告 诉 你 真 实 的 法 轮 功

(接上页)

四 、 “ 天 安 门 自 焚 ”: 彻 头 彻 尾 的 大 骗 局

中 共 夺 权 后, 其 政 治 运 动 不 断 。 每 次 运 动 中, 当 权 者 为 了 制 造 打 倒 政 敌 的 合 法 理 由 和 依 据, 取 得 民 众 的 支 持, 毫 无 例 外 地 都 要 利 用 他 们 所 控 制 的 宣 传 机 器, 歪 曲 事 实, 颠 倒 黑 白, 连 篇 累 牍 地 抛 出 大 量 让 不 明 真 情 者 觉 得 言 之 凿 凿 的 所 谓 “ 罪 证 ”, 以 此 将 对 手 置 于 死 地 。 今 天, 上 了 年 纪 的 人 都 还 记 得, 当 年 刘 少 奇 就 是 这 样 在 一 夜 之 间 变 成 了 罪 大 恶 极 的 “ 叛 徒 、 内 奸 、 工 贼 ”; 中 共 的 总 书 记 也 是 这 样 一 转 眼 成 了 第 二 号 走 资 本 主 义 道 路 的 “ 当 权 派 ”;…… 类 似 的 例 子 简 直 不 胜 枚 举 。

由 于 缺 乏 真 正 意 义 上 的 知 情 权, 善 良 的 群 众 几 乎 每 一 次 都 对 中 共 媒 体 告 诉 他 们 的 这 些 有 鼻 子 有 眼 、 有 根 有 据 的 事 信 以 为 真, 直 到 当 年 的 冤 案 被 平 反 之 后, 他 们 才 又 被 告 之, 这 些 宣 传 竟 没 有 一 样 是 真 的 。 这 时, 他 们 才 恍 然 大 悟, 自 己 被 骗 了 。 从 那 个 年 代 走 过 来 的 人, 谁 没 有 这 种 上 当 受 骗 的 经 历 呀? 经 历 得 多 了, 许 多 人 也 就 慢 慢 明 白 了 一 个 道 理: 为 了 达 到 借 运 动 整 人 的 政 治 目 的, 独 裁 者 、 弄 权 者 是 什 么 罪 证 都 敢 捏 造, 什 么 弥 天 大 谎 也 都 能 造 的 出 来 的, 在 他 们 控 制 下 的 官 方 宣 传 机 器, 根 本 就 无 任 何 诚 信 可 言 。

本 来, 文 革 过 后, 国 家 政 治 生 活 中 这 种 极 不 正 常 的 现 象 早 该 彻 底 结 束 了, 岂 知 多 年 来, 它 却 始 终 阴 魂 不 散, 在 江 氏 集 团 对 法 轮 功 的 这 场 迫 害 中, 更 是 藉 机 还 魂, 达 到 了 登 峰 造 极 的 地 步 。

迫 害 者 最 害 怕 世 人 知 道 真 相 。 为 了 欺 骗 民 众 、 煽 动 群 众 、 制 造 仇 恨, 挑 动 群 众 斗 群 众, 五 年 来, 江 泽 民 一 伙 动 用 各 种 宣 传 工 具, 在 全 国 范 围 内 对 法 轮 功 进 行 了 铺 天 盖 地 的 栽 赃 、 诬 陷 、 抹 黑 。 造 假 宣 传 中, 谎 言 一 个 比 一 个 大…… 致 使 许 多 善 良 的 人 上 当 受 骗 。 这 之 中 他 们 用 来 欺 骗 民 众 的 一 个 最 大 的 谎 言, 就 是 所 谓 “ 天 安 门 自 焚 ” 。

李 洪 志 先 生 曾 明 确 强 调: “ 自 杀 是 有 罪 的 ”( 《 法 轮 佛 法( 在 悉 尼 讲 法) 》), “ 对 炼 功 人 来 说, 我 们 要 求 也 比 较 严 格, 炼 功 人 不 能 杀 生 ”( 《 转 法 轮 》) 。 因 此, 真 心 修 炼 法 轮 功 的 人 怎 么 可 能 去 自 杀 呢? 这 不 与 法 轮 功 背 道 而 驰 了 吗? 如 果 事 情 真 象 中 共 媒 体 报 导 中 所 说 的 那 样, “ 自 焚 ” 是 法 轮 功 学 员 为 了 追 求 “ 圆 满 升 天 ” 而 为, 那 么, 在1999 年7 月20 日 之 前, 全 国 有 上 亿 人 炼 法 轮 功, 为 什 么 没 人 “ 自 焚 ” 呢? 还 有, 现 在 国 外 有 那 么 多 人 炼 法 轮 功, 怎 么 也 没 “ 自 焚 ” 的 呢? 为 什 么 恰 恰 在 江 泽 民 迫 害 法 轮 功 一 年 半 之 后, 才 出 现 “ 自 焚 ” 呢? 显 然, 只 要 你 肯 动 脑 筋 认 真 想 一 想, 就 不 难 看 出, 中 共 媒 体 的 报 导 是 完 全 站 不 住 脚 的 。

那 么, “ 天 安 门 自 焚 ” 到 底 是 怎 么 回 事? 如 果 你 能 对 中 央 电 视 台 焦 点 访 谈 播 出 的 节 目 进 行 一 番 仔 细 分 析, 你 就 会 发 现, 所 谓 的 “ 自 焚 ”, 实 际 上 不 过 是 由 江 泽 民 一 伙 导 演 的 一 场 拙 劣 的 漏 洞 百 出 的 闹 剧 。 下 面 所 举 的 只 是 几 个 最 明 显 的 漏 洞:

1. 天 安 门 广 场 并 没 有 灭 火 器, 警 察 也 从 不 背 着 灭 火 器 巡 逻, 怎 么 可 能 在 火 点 起 来 一 分 钟 之 内 备 齐 几 十 个 灭 火 器 及 灭 火 毯?

2. “ 自 焚 ” 的 画 面 远 、 中 、 近 景 俱 全, 多 部 摄 影 机 多 角 度 同 时 拍 摄, 最 近 的 拍 摄 距 离 “ 自 焚 ” 现 场 不 到 二 十 米 。 若 非 事 先 安 排, 岂 能 如 此 完 备?

3. 新 华 社 对 于 敏 感 新 闻 的 发 稿 向 来 需 要 经 过 多 次 审 稿, 但 这 次 两 小 时 内 就 发 了 英 文 稿, 动 作 快 得 令 人 起 疑;

4. “ 自 焚 ” 的 “ 王 进 东 ” 全 身 烧 得 漆 黑, 却 能 声 如 洪 钟 地 坐 在 地 上 喊 口 号;

5. 夹 在 “ 自 焚 ” 的 “ 王 进 东 ” 两 腿 间 装 汽 油 的 塑 料 雪 碧 瓶 却 完 好 无 损;

6. “ 自 焚 ” 中 严 重 烧 伤 的12 岁 的 小 女 孩 刘 思 影 气 管 割 开 后 四 天 就 能 清 脆 地 说 话 和 唱 歌, 完 全 不 合 医 学 常 理, 一 些 西 方 医 学 专 家 不 禁 惊 呼 中 国 创 造 了 “ 医 学
奇 迹 ”;

7. 如 果 把 中 央 台 “ 自 焚 ” 录 像 的 镜 头 慢 放, 人 们 还 可 以 发 现: “ 自 焚 ” 发 生 的 时 候, 刘 春 玲 的 头 部 被 重 物 击 打, 然 后 她 才 应 声 倒 地…… 与 其 说 她 是 被 烧 死 的, 不 如 说 她 是 被 打 死 的!

因 此, 国 际 教 育 发 展 组 织 于2001 年8 月14 日 在 联 合 国 会 议 上 发 表 声 明 称: “ 中 共 当 局 并 企 图 以 今 年1 月23 日 天 安 门 广 场 上 的 自 焚 事 件 为 证 据 来 诬 陷 法 轮 功 。 然 而, 我 们 得 到 一 份 自 焚 事 件 的 录 像 分 析 却 表 明, 整 个 事 件 是 由 政 府 一 手 导 演 的 。 我 们 现 有 该 录 像 的 拷 贝, 有 兴 趣 者 可 来 领 取 。 ” “ 追 查 迫 害 法 轮 功 国 际 组 织 ” 也 于2003 年5 月14 日 向 全 世 界 公 布: 大 量 证 据 显 示, “ 天 安 门 自 焚 案 ” 是 一 件 性 质 严 重 的 重 大 阴 谋 案, 并 涉 及 恶 性 谋 杀 和 栽 赃 陷 害 。

面 对 上 述 事 实, 就 连 中 央 电 视 台 制 作 “ 天 安 门 自 焚 案 ” 节 目 的 女 记 者 李 玉 强 也 不 得 不 承 认 “ 自 焚 ” 有 假 。2002 年 初, 李 玉 强 曾 在 河 北 省 会 法 制 教 育 培 训 中 心 和 那 里 被 非 法 关 押 的 法 轮 功 学 员 进 行 所 谓 的 “ 座 谈 ”, 当 时 有 法 轮 功 学 员 问 她 “ 自 焚 ” 镜 头 的 种 种 疑 点 和 漏 洞( 尤 其 是 已 烧 得 黑 焦 的 王 进 东, 两 腿 间 夹 的 盛 汽 油 的 雪 碧 瓶 子 却 完 好 无 损), 面 对 大 家 有 理 有 据 的 分 析, 李 玉 强 不 得 不 公 开 承 认: 广 场 上 的 “ 王 进 东 ” 腿 中 间 的 雪 碧 瓶 子 是 他 们 放 进 去 的, 此 镜 头 是 他 们 “ 补 拍 ” 的 。 她 还 狡 辩 说, 这 是 为 了 让 人 相 信 是 法 轮 功 在 自 焚, 早 知 道 会 被 识 破 就 不 拍 了 。

“ 天 安 门 自 焚 案 ” 决 不 是 第 一 次, 也 不 是 最 后 一 次 江 泽 民 集 团 对 法 轮 功 的 造 谣 栽 赃, 从1999 年7 月 开 始 迫 害 法 轮 功 以 来 直 到 今 天, 拙 劣 的 谎 言 被 一 个 又 一 个 抛 出……

为 了 在 李 洪 志 先 生 的 “ 生 日 问 题 ” 上 做 文 章, 《 人 民 日 报 》1999 年7 月29 日 头 版 报 导, 现 年80 岁 的 老 人 潘 玉 芳 声 称1952 年 为 李 洪 志 先 生 接 生, 当 时 使 用 了 “ 催 产 素 ” 。 文 中 还 说 她 对 这 件47~48 年 前 的 往 事 “ 记 忆 犹 新 ” 。 然 而 根 据 《 哥 伦 比 亚 百 科 全 书 》, 催 产 素 的 分 子 结 构 是1953 年 才 被 发 现 的! 应 用 于 临 床, 是1953 年 以 后 的 事 了 。 不 知 那 位 老 人 当 年 用 的 是 哪 家 药 厂 生 产 的 “ 催 产 素 ”?

1999 年7 月22 日 以 来, 中 共 媒 体 一 直 宣 称 炼 法 轮 功 死 了1400 人, 后 来 又 升 级 为1700 人 。 且 不 说 这 些 说 法 不 敢 接 受 任 何 第 三 方 的 独 立 调 查, 就 算 是 真 有 这1700 例, 就 算 是 炼 法 轮 功 的 人 数 真 的 只 有1999 年7 月22 日 以 来 中 共 媒 体 宣 称 的200 多 万, 那 么 法 轮 功 修 炼 者 的 年 平 均 死 亡 率 也 不 到 万 分 之 三, 远 远 低 于 中 国 人 口 万 分 之 六 十 五 的 年 平 均 死 亡 率 。 这 种 宣 传 恰 恰 反 映 了 法 轮 功 在 祛 病 健 身 方 面 的 奇 异 功 效 。

中 共 媒 体 指 控 李 洪 志 先 生 靠 卖 书 敛 财, 其 实 李 先 生 作 为 法 轮 大 法 著 作 的 作 者, 通 过 国 家 的 合 法 出 版 机 构 出 版 发 行, 得 到 收 入, 是 理 所 当 然 。 从1996 年 以 来, 任 何 人 都 可 以 从 互 联 网 免 费 下 载 所 有 法 轮 功 的 书 籍 和 音 象 资 料 。 如 果 李 先 生 真 的 想 卖 书 敛 财, 怎 么 会 这 样 做 呢?

江 泽 民 集 团 用 来 迫 害 法 轮 功 的 另 一 个 藉 口 是 所 谓 法 轮 功 不 让 人 看 病 。 中 央 电 视 台 断 章 取 义 的 引 用 李 洪 志 先 生 在 大 连 讲 课 中 的 片 断 作 为 证 据 。 可 是, 李 洪 志 先 生 讲 的 是 在 修 炼 过 程 中 不 要 用 气 功 给 别 人 看 病, 以 免 伤 害 炼 功 人 的 身 体, 中 央 台 删 去 上 下 文, 把 他 歪 曲 成 不 让 人 去 医 院 看 病 。

中 央 电 视 台 在2001 年12 月16 日 晚 的 《 新 闻 联 播 》 和 接 下 来 的 《 焦 点 访 谈 》 节 目 中 报 导 了 北 京 傅 怡 彬 杀 父 母 杀 妻 子 的 消 息, 把 傅 怡 彬 杀 亲 人 归 罪 于 法 轮 功 。 可 是, 细 心 的 观 众 会 发 觉 这 个 傅 怡 彬 的 神 态 不 正 常, 他 说 的 话 总 是 前 后 矛 盾 。

像 这 样 一 个 一 会 儿 说 可 以 乱 砍 动 物, 一 会 儿 又 说 朋 友 手 上 扎 根 刺 心 里 都 非 常 难 受, 一 会 儿 说 妻 子 是 行 尸 走 肉, 一 会 儿 又 说 和 妻 子 甜 甜 美 美 非 常 美 满 的 人, 他 的 思 想 能 是 正 常 的 吗?

事 实 上, 根 据 知 情 人 提 供 的 情 况, 可 以 知 道 傅 怡 彬 这 个 人 其 实 至 少 在1993 年 就 已 经 精 神 不 正 常 了 。 据 知 情 人 原 北 京 居 民 马 瑞 金 说, “ 他( 指 傅 怡 彬) 有 一 个 亲 戚 在 黄 寺 大 街 附 近 住, 和 我 曾 经 是 同 事 。 大 概 是 在93 年 的 时 候, 他 的 这 个 亲 戚 就 和 我 们 说 过, 说 他 经 常 就 是 不 穿 衣 服, 一 丝 不 挂 的 就 到 处 乱 跑, 家 里 人 怎 么 管 都 管 不 住 。 ”

傅 怡 彬 还 在 电 视 上 说, 因 为 他 一 直 在 修 “ 善 ”, “ 善 ” 心 有 了 以 后, 最 后 就 要 有 一 个 杀 心, 他 必 须 得 起 杀 心 。 如 此 荒 谬 绝 伦 的 疯 话, 居 然 被 中 央 电 视 台 用 来 在 全 国 播 放, 是 中 央 电 视 台 疯 得 更 厉 害 哪, 还 是 他 们 已 经 习 惯 了 肆 无 忌 惮 的 欺 骗 观 众?

因 为 篇 幅 有 限, 我 们 无 法 在 这 里 将 中 共 媒 体 这 些 年 来 炮 制 的 种 种 谎 言 一 一 予 以 曝 光 。 但 任 何 一 个 有 头 脑 的 人 都 可 以 想 知, 连 “ 天 安 门 自 焚 案 ” 这 样 的 弥 天 大 谎 都 敢 捏 造 的 人, 还 有 什 么 谎 言 制 造 不 出 来 呢?!

Posted on 六月 6, 2016

comment clos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