 不 是 当 年 罗 马 帝 国 大 瘟 疫 的 惨 剧 在 今 天 中 国 的 重 演 呢? 是 不 是 上 苍 在 警 示 人? 其 实, 这5 年 中, 已 有 不 少 仇 恨 、 迫 害 法 轮 功 的 凶 手 和 协 同 他 们 犯 罪 的 人 遭 到 了 这 样 那 样 的 报 应, 这 方 面 的 事 例 在 海 外 媒 体 上 已 有 大 量 报 导, 只 是 由 于 官 方 严 密 的 新 闻 封 锁, 而 不 为 大 陆 民 众 所 知 罢 了 。 正 因 为 不 忍 心 再 看 到 更 多 的 人 遭 到 这 样 的 报 应, 被 历 史 淘 汰, 法 轮 功 学 员 才 要 挺 身 而 出, 不 惜 冒 着 极 大 的 风 险 去 唤 醒 人 们 心 底 的 良 知 和 正 念 。

谁 没 有 自 己 的 夫 妻 儿 女 、 父 母 兄 弟? 谁 不 懂 得 自 由 的 可 贵? 谁 又 不 向 往 幸 福 安 定 的 生 活? 法 轮 功 学 员 当 然 明 白, 去 向 政 府 和 世 人 讲 清 真 相 将 冒 怎 样 的 风 险, 这 样 的 风 险 又 会 给 自 己 和 家 人 带 来 什 么, 如 果 只 考 虑 自 己 的 安 逸, 他 们 完 全 可 以 不 这 样 做 。 谁 也 没 有 强 迫 他 们, 他 们 之 所 以 甘 愿 去 冒 这 样 的 风 险, 那 完 全 是 因 为, 李 洪 志 老 师 一 直 教 导 他 们 要 做 一 个 “ 先 他 后 我 、 无 私 无 我 的 人 ”, 所 以 他 们 才 把 别 人 的 未 来 和 幸 福 看 的 比 自 己 的 安 危 更 重 。 如 果 能 用 自 己 的 受 难 换 来 同 胞 的 觉 醒, 让 他 们 拥 有 一 个 充 满 希 望 的 未 来, 他 们 宁 愿 把 风 险 担 在 自 己 身 上, 宁 愿 拿 鸡 蛋 去 撞 石 头 。 这 样 的 风 险 冒 的 再 大, 他 们 认 为 也 值!

让 全 中 国 人 民 都 有 一 个 美 好 的 未 来, 让 全 世 界 人 民 都 有 一 个 美 好 的 未 来, 这 就 是 所 有 法 轮 大 法 修 炼 者 的 最 大 心 愿 。

一 位 法 轮 功 学 员 在 给 政 府 的 公 开 信 中 写 道: “ 我 们 多 希 望 在 这 片 土 地 上, 正 气 回 升, 人 人 善 待, 带 给 国 家 真 正 的 希 望 。 古 往 今 来, 多 少 忠 义 之 士 精 忠 报 国, 冒 死 进 谏, 丹 心 照 千 古 。 今 天, 为 了 国 家 的 长 远 未 来, 请 给 真 善 忍 应 有 的 位 置 。 我 们 不 想 太 多 说 我 们 受 到 的 不 公 对 待, 如 果 因 此 能 唤 起 人 们 更 多 的 正 念 和 良 知, 我 们 无 怨 无 悔 。 ”
可 贵 的 中 国 同 胞, 这 就 是 广 大 法 轮 功 学 员 共 同 的 心 声 。

Posted on 六月 6, 2016

comment clos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