告 诉 你 真 实 的 法 轮 功

(接上页)

法 轮 大 法 弘 传 到140 多 个 国 家 和 地 区 。( 明 慧 网 图 片)

一 、 法 轮 大 法 把 纯 真 的 美 好 重 新 带 给 了 人

1999 年7 月20 日 以 后, 法 轮 功 的 书 籍 在 中 国 大 陆 被 大 量 销 毁, 法 轮 功 学 员 被 彻 底 剥 夺 了 申 辩 的 权 利, 中 国 老 百 姓 无 从 通 过 民 间 渠 道 得 知 法 轮 功 是 什 么, 也 无 从 直 接 了 解 法 轮 功 学 员 是 一 群 什 么 样 的 人, 他 们 所 能 接 触 到 的, 都 是 中 共 媒 体 上 对 法 轮 功 骇 人 听 闻 的 揭 批 和 指 控 。 对 此, 有 人 不 信, 有 人 相 信, 也 有 人 半 信 半 疑 。 那 么, 法 轮 功 究 竟 是 什 么? 法 轮 功 学 员 到 底 是 一 群 什 么 样 的 人? 在 你 得 出 结 论 之 前, 不 妨 先 听 我 们 给 你 讲 几 个 小 故 事 。

第 一 个 故 事 发 生 在 中 国 的 辽 宁 省 大 连 市 。

1997 年3 月17 日, 《 大 连 日 报 》 发 表 了 一 题 为 “ 无 名 老 者 默 默 奉 献 ” 的 通 讯, 报 导 了 一 位 古 稀 老 人 为 村 民 修 路 的 事 。 这 位 老 人 名 叫 盛 礼 剑, 他 利 用 一 年 时 间, 默 默 为 村 民 修 了4 条 全 长 约 为1100 多 米 的 公 用 道 路 。 当 人 们 问 他 是 哪 个 单 位 的 、 拿 了 多 少 钱 时, 老 人 说: “ 我 是 学 法 轮 功 的, 为 大 伙 做 点 好 事 不 要 钱 ” 。

第 二 个 故 事 发 生 在 中 国 的 河 北 省 邯 郸 市 。

1998 年7 月10 日, 《 中 国 经 济 时 报 》 刊 登 了 一 篇 题 为 “ 我 站 起 来 了! ” 的 报 导 。 这 篇 报 导 的 主 人 公 名 叫 谢 秀 芬, 是 河 北 省 邯 郸 市 一 个 瘫 痪 了 整 整16 年 的 病 人 。 从1996 年7 月1 日 开 始, 她 由 丈 夫 推 着 轮 椅 到 炼 功 点 去 炼 法 轮 功 。 从 此, 她 不 仅 每 天 坚 持 做 法 轮 功 的 动 作, 而 且 自 觉 按 照 法 轮 功 的 要 求 修 炼 自 己 的 心 性 。 两 个 月 后, 谢 秀 芬 的 病 没 了, 整 整 瘫 痪 了16 年 的 她 竟 奇 迹 般 的 站 了 起 来 。 她 激 动 地 说, “ 我 是 一 个 瘫 痪 了 整 整16 年 的 病 人, 是 李 洪 志 老 师 给 我 重 新 安 排 了 人 生 的 道 路 。 从 此, 我 获 得 了 新 生! ”

第 三 个 故 事 发 生 在 加 拿 大 魁 北 克 省 的 蒙 特 利 尔 市 。

2002 年3 月9 日 下 午, 居 住 在 这 个 城 市 的 中 国 移 民 陈 儒 庆 陪 同 朋 友 到 修 车 铺 去 修 车 。 途 中, 他 看 见 有 个 小 男 孩 迎 面 朝 他 们 这 边 跑 来, 一 边 跑 一 边 大 声 喊 着── “ 有 个 女 孩 掉 进 运 河 了 ” 。 听 见 喊 声, 陈 儒 庆 立 刻 就 向200 多 米 外 的 运 河 跑 去 。 到 了 那, 只 见 有 一 个 小 女 孩 正 在 离 河 岸 大 约10 米 远 的 冰 窟 窿 里 挣 扎 。 原 来, 那 天 天 气 转 暖, 运 河 上 久 冻 的 冰 层 开 始 融 化, 孩 子 们 在 河 上 玩 耍 时, 这 个 小 女 孩 不 幸 踩 到 薄 冰 掉 进 了 河 里 。 陈 儒 庆 见 状 连 衣 服 都 没 脱, 就 立 刻 从 冰 上 爬 了 过 去, 紧 紧 抓 住 小 女 孩 的 手, 把 她 从 冰 窟 窿 里 救 了 出 来 。

2003 年11 月17 日, 魁 北 克 省 移 民 部 举 行 颁 奖 大 会, 奖 励 在2002 年 舍 己 救 人 的24 位 优 秀 公 民, 陈 儒 庆 是 其 中 之 一 。 魁 北 克 移 民 部 部 长 米 西 尔. 库 尔 西 妮 在 颁 奖 大 会 上 激 动 地 说: “ 就 我 所 知, 这 是 第 一 位 亚 裔 公 民 在 魁 北 克 获 得 这 样 的 荣 誉, 我 为 华 人 社 区 、 华 人 朋 友 为 社 会 做 出 的 贡 献 感 到 高 兴, 我 想 对 华 人 朋 友 们 说 声── 谢 谢 。 ”

在 世 风 日 下 的 今 天, 像 陈 儒 庆 这 样 舍 己 救 人 的 人 已 不 多 见, 有 些 人 甚 至 将 这 样 的 人 讥 为 “ 傻 子 ” 。 那 么 陈 儒 庆 为 什 么 要 冒 生 命 危 险 去 做 这 样 的 “ 傻 子 ” 呢? 原 来, 他 是 一 位 法 轮 功 学 员, 他 这 样 做 是 因 为 他 的 信 仰 所 致 。 获 奖 后, 当 有 记 者 问 陈 儒 庆 为 什 么 要 在 冰 天 雪 地 里 下 河 救 人 时, 他 回 答 说: “ 那 我 们 看 到 人 都 快 要 死 了, 你 不 去 救 她, 作 为 一 个( 法 轮 大 法) 修 炼 者 肯 定 是 不 合 格 的 。 所 以 我 当 时 看 到 小 女 孩 在 冰 水 里 挣 扎, 什 么 也 没 想, 就 去 救 人 了 。 ”

类 似 上 面 这 样 的 故 事, 在 海 内 外 广 大 法 轮 功 学 员 中 可 以 说 是 比 比 皆 是 。 如 果 你 有 缘 亲 自 接 触 到 他 们, 近 距 离 地 感 受 一 下 他 们 的 精 神 风 貌, 你 就 不 难 体 会, 法 轮 功 究 竟 是 什 么, 法 轮 功 学 员 到 底 是 一 群 什 么 样 的 人, 你 也 就 不 难 发 现, 真 实 的 法 轮 功 和 中 国 大 陆 媒 体 的 宣 传 完 全 是 两 回 事 。

那 么 言 归 正 传, 法 轮 功 究 竟 是 什 么? 法 轮 功 学 员 到 底 又 是 一 群 什 么 样 的 人 呢?

法 轮 功, 又 称 法 轮 大 法, 其 实 就 是 一 种 以 教 人 向 善 和 强 身 健 体 为 宗 旨 的 全 新 的 精 神 信 仰, 他 教 导 出 了 千 千 万 万 象 盛 礼 剑 、 谢 秀 芬 和 陈 儒 庆 这 样 身 体 健 康 、 心 灵 美 好 的 优 秀 公 民, 而 创 立 这 门 信 仰 的 则 是 李 洪 志 先 生 。

古 往 今 来, 人 类 对 美 好 的 向 往 和 追 求 可 谓 源 远 流 长, 始 终 不 绝, 她 超 越 了 民 族 、 地 域 和 文 化 的 界 限, 是 植 根 于 人 类 心 底 最 古 老 的 梦 想 之 一, 而 “ 真 善 忍 ” 正 是 这 种 美 好 的 集 中 体 现 。 但 到 了 近 当 代, 随 着 人 类 道 德 水 平 的 不 断 下 滑, 这 种 向 往 和 追 求 却 渐 渐 被 越 来 越 多 的 人 淡 忘 了, 很 多 人 把 对 金 钱 、 权 力 、 享 乐 的 追 求 当 作 了 生 存 的 唯 一 目 的, 不 择 手 段 地 牟 取 私 利 。 一 个 突 出 的 表 现 就 是, “ 好 人 ” 这 个 过 去 一 向 受 人 尊 重 的 称 呼, 如 今 越 来 越 贬 值, 在 当 今 的 许 多 人 心 目 中 差 不 多 已 成 了 笨 人 、 蠢 人 的 同 义 词 。 正 是 在 这 样 的 历 史 背 景 下, 李 洪 志 先 生 公 开 向 社 会 传 出 了 他 创 立 的 法 轮 功 。

李 先 生 反 覆 强 调, 大 法 修 炼 不 求 名 、 不 求 利, 他 传 功 的 目 的 就 是 要 使 炼 功 者 做 一 个 符 合 “ 真 善 忍 ” 标 准, 有 益 于 别 人 、 有 益 于 社 会 的 好 人, 一 个 比 好 人 还 要 好 的 人 。 只 要 是 真 心 修 炼 法 轮 功 的, 无 论 在 哪 里 都 应 该 做 到 这 一 点 。

在 道 德 败 坏, 世 风 日 下 的 今 天, 李 洪 志 先 生 传 出 的 法 轮 大 法, 宛 如 浊 世 里 的 清 音, 唤 醒 了 沉 睡 在 人 类 心 底 对 美 好 的 向 往 和 追 求, 把 纯 真 的 美 好 重 新 带 给 了 人, 让 “ 好 人 ” 这 个 已 经 贬 值 的 称 呼 重 新 又 成 为 修 炼 者 做 人 的 标 准 。

李 洪 志 先 生 不 仅 教 导 他 的 弟 子 做 一 个 符 合 “ 真 善 忍 ” 标 准 的 好 人, 他 自 己 的 一 言 一 行 就 是 这 个 标 准 的 生 动 体 现 。

李 先 生 传 功 不 求 名 不 求 利 。 据 参 加 过 他 举 办 的 气 功 学 习 班 的 人 说, 李 先 生 办 班 的 收 费 标 准 当 时 在 全 国 是 最 低 的, 一 个10 天 的 气 功 学 习 班, 仅 收 费40 元, 老 学 员 还 给 减 半, 只 相 当 其 他 气 功 师 的 二 分 之 一 到 三 分 之 一 。 因 为 收 费 太 低, 与 其 他 气 功 师 办 班 的 收 费 标 准 反 差 很 大, 很 多 气 功 师 对 此 都 有 意 见 。 为 此, 中 国 气 功 科 学 研 究 会 曾 多 次 要 求 李 老 师 提 高 学 费, 但 李 老 师 为 照 顾 学 员 的 经 济 能 力 始 终 没 有 答 应 。

尽 管 李 先 生 自 己 非 常 节 俭, 但 他 对 弘 扬 正 义 却 非 常 慷 慨 。1993 年12 月17 日, 李 先 生 在 北 京1993 年 东 方 健 康 博 览 会 上 做 了 一 场 气 功 科 学 报 告, 收 入4000 元, 全 部 捐 赠 给 中 华 见 义 勇 为 基 金 会 。1994 年5 月14 日 、15 日, 李 先 生 应 邀 为 中 华 见 义 勇 为 基 金 会 举 行 捐 赠 报 告 会, 在 北 京 公 安 大 学 礼 堂 做 了 两 场 气 功 学 术 报 告, 收 入 近6 万 元, 全 部 捐 赠 给 中 华 见 义 勇 为 基 金 会 。 同 时, 他 还 将 他 的 专 著 《 法 轮 功 》1000 本, 捐 赠 给 基 金 会 代 赠 各 图 书 馆, 价 值 为6600 元 。1994 年8 月27 日, 李 先 生 在 延 边 朝 鲜 族 自 治 州 办 班, 收 入7000 元, 全 部 捐 赠 给 该 州 红 十 字 会 。

一 位 法 轮 功 学 员 在 给 李 先 生 的 信 中 写 道: “ 师 父 您 知 道 吗? 在 您 讲 课 结 束 后, 我 们 曾 悄 悄 地 跟 在 您 的 身 后, 想 看 您 进 哪 家 饭 店, 吃 什 么 山 珍 海 味, 结 果 我 们 看 到 您 进 了 一 家 速 食 店, 草 草 地 吃 了 一 碗 面;…… 还 记 得 那 天 您 冒 着 雨 来 给 我 们 讲 法, 在 会 场 外 边, 您 看 到 弟 子 们 的 自 行 车 倒 了, 您 匆 匆 看 了 一 下 表( 当 时 还 有10 分 钟 左 右 到 点), 然 后 您 弯 身 把 倒 了 的 自 行 车 一 个 个 地 扶 了 起 来…… ”

当 年 北 京 有 位 名 叫 张 琪 的 法 轮 功 学 员, 曾 在 中 国 连 续 跟 随 李 先 生 参 加 了20 多 次 法 轮 功 学 习 班, 行 程 过 万 里 。 她 回 忆 当 时 的 情 形 说: “ 老 师 讲 得 越 来 越 高, 都 是 我 从 来 没 听 过 的 全 新 的 领 域 。 那 么 信 与 不 信 呢?…… 我 想 人 的 生 命 是 短 暂 的, 经 历 也 是 有 限 的, 不 可 能 什 么 都 亲 身 去 体 验 。 那 么 信 与 不 信 就 看 老 师 本 人, 老 师 可 信 那 么 老 师 讲 的 就 可 信 。 我 仔 细 地 观 察 老 师, 只 要 老 师 在 场, 我 的 眼 睛 就 不 离 开, 每 一 个 音 容 笑 貌, 每 一 个 细 小 的 动 作, 都 看 在 眼 里, 放 在 心 上 。 所 以 下 课 了 我 总 是 磨 磨 蹭 蹭 的, 走 在 后 面 。 有 一 天 从 十 二 期 班 上 下 课 回 家, 在 五 棵 松 地 铁 站 等 车, 看 到 老 师 从 后 面 走 来, 旁 边 有 他 的 家 人, 还 有 一 位 学 员, 他 们 提 着 饭 盒, 车 来 了 人 们 拥 着 进 车 门, 我 尽 量 向 老 师 所 在 的 这 边 挤, 想 和 老 师 他 们 进 一 个 车 厢 。 人 们 本 能 地 挤 着, 进 了 车 门 第 一 眼 就 瞟 一 下 哪 有 位 子, 稍 有 可 能 就 一 步 窜 过 去 。 等 我 进 来 发 现 老 师 他 们 进 了 隔 壁 的 一 节 车 厢, 我 赶 紧 走 到 两 节 车 厢 连 接 处 的 车 门, 隔 着 玻 璃 向 那 边 望, 见 到 老 师 一 点 不 着 急, 让 别 人 先 进, 几 乎 是 最 后 进 来 。 我 注 意 到 他 进 来 时 还 有 一 两 个 位 子, 如 果 动 作 快 就 能 坐 上 。 我 在 心 里 着 急, 心 想 快 点, 可 他 静 静 的, 似 乎 根 本 就 没 感 觉 。 人 们 瞬 间 就 挤 着 坐 定 了, 几 乎 剩 他 一 人 站 在 那 里 。 我 的 心 在 翻 动, 就 感 到 他 和 我 们 那 样 地 不 同 。 我 默 默 地 想, 他 是 以 什 么 样 的 心 态 来 对 待 周 围 的 世 界 呢? 渐 渐 的 我 心 里 升 起 了 一 个 字, 就 是 正 。 ”

一 身 正 气 的 老 师, 教 出 了 千 千 万 万 一 身 正 气 的 学 生 。

Posted on 六月 6, 2016

comment clos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