告 诉 你 真 实 的 法 轮 功

(接上页)

然 而, 接 下 来 事 情 却 并 没 有 像 人 们 所 期 望 的 那 样 朝 好 的 方 向 发 展 。 江×× 与 朱 鎔 基 总 理 对 法 轮 功 学 员 上 访 的 反 应 截 然 相 反 。 据 一 位 知 情 者 透 露, 〝1999 年4 月25 日‘ 中 南 海 事 件’ 当 天, 当‘ 两 办’ 负 责 人 及 罗 干 等 向 江 泽 民 汇 报 法 轮 功 学 员 上 访 经 过 的 情 况 时, 江 氏 迫 不 及 待 地 挥 舞 双 手, 大 叫‘ 灭 掉, 灭 掉, 坚 决 灭 掉!’ 这 种 赤 裸 裸 的 暴 君 形 像, 令 在 场 人 员 包 括 罗 干 都 感 到 吃 惊 。

〝‘ 四 二 五’ 中 南 海 事 件 中, 朱 鎔 基 总 理 以 他 的 胸 怀 和 诚 意 使 事 情 得 以 圆 满 解 决, 眼 见 朱 鎔 基 总 理 即 将 得 到 的 世 界 赞 誉 、 万 古 流 芳, 江 泽 民 妒 火 中 烧, 毒 从 心 中 起, 恶 向 胆 边 生! 在 讨 论‘ 中 南 海 事 件’ 的 第 一 次 常 委 会 上, 老 朱 刚 说 了 一 句:‘ 让 他 们 炼 吧’, 江 氏 就 恶 狠 狠 地 指 着 他 叫:‘ 糊 涂! 糊 涂! 糊 涂! 亡 党 亡 国 啊!’ 曾 受‘ 右 派’ 之 冤 的 朱 总 理 似 乎 明 白 了 什 么, 从 此 不 再 对 法 轮 功 的 事 说 一 个 字, 散 会 时, 与 在 场 的 工 作 人 员 一 一 握 手 、 道 别 。 ” 面 对 恶 气 高 涨 、 暴 跳 如 雷 的 江 氏, 政 治 局 其 他 常 委 也 都 沉 默 了 。

“ 由 于 在 政 治 局 常 委 中 得 不 到 全 力 支 持, 江 泽 民 又 模 仿 毛 主 席 写 大 字 报‘ 炮 打 司 令 部’ 的 手 法, 向 全 体 政 治 局 委 员 写 信, 并 多 次 以 个 人 名 义 作‘ 批 示’, 把 法 轮 功 问 题 定 性 于‘ 与 党 争 夺 群 众’ 、‘ 亡 党 亡 国’ 的 高 度 ” 。

此 后, 江 泽 民 又 频 频 向 政 治 局, 书 记 处 和 中 央 军 委 施 加 压 力, 并 将 批 判 法 轮 功 的 讲 话 作 为 文 件 在 党 内 传 达 。6 月10 日, 在 江 泽 民 的 直 接 操 纵 下, 成 立 了 “ 中 央 处 理 法 轮 功 问 题 领 导 小 组 ”, 这 就 是 臭 名 昭 着 的 〝610 办 公 室 ”, 后 来 又 被 更 名 为 “ 反 邪 教 组 织 办 公 室 ” 以 避 人 耳 目 。

至 此, 一 场 由 江 泽 民 亲 手 发 动, 旨 在 彻 底 铲 除 法 轮 功 的 迫 害 运 动, 已 经 全 面 布 置 就 绪 。 对 法 轮 功 的 全 面 迫 害, 被 作 为 一 项 政 治 任 务 层 层 下 达 到 全 国 各 地 。

1999 年7 月20 日, 江 泽 民 、 罗 干 一 伙 终 于 把 手 中 的 屠 刀 挥 向 了 一 心 向 善 的 法 轮 功 学 员 。 烧 书, 抄 家, 抓 捕, 人 人 表 态, 以 及 报 纸 广 播 电 视 铺 天 盖 地 的 批 判 揭 发…… 恍 惚 之 间, 仿 佛 文 革 再 现!

回 顾 法 轮 功 从1992 年5 月 公 开 传 出 到1999 年7 月20 日 被 打 压 的 整 个 过 程, 有 心 人 不 难 发 现, 在 如 何 对 待 法 轮 功 的 问 题 上, 中 国 高 层 一 直 存 在 着 两 种 不 同 的 声 音, 众 多 的 党 内 开 明 人 士 包 括 朱 鎔 基 都 曾 对 法 轮 功 予 以 肯 定 和 不 同 程 度 的 支 持, 而 一 直 敌 视 和 干 扰 法 轮 功 的 其 实 只 是 以 江 泽 民 、 罗 干 和 何 祚 庥 为 代 表 的 少 数 独 裁 者 、 弄 权 者 和 政 治 打 手 们 。

2000 年9 月 初, 江 泽 民 在 接 受 美 国 哥 伦 比 亚 广 播 公 司 华 莱 士 先 生 专 访 时, 为 了 推 卸 责 任, 竟 然 恬 不 知 耻 地 胡 说 什 么 迫 害 法 轮 功 “ 政 治 局 常 委 都 要 举 手 同 意 ” 等, 从 以 上 知 情 者 披 露 的 事 实 可 以 清 楚 地 看 出, 真 相 与 此 截 然 相 反 。 迫 害 法 轮 功 并 非 是 高 层 领 导 人 的 集 体 决 定, 完 全 是 江 泽 民 的 一 意 孤 行, 是 他 凌 驾 于 法 律 之 上, 以 个 人 权 力 将 朱 鎔 基 对 四 二 五 上 访 的 正 确 处 理 肆 意 推 翻 的 结 果, 只 有 他 才 是 迫 害 法 轮 功 的 总 后 台 、 总 导 演 。

朋 友, 看 到 这 里, 你 一 定 会 有 一 个 问 题 要 问: “ 江 泽 民 到 底 为 什 么 要 迫 害 法 轮 功? 他 迫 害 法 轮 功 的 动 机 究 竟 是 什 么? ”

古 往 今 来 的 独 裁 者, 无 一 不 具 有 唯 我 独 尊 的 霸 道 心 理 和 极 度 膨 胀 的 权 力 欲 。 可 是, 别 看 他 们 位 居 万 人 之 上, 其 实 整 天 却 都 生 活 在 对 权 力 的 不 安 全 感 中, 时 时 都 怕 失 去 手 握 的 权 柄 。 为 此, 独 裁 者 总 是 千 方 百 计 的 维 护 、 巩 固 和 强 化 自 身 的 统 治 。 在 他 们 的 独 裁 下, 一 切 不 跪 伏 顺 从 的, 有 思 想 、 有 威 望 、 有 力 量, 敢 于 坚 持 自 己 的 看 法 、 维 护 自 身 合 法 权 利 的 人, 一 概 都 被 他 们 视 为 对 其 独 裁 权 力 的 威 胁 和 挑 战, 并 将 因 此 遭 到 无 情 的 铲 除, 而 不 管 事 实 是 否 真 的 如 此 。 如 果 这 个 独 裁 者 不 但 霸 道, 而 且 无 德 无 能, 权 力 来 的 又 不 正 当, 在 百 姓 中 毫 无 威 望 可 言, 他 的 这 种 阴 暗 变 态 心 理 往 往 就 会 变 本 加 厉, 表 现 得 更 加 突 出 。 不 巧 的 是, 江 泽 民 恰 恰 就 是 这 样 一 个 独 裁 者!

在 中 国, 老 百 姓 都 知 道, 江 泽 民 之 所 以 能 成 为 中 共 的 最 高 统 治 者, 不 是 因 为 他 有 什 么 治 国 的 才 能 或 是 深 厚 的 资 历, 而 是 凭 借 政 治 投 机, 因 为 在1989 年 的 政 治 风 波 中 率 先 响 应 官 方 的 强 硬 压 制 手 段 而 获 得 发 迹 。 正 因 为 如 此, 当 他 集 党 政 军 大 权 于 一 身 后, 党 内 外 对 他 的 非 议 一 直 不 断, 其 威 望 很 低 。 这 样 一 个 无 德 无 能 、 来 路 不 正, 心 眼 又 特 别 小 的 独 裁 者, 其 心 理 自 然 比 一 般 的 独 裁 者 远 要 更 加 阴 暗 变 态 得 多 。 他 对 法 轮 功 从 妒 嫉 、 敌 视 、 仇 恨 最 后 发 展 到 疯 狂 迫 害, 可 以 说 完 全 是 必 然 的 。 如 果 不 是 这 样, 那 就 不 是 他 江 泽 民 了 。

说 得 具 体 些, 首 先, 法 轮 功 有 自 己 的 信 仰, 与 江 泽 民 想 强 制 人 民 接 受 的 那 一 套 截 然 不 同, 这 是 他 受 不 了 的 。

其 次, 短 短 的 几 年 里, 法 轮 功 从 无 到 有, 吸 引 了 上 亿 的 人 修 炼, 人 数 竟 然 超 过 了 共 产 党 员 的 人 数, 这 不 能 不 让 他 感 到 极 度 的 妒 嫉, 从 而 失 去 了 理 智 。

第 三, 李 洪 志 先 生 虽 然 出 身 平 民, 无 官 无 职, 只 是 一 个 普 通 百 姓, 却 拥 有 上 亿 的 信 徒, 被 弟 子 尊 称 为 “ 李 老 师 ” 、 “ 师 父 ”, 而 且 这 些 信 徒 中 还 有 不 少 是 党 员 、 干 部, 甚 至 是 老 党 员 、 老 干 部 、 老 红 军 。 而 他 掌 握 党 政 军 大 权, 却 被 人 们 瞧 不 起, 这 让 他 妒 嫉 到 了 极 点, 怎 么 能 容 忍 一 个 普 通 人 的 威 望 竟 然 比 他 还 高 呢?!

再 有, 朱 鎔 基 总 理 因 为 妥 善 处 理 “ 四 二 五 事 件 ” 赢 得 了 很 高 的 国 际 声 誉, 这 同 样 让 他 感 到 妒 火 中 烧 。

最 后, 法 轮 功 学 员 一 次 次 和 平 理 性 地 去 政 府 部 门 上 访, 包 括 去 中 南 海 上 访, 如 此 大 善 和 坚 韧, 让 江 泽 民 既 妒 嫉 又 仇 视 。 说 到 底, 这 就 是 江 泽 民 敢 冒 天 下 之 大 不 韪, 一 意 孤 行 迫 害 法 轮 功 的 要 害 所 在 。

除 此 之 外, 海 内 外 众 多 有 识 之 士 还 从 其 它 许 多 角 度 对 江 泽 民 迫 害 法 轮 功 的 原 因 做 过 各 种 精 彩 的 分 析 。

有 人 说, 六 四 之 后, 中 国 社 会 世 风 日 下, 道 德 沦 丧, 贪 污 腐 败 泛 滥 成 灾, 老 百 姓 怨 声 载 道, 江 泽 民 对 此 负 有 不 可 推 卸 的 责 任 。 说 白 了, 江 泽 民 就 是 当 今 中 国 “ 假 恶 暴 ” 的 总 代 表 。 法 轮 功 遵 行 “ 真 善 忍 ”, 与 江 泽 民 的 所 作 所 为 完 全 相 反, 他 能 不 反 对 和 迫 害 吗?!

还 有 人 说, 借 搞 政 治 运 动 强 化 扩 大 自 己 的 权 力, 在 中 国 历 来 是 一 些 独 裁 者 惯 用 的 手 段, 江 泽 民 显 然 也 精 通 此 道 。CNN 中 国 问 题 高 级 分 析 员 威 利. 林 在 “ 中 国 的 迫 害 代 价 高 昂 ” 一 文 中 指 出, 一 些 政 治 局 委 员 并 不 支 持 江 泽 民 的 迫 害, 这 已 经 不 是 什 么 秘 密 了 。 这 篇 文 章 还 引 用 一 个 老 共 产 党 员 的 话 说, “ 通 过 发 动 政 治 运 动, 江 泽 民 正 逼 迫 高 级 干 部 向 他 的 路 线 宣 誓 效 忠, 这 会 提 升 他 的 权 威 。 江 泽 民 希 望, 就 算 政 治 局 在 如 何 处 理 法 轮 功 问 题 上 有 不 同 意 见, 也 要 表 现 出 对 他 的 公 开 支 持 。 ”

至 于 江 泽 民 的 喽 罗 罗 干 、 何 祚 庥 为 什 么 要 积 极 充 当 反 对 、 迫 害 法 轮 功 的 急 先 锋? 那 是 因 为 在 专 制 制 度 下, 作 为 主 子 和 奴 才, 独 裁 者 与 弄 权 者 和 打 手 们 从 来 都 是 相 伴 相 依 的, 后 者 的 嗜 好 就 是 制 造 事 端, 藉 机 整 人, 以 此 取 悦 作 为 独 裁 者 的 主 子, 乘 机 往 上 爬 。 法 轮 功 人 数 众 多, 影 响 广 泛, 如 果 打 倒 了, 不 就 成 了 他 们 的 一 桩 功 劳, 可 以 邀 功 请 赏 了 吗? 要 是 个 小 功 法, 还 起 不 到 这 样 的 作 用 呢 。 你 想, 他 们 能 不 起 劲 吗?!

当 今 中 国, 贪 官 污 吏 比 比 皆 是, 害 国 害 民 遗 患 无 穷 。 而 法 轮 功 教 导 人 做 一 个 处 处 符 合 “ 真 善 忍 ” 标 准 的 好 人, 于 国 于 民 有 百 利 而 无 一 害 。 江 泽 民 放 着 那 么 多 的 贪 官 污 吏 不 去 整 治, 反 倒 来 迫 害 一 心 向 善 的 法 轮 功, 这 真 是 只 有 疯 子 才 会 干 出 的 事 。

难 怪 有 位 诗 人 写 诗 感 叹 到:

“ 在 中 国, 有 个 人 疯 了
他 疯 的 时 候
把 宪 法 和 法 律 揉 成 手 纸
目 露 凶 光, 舞 刀 在 手
把 亿 万 的 良 善 当 成 了 顽 敌
他 是 因 为 心 眼 小 才 疯 的 ”

这 个 疯 子 不 是 别 人, 就 是 江 泽 民!

Posted on 六月 6, 2016

comment clos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