告 诉 你 真 实 的 法 轮 功

(接上页)

结 束 语: 衷 心 的 祝 愿 你 选 择 一 个 美 好 的 未 来

世 上 的 人, 谁 不 渴 望 幸 福?

为 了 得 到 幸 福, 人 们 一 代 一 代 的, 苦 苦 寻 觅, 历 尽 艰 辛 。 可 究 竟 什 么 才 是 真 正 的 幸 福?

当 今 世 界, 科 技 发 达, 物 质 昌 盛, 但 道 德 离 析, 人 心 荒 芜, 物 质 欲 望 的 极 大 满 足 却 填 补 不 了 人 们 精 神 上 的 极 度 空 虚 。 许 多 人 不 明 白, 人 是 什 么? 究 竟 为 什 么 来 到 这 个 世 上? 到 底 又 为 什 么 活 着?

古 往 今 来, 一 代 一 代 的 人, 都 在 苦 苦 思 索 一 个 共 同 的 问 题: 人 生 的 谜 底 究 竟 是 什 么?

法 轮 大 法 为 此 打 开 了 一 扇 崭 新 的 窗 户, 提 供 了 一 个 全 新 的 答 案 。

朋 友, 你 想 过 吗, 为 什 么 从 文 革 中 后 期 到 九 十 年 代 初, 在 中 国 出 现 了 历 史 上 从 未 有 过 的 气 功 热? 法 轮 功 又 为 什 么 能 从 当 时 的 上 千 门 气 功 中 脱 颖 而 出, 很 快 传 遍 整 个 中 国 大 陆, 传 向 世 界, 吸 引 了 上 亿 的 人 修 炼? 为 什 么 江 氏 集 团 使 尽 了 一 切 手 段, 仍 消 灭 不 了 修 炼 者 对 “ 真 善 忍 ” 的 信 仰? 这 一 切 难 道 都 是 偶 然 的 吗?

江 氏 集 团 公 开 迫 害 法 轮 功 前, 北 京 丰 台75 号 院 的 法 轮 功 炼 功 点 有 位 名 叫 李 其 华 的 老 红 军 。 老 人1928 年 投 身 革 命,1931 年 参 加 红 军, 离 休 前 曾 历 任 解 放 军 第 二 军 医 大 学 校 长 、 总 后 卫 生 部 政 委 、 解 放 军 总 医 院 院 长 等, 立 过 大 功, 多 次 受 奖 。 老 人 的 老 伴 患 重 病 几 十 年, 他 身 为 解 放 军 总 医 院 院 长 和 著 名 的 医 学 专 家, 给 予 了 她 最 好 的 治 疗, 但 仍 无 济 于 事 。 不 料, 老 伴 自 从 炼 了 法 轮 功 后, 很 快 沉 痾 全 消 。 李 其 华 老 人 为 法 轮 功 强 身 健 体 的 神 奇 效 果 所 惊 叹,1993 年 也 炼 起 了 法 轮 功, 从 此, 他 自 己 的 一 身 病 也 都 不 治 而 愈, 不 但 身 体 越 来 越 好, 思 想 境 界 也 有 了 明 显 的 升 华 。 亲 身 经 历 的 这 一 切 使 他 深 感 法 轮 功 是 真 正 的 、 更 高 的 科 学 。 为 了 向 别 人 介 绍 自 己 的 感 受 和 心 得, 他 曾 写 过 一 篇 题 为 《 原 则 不 是 科 学 研 究 的 出 发 点, 科 学 更 需 要 探 索 和 实 践 》 的 文 章, 在 社 会 上 一 度 广 为 流 传 。

在 这 篇 文 章 中, 老 人 诚 恳 的 告 诉 大 家, “ 我 苦 苦 追 求 、 探 索 、 思 考 一 生 中 的 许 多 重 大 问 题, 人 生 观 、 世 界 观 的 问 题, 医 学 中 生 命 科 学 的 问 题, 社 会 科 学 的 问 题, 都 在 《 转 法 轮 》 一 书 中 迎 刃 而 解 了, 而 且 从 我 得 法 以 后, 再 也 没 有 动 摇 过 。 因 为 我 的 思 想 境 界 可 以 说 来 了 一 个 升 华 和 提 高 。 其 实 还 不 只 是 我 一 个 人 这 样, 就 我 所 知, 我 所 在 的 北 京 老 年 学 法 组, 人 均 年 龄70 多 岁,80 岁 以 上 者 就 有 好 几 位, 其 党 龄 都 有 几 十 年 了, 许 多 是 被 称 之 为 “ 老 革 命 ” 、 “ 老 干 部 ” 、 “ 老 科 学 家 ” 、 “ 老 教 授 ” 的 高 领 导 和 高 知 识 阶 层, 这 些 人 也 都 不 是 盲 目 的 、 不 是 头 脑 简 单 的, 而 是 经 过 认 真 思 考 后, 走 进 修 炼 法 轮 功 队 伍 里 的 。 他 们 也 是 和 我 一 样, 在 古 稀 之 年 才 得 到 李 洪 志 老 师 的 大 法, 都 感 到 太 幸 运 、 太 有 缘 、 太 珍 贵 了 。 同 时 大 家 也 都 有 个 心 愿, 愿 我 们 的 老 战 友 、 老 同 事 、 老 领 导; 愿 我 们 的 中 年 一 代 、 年 轻 一 代, 少 年 一 代, 也 都 能 放 下 常 人 中‘ 僵 化 了 的 观 念’ 、‘ 固 有 观 念’, 排 除 各 种 障 碍, 细 心 静 气 地 读 一 读 《 转 法 轮 》, 炼 一 炼 法 轮 功, 然 后 自 己 再 想 一 想, 我 们 这 些 老 者 说 的 是 否 有 那 么 一 点 儿 道 理; 想 一 想, 大 法 对 我 们 的 精 神 文 明 建 设 到 底 是 有 益 还 是 有 害 。 ”

这 是 一 个80 多 岁 耄 耋 老 人 的 心 里 话 。

转 眼 间, 人 类 已 经 进 入 了 二 十 一 世 纪 。 在 这 个 竞 争 越 来 越 激 烈 的 时 代 里, 人 们 终 日 奔 波, 无 暇 静 思 。 可 朋 友, 当 夜 深 人 静 的 时 候, 你 不 妨 排 除 杂 念, 静 下 心 来, 试 着 把 “ 法 轮 大 法 ” 、 “ 真 善 忍 ” 这 几 个 字 在 心 里 默 默 的 念 一 念, 也 许 你 也 与 这 几 个 字 有 缘, 也 许 他 正 是 埋 在 你 心 底 被 遗 忘 许 久 的 东 西, 也 许 他 就 是 你 冥 冥 中 一 直 在 等 待 的 。

当 年, 江 泽 民 曾 狂 妄 的 叫 嚣 “ 三 个 月 消 灭 法 轮 功 ”, 如 今10 多 年 过 去 了, 法 轮 功 不 但 没 有 被 消 灭, 反 而 在 全 世 界 得 到 了 越 来 越 多 的 理 解 和 支 持, 越 来 越 多 的 有 缘 人 正 源 源 不 断 的 走 入 到 修 炼 的 行 列 中 来 。

“ 善 恶 有 报 终 有 时, 只 争 来 早 与 来 迟 。 ” 历 史 一 次 又 一 次 的 反 覆 证 明, 残 害 人 民 的 罪 人, 不 论 当 时 是 多 么 飞 扬 跋 扈 不 可 一 世, 最 终 都 逃 脱 不 了 正 义 的 审 判 。 今 天, 在 全 球 范 围 内, 一 场 对 迫 害 “ 真 善 忍 ” 的 罪 人 的 审 判 已 经 拉 开 了 庄 严 的 序 幕 。

2003 年1 月20 日, “ 追 查 迫 害 法 轮 功 国 际 组 织 ” 在 海 外 宣 布 成 立, 并 郑 重 声 明: “ 本 组 织 邀 请 全 球 社 会 正 义 力 量 在 国 际 范 围 内 广 泛 、 深 入 、 系 统 地 追 查 迫 害 法 轮 功 的 一 切 罪 行 及 相 关 的 个 人 、 机 构 和 组 织 。 无 论 天 涯 海 角, 不 论 时 间 长 短, 必 将 追 查 到 底, 在 查 清 事 实 的 基 础 上 将 罪 犯 送 上 法 庭, 严 惩 凶 手, 伸 张 正 义, 警 醒 世 人 。 ” 自 成 立 以 来, 该 组 织 已 发 表 相 关 通 告, 计 有 “ 关 于 调 查 天 安 门 自 焚 事 件 ” 、 “ 追 查 虐 杀 罪 行 及 成 立 专 项 调 查 委 员 会 ” 、 “ 成 立 追 查 劳 教 所 迫 害 法 轮 功 罪 行 委 员 会 ” 、 “ 成 立 追 查 中 国610 办 公 室 迫 害 法 轮 功 罪 行 委 员 会 ” 等, 现 正 在 追 查 之 中, 已 获 得 一 批 犯 罪 人 名 单, 内 含 犯 罪 人 相 关 的 犯 罪 事 实 及 证 据 。 目 前, 联 合 国 已 接 受 了 这 份 迫 害 责 任 人 名 单 。

2003 年3 月20 日 “ 联 合 国 人 权 秘 密 监 察 机 构 ” 在 日 内 瓦 召 开 会 议 。 会 上, 一 个 关 注 中 共 迫 害 法 轮 功 的 监 察 组 织 “ 法 网 恢 恢 ”, 递 交 了 两 份 有 关 中 共 迫 害 法 轮 功 的 报 告, 共 计4000 页 。 包 括11000 多 名610 官 员 、 警 察 及 其 他 涉 及 迫 害 法 轮 功 者 的 名 字 和 所 犯 具 体 罪 行 细 节, 一 个 约 有20000 名 受 迫 害 者 的 名 单 及 具 体 迫 害 事 件 列 表 。 截 至2003 年11 月21 日, “ 法 网 恢 恢 ” 万 维 网 站 已 收 录 了 近25000 参 与 迫 害 法 轮 功 的 单 位 和 个 人 的 详 细 资 料, 很 多 迫 害 法 轮 功 的 人 已 经 上 了 “ 恶 人 榜 ” 。 如 今, 这 些 人 出 国 访 问 都 将 面 临 法 律 起 诉 。 如 不 悬 崖 勒 马 、 立 功 赎 罪, 必 将 法 网 难 逃 。

2003 年11 月26 日, 一 个 由 全 球100 多 个 机 构 组 成 的 “ 全 球 公 审 江 泽 民 大 联 盟 ”, 向 海 牙 国 际 法 庭 首 席 法 官 递 交 了 世 界 各 国 起 诉 江 泽 民 的 书 面 材 料, 提 出 了 审 判 江 泽 民 的 要 求 。 此 后, 作 为 发 起 对 法 轮 功 残 酷 迫 害 的 元 凶, 江 泽 民 先 后 在 全 球30 多 个 国 家, 被 以 “ 反 人 类 罪 ” 、 “ 群 体 灭 绝 罪 ” 和 “ 酷 刑 罪 ” 等 多 项 罪 名, 在50 多 个 刑 事 和 民 事 诉 讼 案 中 被 起 诉 。 这 堪 称 是 二 十 一 世 纪 人 类 最 大 的 诉 讼 案 。

2009 年11 月19 日, 西 班 牙 国 家 法 庭 在 经 过 两 年 多 的 调 查 后, 决 定 按 照 国 际 法 “ 普 世 司 法 管 辖 权 原 则 ” 的 法 条 裁 决, 对 江 泽 民 、 罗 干 、 薄 熙 来 、 贾 庆 林 、 吴 官 正5 名 中 共 官 员 发 出 传 讯 令, 要 求 他 们 对 法 轮 功 学 员 犯 下 的 “ 群 体 灭 绝 罪 ” 及 “ 酷 刑 罪 ” 行 为 进 行 解 释 。 此 举 被 国 际 社 会 称 为 “ 大 勇 之 举 ” 。

紧 接 着, 更 令 迫 害 法 轮 功 的 恶 人 胆 寒 的 是,2009 年12 月17 日, 阿 根 廷 联 邦 法 院 刑 事 及 惩 治 庭 第 九 法 庭 法 官 拉 马 德 里 德 下 令, 在 全 球 范 围 内, 逮 捕 中 共 前 党 魁 江 泽 民 和 前 政 法 委 书 记 罗 干, 押 到 法 庭 接 受 被 控 犯 下 “ 群 体 灭 绝 罪 ” 和 “ 酷 刑 罪 ” 的 审 判 。 如 今 这 两 人 一 旦 出 国, 就 会 被 国 际 刑 警 抓 捕 。

除 了 公 审 江 泽 民 外, “ 全 球 公 审 江 泽 民 大 联 盟 ” 还 对 积 极 参 与 迫 害 的 中 共 各 级 官 员 发 起 了 诉 讼 追 查, 目 前 已 有30 多 名 中 共 高 官 被 起 诉 。 如2007 年 前 时 任 中 共 商 务 部 部 长 的 薄 熙 来 已 被 澳 洲 法 院 宣 判 酷 刑 罪 成 立, 这 是 目 前 被 宣 判 有 罪 的 中 共 最 高 级 官 员 。 前 北 京 市 长 刘 淇 、 辽 宁 省 副 省 长 夏 德 仁 、 湖 北 省 公 安 厅 副 厅 长 赵 志 飞 、 中 科 院 六 一 零 主 任 郭 传 杰 也 被 美 国 法 庭 判 处 有 罪, 而 中 共 驻 加 拿 大 前 副 总 领 事 潘 新 春 在 被 法 庭 判 决 诽 谤 罪 后, 已 从 加 拿 大 惊 慌 的 潜 逃 回 中 国 。

2004 年12 月17 日 美 国 总 统 布 什 在 华 盛 顿 签 署 了 “ 禁 止 酷 刑 犯 入 境 美 国 法 案 ”, 授 权 司 法 部 追 踪 那 些 犯 有 战 争 罪 、 酷 刑 、 群 体 灭 绝 罪 、 迫 害 宗 教 信 仰, 以 及 侵 犯 人 权 的 外 国 人, 限 制 其 入 境 或 将 其 驱 除 出 境 。 另 外, 美 国 移 民 归 化 法 第212(a)(2)(G) 条 规 定, 外 国 政 府 官 员 在 过 去 的 两 年 中 从 事 参 与 严 重 违 反 宗 教 自 由 的 行 为, 他 们 以 及 他 们 的 家 属 和 子 女 不 得 进 入 美 国 。 由 此 可 见, 因 在 大 陆 迫 害 法 轮 功 而 在 国 外 被 起 诉 的30 多 名 中 共 官 员 一 旦 出 国, 就 可 能 被 法 庭 绳 之 以 法 或 被 驱 除 出 境, 甚 至 包 括 他 们 的 家 属 也 会 成 为 不 受 欢 迎 的 人 。

近 年 来, 有 关 迫 害 法 轮 功 的 恶 人 在 国 外 被 纷 纷 起 诉 的 消 息 已 在 中 国 各 级 官 员 中 广 泛 流 传 。 他 们 中 有 些 人 已 开 始 “ 留 后 路 ”, 并 私 下 整 理 收 集 文 件, 以 证 明 自 己 无 辜 。 有 的 警 察 说: 口 头 传 的, 没 有 文 件 依 据, 到 了 平 反 的 时 候, 江 泽 民 不 承 认, 倒 霉 的 不 还 是 咱 们 吗?

在 大 陆, 越 来 越 多 善 良 的 人 正 在 从 江 氏 集 团 散 布 的 谎 言 中 觉 醒, 越 来 越 多 觉 醒 了 的 人 正 在 加 入 到 揭 露 和 制 止 迫 害 的 洪 流 中 来 。 一 些 地 方 干 部 主 动 保 护 辖 区 内 的 法 轮 功 学 员; 一 些 警 察 和610 工 作 人 员 不 再 参 与 对 法 轮 功 的 行 恶; 一 些 被 利 用 来 做 打 手 的 监 狱 犯 人, 修 炼 起 了 法 轮 功——

其 实, 在 善 与 恶 、 正 与 邪 之 间, 今 天 的 每 个 人 都 面 临 着 同 样 严 峻 的 选 择 。 何 去 何 从? 失 之 毫 厘, 差 之 千 里 。

朋 友, 我 们 衷 心 的 祝 愿 你 能 分 清 正 邪, 明 辨 善 恶, 广 传 真 相, 善 待 信 仰 “ 真 善 忍 ” 的 好 人, 为 自 己 选 择 一 个 美 好 的 未 来!

最 后, 请 让 我 们 把 下 面 这 首 歌 送 给 有 缘 的 你, 作 为 告 别 。

跨 越 千 山 万 水
我 一 次 又 一 次 为 你 而 来
我 因 为 爱 你 而 来
可 贵 的 中 国 同 胞 啊
请 静 心 倾 听 我 的 心 声
法 轮 大 法 好 啊
法 轮 大 法 好
切 莫 相 信 那 欺 世 的 谎 言

面 对 暴 力 危 险
我 一 次 又 一 次 为 你 而 来
我 因 为 爱 你 而 来
可 贵 的 中 国 同 胞 啊
你 可 知 道 全 世 界 都 说
法 轮 大 法 好 啊
法 轮 大 法 好
切 莫 错 过 这 万 古 机 缘

◆ 法 轮 大 法 简 介 . 大 法 经 书 . 视 频 音 频 . 各 地 炼 功 点 :
网址一  网址二  网址三  网址四  ※ 视频 : 法 轮 大 法 洪 传 世 界 2 3 周 年 历 程

告 诉 你 真 实 的 法 轮 功

目 录:

引 言…….耐 人 寻 味 的 对 比
1 、 法 轮 大 法 把 美 好 重 新 带 给 了 人
2 、 在 中 国, 有 个 人 疯 了
3 、 民 族 的 浩 劫, 人 类 的 巨 难
4 、 “ 天 安 门 自 焚 ”: 彻 头 彻 尾 的 大 骗 局
5 、 和 平 理 性 的 无 畏 抗 争
6 、 我 们 因 为 爱 你 而 来
结 束 语…衷心的祝愿你选择 一个美好的未来

pdf下载

【明 慧 网 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五日】

耐 人 寻 味 的 对 比

从1999 年7 月 中 共 江 泽 民 集 团 公 开 迫 害 法 轮 功 到 今 天,15 年 过 去 了 。 时 至 今 日, 在 中 国 这 块 土 地 上, 禁 止 修 炼 法 轮 功 的 仍 只 有 共 产 党 统 治 下 的 中 国 大 陆 一 地, 而 在 香 港 和 台 湾, 修 炼 法 轮 功 一 直 都 是 合 法 的, 从 来 都 没 有 被 禁 止 过 。

1:2, 这 是 一 个 鲜 明 的 对 比!

不 仅 如 此, 中 共 在 大 陆 的 禁 止 和 迫 害, 非 但 没 有 使 港 台 民 众 对 法 轮 功 望 而 却 步, 反 而 推 动 了 法 轮 功 在 港 台 两 地 尤 其 是 台 湾 的 发 展 。 据 统 计, 在 中 共 迫 害 法 轮 功 前, 台 湾 的 法 轮 功 学 员 只 有3 万 多 人, 现 在 已 扩 大 到 数 十 万, 增 加 了 数 十 倍 。

那 么 放 眼 全 球 呢?

在 全 世 界230 个 国 家 中, 只 有 中 共 政 权 迫 害 法 轮 功 。 在 海 外, 法 轮 功 已 经 迅 速 弘 传 到 了140 多 个 国 家 和 地 区 。 在 这 些 国 家 和 地 区, 法 轮 功 学 员 无 一 不 享 有 着 充 份 的 信 仰 自 由 。 不 仅 如 此, 迄 今 为 止 法 轮 功 更 获 得 了 来 自 世 界 各 国 政 府 、 国 际 组 织 、 社 会 团 体 和 知 名 人 士 的2000 多 项 褒 奖 。 截 至2009 年, 法 轮 功 的 主 要 著 作 《 转 法 轮 》 和 《 法 轮 功 》 已 被 翻 译 成 约30 种 语 言 在 世 界 各 地 出 版 发 行, 还 有 更 多 语 种 的 翻 译 正 在 进 行 过 程 之 中 。 自2000 年 起, 李 洪 志 先 生 连 续 四 年 获 得 诺 贝 尔 和 平 奖 的 提 名 。

1:100 多, 这 是 一 个 更 加 鲜 明 的 对 比!

两 个 对 比 耐 人 寻 味 。

如 果 法 轮 功 真 是 中 共 江 氏 集 团 所 说 的 那 样, 怎 么 可 能 会 有 那 么 多 国 家 给 予 他 那 么 多 的 褒 奖, 对 他 如 此 厚 爱? 反 之, 如 果 法 轮 功 不 是 江 氏 集 团 所 说 的 那 样, 那 么 中 共 为 什 么 非 要 对 法 轮 功 禁 止 和 迫 害 呢?

一 切 有 头 脑 有 理 智 的 人 还 会 由 此 想 到 更 多 更 深 的 问 题 。

法 轮 功 究 竟 是 什 么? 所 谓 “ 四 二 五 事 件 ” 和 “ 天 安 门 自 焚 ” 究 竟 是 怎 么 回 事? 共 产 党 控 制 的 中 国 大 陆 媒 体 上 有 关 法 轮 功 的 大 量 报 导 究 竟 是 真 是 假? 禁 止 和 迫 害 法 轮 功 究 竟 给 法 轮 功 学 员 带 来 了 什 么? 究 竟 又 给 中 国 人 民 和 全 人 类 带 来 了 什 么? 人 们 究 竟 应 该 如 何 看 待 和 对 待 法 轮 功? 如 何 看 待 和 对 待 法 轮 功 在 中 国 大 陆 所 遭 遇 的 是 非 曲 直? 这10 多 年 来 围 绕 着 法 轮 功 所 发 生 的 风 风 雨 雨 究 竟 意 味 着 什 么? 又 启 示 了 我 们 什 么?

朋 友, 为 了 解 开 这 些 疑 问, 对 历 史 负 责, 对 真 理 负 责, 对 每 个 人 自 己 的 未 来 负 责, 你 不 妨 暂 且 放 下 已 有 的 成 见, 跟 我 们 一 同 走 回 这10 多 年 的 风 风 雨 雨, 做 一 次 历 史 的 巡 礼 。

Posted on 六月 6, 2016

comment clos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