告 诉 你 真 实 的 法 轮 功

(接上页)

明 慧 网: 告 诉 你 真 实 的 法 轮 功.( 网 络 图 片)

五 、 和 平 理 性 的 抗 争

1999 年7 月20 日, 神 州 大 地 风 云 突 变 。 蓄 谋 已 久 的 江 氏 集 团 终 于 对 他 们 万 般 嫉 恨 的 法 轮 功 下 手 了 。

面 对 突 如 其 来 、 毫 无 心 理 准 备 的 事 变, 法 轮 功 学 员 的 第 一 反 应 几 乎 不 约 而 同, 大 家 都 以 为: “ 一 定 是 中 央 搞 错 了! 一 定 是 国 家 领 导 听 信 了 别 有 用 心 者 的 谣 言, 才 做 出 了 这 样 错 误 的 决 定 。 ” 他 们 清 楚 的 记 得, 就 在 不 久 前 的6 月14 日, 中 央 、 国 务 院 “ 两 办 ” 负 责 人 还 在 新 华 社 、 中 央 电 视 台 等 权 威 媒 体 上, 代 表 政 府 信 誓 旦 旦 的 否 认 了 社 会 上 关 于 迫 害 法 轮 功 的 传 言, 并 再 次 确 认 “ 对 各 种 正 常 的 练 功 健 身 活 动, 各 级 政 府 从 未 禁 止 过; 人 们 既 有 相 信 并 练 习 某 一 种 功 法 的 自 由, 也 有 不 信 某 种 功 法 的 自 由; 有 不 同 的 看 法 、 意 见 都 是 正 常 的, 可 以 通 过 正 常 的 渠 道 和 方 式 反 映 。 ” 学 员 们 实 在 难 以 相 信, 政 府 真 的 会 取 缔 教 会 了 他 们 做 一 个 好 人 的 法 轮 功 。

7 月22 日, 江 氏 集 团 控 制 下 的 政 府 正 式 取 缔 法 轮 功 的 当 天, 李 洪 志 先 生 在 美 国 发 表 了 一 篇 声 明 。 李 先 生 在 声 明 中 说, “ 中 国 法 轮 功 只 是 个 群 众 性 炼 功 活 动, 没 有 什 么 组 织, 更 没 有 任 何 政 治 目 的, 从 来 没 有 参 与 过 任 何 反 对 政 府 的 活 动 。 ” “ 我 们 现 在 和 将 来 都 不 会 反 对 政 府 。 别 人 可 以 对 我 们 不 好, 我 们 不 能 对 别 人 不 好, 我 们 不 能 把 人 当 成 敌 人 。 我 们 呼 吁 世 界 各 国 政 府 、 国 际 机 构 、 善 良 的 人 们 能 给 予 我 们 支 持 和 帮 助, 解 决 目 前 在 中 国 发 生 的 危 机 。 ”

为 了 解 决 眼 前 的 危 机, 法 轮 功 学 员 首 先 想 到 了 上 访, 用 国 家 法 律 赋 予 公 民 的 这 一 合 法 手 段, 向 各 级 政 府 反 映 法 轮 功 的 真 实 情 况, 促 使 国 家 领 导 人 尽 快 改 变 已 经 作 出 的 错 误 决 定 。

在 法 轮 功 被 非 法 取 缔 后 的10 天 之 内, 数10 万 学 员 不 顾 重 重 阻 挠, 冒 着 被 抓 被 打 的 危 险, 想 方 设 法 到 北 京 上 访 。 当 时, 因 为 所 有 通 往 北 京 的 交 通 要 道 都 被 封 锁 了, 他 们 中 许 多 人 是 采 用 了 步 行 、 骑 自 行 车 的 方 式, 穿 山 越 岭, 走 了 上 千 里 甚 至 上 万 里 路 赶 赴 北 京 的 。

一 名 吉 林 白 山 的 妇 女, 在 坐 车 去 北 京 上 访 的 途 中 被 警 察 截 在 了 辽 宁, 并 被 没 收 了 所 有 的 财 物 。 她 孤 身 一 人, 逃 出 警 察 局, 从 漫 天 风 雪 的 塞 外, 沿 路 要 饭, 走 到 了 北 京 。

一 位 年 迈 的 农 民 在 北 京 被 捕 时, 他 打 开 自 己 的 包 袱, 将 几 双 穿 烂 的 布 鞋 送 到 警 察 面 前, 说: “ 我 走 了 这 么 远 才 到 这 儿, 就 为 了 说 一 句 心 里 话 。 法 轮 功 好! 政 府 错 了! ”

我 们 无 法 确 切 了 解 当 时 有 多 少 人 来 到 北 京, 只 知 道7 月21 日 一 天 之 内, 北 京 最 大 的 丰 台 和 石 景 山 体 育 场 的 草 地 上 挤 满 了 被 抓 捕 的 修 炼 人 。 当 晚, 北 京 下 起 瓢 泼 大 雨, 学 员 们 纷 纷 拿 出 雨 具 为 看 守 他 们 的 警 察 挡 雨 。 他 们 的 善 良 和 坚 忍 甚 至 感 动 了 最 铁 石 心 肠 的 警 察 。

但 是, 正 如 历 史 反 覆 证 实 的 那 样, 民 众 的 善 良 和 诚 意, 从 来 都 改 变 不 了 独 裁 者 的 意 志 。 此 时 的 江 氏 集 团, 早 已 铁 了 心 要 把 对 法 轮 功 的 迫 害 进 行 到 底, 不 达 目 的 他 们 是 绝 不 会 罢 休 的 。

在 他 们 的 操 控 下, 当 时 的 各 级 信 访 部 门 完 全 关 闭 了 面 对 法 轮 功 学 员 的 大 门, 国 家 法 律 赋 予 公 民 的 上 访 权 利, 此 时 早 已 成 了 一 纸 空 文 。 国 家 信 访 办 的 大 门 口, 戒 备 森 严, 便 衣 密 布, 杀 气 腾 腾, 警 察 特 务 们 对 前 来 上 访 的 法 轮 功 学 员 不 但 随 意 盘 问, 而 且 经 常 大 打 出 手, 甚 至 连 孕 妇 、 老 人 都 不 放 过 。 法 轮 功 学 员 要 想 走 进 信 访 办 的 大 门 口, 可 以 说 是 难 乎 其 难 。 侥 幸 进 去 的, 一 待 表 明 身 份, 说 明 是 来 为 法 轮 功 上 访 的, 顷 刻 即 会 被 强 制 带 走, 押 回 原 籍, 遭 受 各 种 迫 害 。

昔 日 百 姓 伸 冤 的 庄 严 场 所, 如 今 却 成 了 迫 害 民 众 的 变 相 集 中 营!

当 所 有 向 政 府 申 诉 的 渠 道 都 被 江 氏 集 团 蓄 意 堵 死 之 后, 为 了 打 破 官 方 的 新 闻 封 锁, 让 被 蒙 蔽 的 大 陆 民 众 了 解 真 相, 广 大 法 轮 功 学 员 被 迫 走 向 了 社 会, 以 各 种 方 式 把 江 氏 集 团 迫 害 法 轮 功 的 真 相 告 诉 世 人; 也 有 一 部 份 学 员, 走 上 了 天 安 门 广 场, 以 和 平 请 愿 的 方 式, 向 政 府 和 世 人 表 达 他 们 结 束 这 场 迫 害 的 意 愿; 还 有 一 些 法 轮 功 学 员 冒 着 生 命 危 险, 被 迫 拿 起 了 “ 电 视 插 播 ” 这 一 特 殊 时 期 的 工 具 。

1999 年10 月28 日, 迫 害 开 始 的3 个 月 之 后, 约30 位 法 轮 功 学 员 冒 着 被 抓 捕 的 危 险, 绕 过 严 密 监 视, 在 北 京 举 行 了 一 次 紧 急 新 闻 发 布 会 。 他 们 向 在 场 的 外 国 记 者 讲 述 修 炼 法 轮 功 身 心 受 益 的 情 况 和 法 轮 功 学 员 在 中 国 受 到 残 酷 迫 害 的 事 实, 使 全 世 界 的 人 第 一 次 听 到 了 重 重 封 锁 后 面 中 国 法 轮 功 学 员 的 心 声 。 而 参 加 新 闻 发 布 会 的 学 员 当 中, 绝 大 多 数 已 经 被 判 刑 或 劳 教, 丁 延 和 蔡 铭 陶 已 经 被 迫 害 致 死 。

1999 年10 月, 几 百 名 法 轮 功 修 炼 者 在 天 安 门 举 起 了 写 有 “ 法 轮 大 法 ” 和 “ 真 善 忍 ” 的 横 幅, 告 诉 世 人 他 们 仍 然 坚 持 自 己 的 信 仰 。 在 那 之 后 的 几 年 中, 几 乎 每 天 都 有 学 员 用 这 种 最 平 和 的 方 式 表 达 自 己 的 心 声, 有 时 几 个 人, 有 时 几 百 人 甚 至 上 千 人……

在 中 国 的 大 江 南 北, 许 多 城 市 乡 村, 人 们 都 不 时 会 看 到 法 轮 功 的 标 语 或 横 幅, 在 自 己 的 信 箱 或 门 前 收 到 过 真 相 传 单 和 光 碟, 甚 至 在 公 共 场 合 看 到 过 散 发 真 相 资 料 的 法 轮 功 学 员 。

2002 年3 月5 日 晚8 时, 法 轮 功 学 员 在 吉 林 省 长 春 市 有 线 电 视 网 络 的 八 个 频 道 插 播 了 法 轮 功 真 相 电 视 片, 揭 露 天 安 门 自 焚 伪 案, 引 起 极 大 震 惊 。 很 多 长 春 市 民 因 此 明 白 了 自 焚 的 真 相, 并 开 始 冷 静 地 思 考 关 于 这 场 迫 害 的 一 切 。 但 是, 这 个 让 广 大 中 国 人 了 解 真 相 的 机 会 却 是 以 法 轮 功 学 员 的 巨 大 付 出 为 代 价 的 。 插 播 的 成 功 使 江 泽 民 震 惊 、 恐 惧 和 暴 怒, 他 密 令 对 插 播 的 学 员 “ 杀 无 赦 ” 。 在 随 后 对 法 轮 功 学 员 的 大 搜 捕 中, 至 少 有5000 法 轮 功 学 员 被 关 押,15 人 被 非 法 判 刑4 至20 年, 至 少8 人 被 虐 致 死 。 其 中, 参 与 插 播 的 侯 明 凯 在 被 抓 捕 后 两 天 内 即 被 迫 害 致 死 。 主 要 插 播 者 刘 成 军, 在 经 受 了 一 年 九 个 月 残 酷 的 牢 狱 折 磨 后, 于2003 年12 月26 日 离 开 人 世, 其 尸 体 在7 个 小 时 内 被 警 察 强 行 火 化 。

在 中 国 大 陆 的 法 轮 功 学 员 冒 着 危 险, 面 向 中 国 政 府 和 人 民 揭 露 邪 恶 、 讲 清 真 相 的 同 时, 海 外 的 法 轮 功 学 员 也 纷 纷 投 身 到 这 一 正 义 的 洪 流 中, 采 用 各 种 方 式( 如 办 网 站 、 办 报 纸 、 走 访 政 府 官 员 、 深 入 社 团 民 间 组 织 、 开 新 闻 发 布 会 、 派 发 传 单 等 等), 向 海 外 华 人 、 外 国 政 府 和 人 民 揭 露 江 氏 集 团 对 法 轮 功 的 残 酷 迫 害, 声 援 大 陆 学 员 的 和 平 抗 争, 呼 吁 各 国 政 府 和 全 世 界 正 义 的 人 士 起 来 共 同 制 止 这 场 迫 害 。

为 了 营 救 国 内 被 迫 害 的 亲 人 和 同 修, 法 轮 功 学 员 的 足 迹 遍 及 欧, 美, 澳, 亚 四 大 洲 。 他 们 中, 有 十 几 岁 的 少 年, 也 有 七 十 多 岁 的 老 人 。 烈 日, 风 吹, 以 及 种 种 的 困 难, 使 每 一 个 参 加 长 途 跋 涉 的 学 员 都 体 会 到 了 艰 辛 和 劳 累 。 可 是, 他 们 和 每 一 个 遇 到 的 人 微 笑, 交 谈, 和 路 途 中 的 每 一 个 小 镇 的 官 员 交 谈, 他 们 的 信 念 单 纯 而 坚 定, 那 就 是 把 法 轮 功 的 真 相 和 紧 急 救 援 的 消 息 告 诉 每 一 个 人!

一 个 名 叫 阿 戴 力 的 加 拿 大 青 年 在 看 到 步 行 的 学 员 后, 主 动 加 入, 和 大 家 一 起 走 了 一 个 星 期 。 临 别 时, 他 留 给 学 员 们 一 封 信, 信 中 说: “ 当 我 写 这 封 信 的 时 候, 我 感 到 既 伤 心 又 高 兴 。 我 伤 心, 是 因 为 我 不 能 再 和 世 界 上 最 好 的 人 在 一 起; 我 高 兴, 是 因 为 我 知 道 你 们 会 感 动 很 多 人 的 心, 就 像 感 动 我 一 样 。 ”

从1999 年7 月20 日 以 来, 海 外 的 法 轮 功 学 员 从 来 没 有 停 止 过 呼 吁 停 止 迫 害 的 和 平 努 力 。 在 迫 害 刚 刚 开 始 的 头 两 个 星 期 里, 在 盛 夏 的 酷 暑 中, 学 员 们 就 跑 遍 了 世 界170 多 个 国 家 的 驻 美 大 使 馆, 各 大 媒 体, 和 美 国 国 会 山 庄 的 几 百 个 议 员 办 公 室, 希 望 能 让 更 多 的 人 了 解 正 在 中 国 发 生 的 这 场 迫 害 。

为 了 向 可 贵 的 中 国 人 民 表 达 自 己 的 心 声, 也 有 一 些 西 方 法 轮 功 学 员, 不 远 万 里 来 到 了 中 国 的 政 治 中 心── 天 安 门 广 场 。

2001 年11 月20 日 下 午2 时 许, 来 自12 个 国 家 和 地 区 的36 名 西 人 法 轮 功 学 员 在 天 安 门 广 场 毅 然 打 出 了 写 着 “ 真 善 忍 ” 的 横 幅, 为 法 轮 功 进 行 和 平 请 愿 。 一 位 年 轻 的 法 轮 功 学 员 向 周 围 的 游 人 高 喊 到, “ 法 轮 大 法 好, 加 拿 大 知 道, 美 国 知 道, 欧 洲 知 道, 全 世 界 都 知 道! ” 这 位 青 年 是 加 拿 大 人, 名 叫 泽 农 。 他 在 去 北 京 请 愿 之 前, 专 门 给 大 陆 中 国 人 民 写 了 一 封 信, 说 明 自 己 为 什 么 要 去 天 安 门 。 信 中 说, “ 法 轮 大 法 来 自 于 你 们 中 国 那 块 土 地 和 中 华 民 族 博 大 精 深 而 又 美 好 的 文 化 。 如 果 没 有 他, 我 不 会 是 今 天 这 样 一 个 人 的 。 带 着 最 深 的 敬 意, 我 踏 上 了 你 们 的 国 土, 为 了 你 们 而 支 持 真 理 。 我 希 望 我 这 一 副 外 族 的 面 孔 和 纯 净 的 心, 能 够 唤 起 你 们 心 中 依 然 存 在 的 善 良 。 ”

这 些 西 人 法 轮 功 学 员 在 他 们 当 天 发 表 的 声 明 中 告 诉 人 们, “ 我 们 今 天 到 这 里 呼 吁, 是 为 了 全 体 中 国 公 民 的 利 益, 为 了 让 他 们 知 道 法 轮 功 是 好 的, 全 世 界 的 法 轮 功 学 员 都 是 好 的 。 我 们 还 向 因 上 级 政 府 的 误 导 和 强 制 而 对 无 辜 的 人 民 犯 下 罪 行 的 中 国 政 府 成 员 和 警 察 发 出 呼 吁 。 我 们 希 望 他 们 也 能 够 认 识 到 法 轮 功 的 和 平 性, 改 变 他 们 的 心, 不 再 干 出 暴 虐 的 行 径 。 ”

2002 年2 月14 日, 又 有 几 十 名 西 人 法 轮 功 学 员 不 远 万 里 来 到 天 安 门 广 场 请 愿 。 他 们 打 开 横 幅, 大 声 告 诉 围 观 的 人 们 “ 法 轮 大 法 好! ” 一 时 间, “ 法 轮 大 法 好! ” 的 喊 声 在 天 安 门 广 场 上 此 起 彼 伏 。

在 中 国 历 史 上, 老 百 姓 没 有 机 会, 也 没 有 地 方, 甚 至 想 都 不 敢 想 要 把 对 人 民 犯 下 血 腥 罪 行 的 当 权 者 们 送 上 法 庭 。 但 是, 为 了 使 善 良 的 人 获 得 自 由 和 尊 严, 也 为 了 制 止 迫 害 者 无 度 的 行 恶, 经 历 无 名 苦 难 的 法 轮 功 学 员 克 服 重 重 困 难, 开 始 了 利 用 法 律 手 段 寻 求 正 义 的 历 程 。

继2000 年8 月 大 陆 法 轮 功 学 员 王 杰 和 朱 柯 明 向 中 国 最 高 法 院 控 告 江 泽 民 等 人 迫 害 法 轮 功 后, 海 外 法 轮 功 学 员 也 纷 纷 将 迫 害 法 轮 功 的 罪 魁 祸 首 江 泽 民 极 其 帮 凶 告 上 了 海 外 法 庭 。 如 今, 全 球 各 地 要 求 惩 办 江 泽 民 等 人 的 呼 声 正 日 益 高 涨, 势 如 风 起 云 涌 。

截 至 目 前 为 止, 法 轮 功 学 员 已 先 后 在 美 国 、 比 利 时 、 西 班 牙 、 德 国 、 台 湾 、 韩 国 等 地, 以 “ 群 体 灭 绝 罪 ” 、 “ 滥 施 酷 刑 罪 ” 、 “ 反 人 类 罪 ” 、 “ 践 踏 人 权 罪 ” 、 “ 剥 夺 生 存 权 利 罪 ” 、 “ 密 谋 罪 ” 和 “ 剥 夺 良 知 及 信 仰 自 由 ” 等 罪 行 起 诉 了 江 泽 民, 控 告 他 命 令 和 授 权 逮 捕 、 关 押 、 用 酷 刑 折 磨 并 肆 意 杀 害 拒 绝 放 弃 信 仰 与 修 炼 的 法 轮 功 学 员, 并 汇 同 世 界 各 国 正 义 人 士 敦 促 国 际 法 庭 审 判 江 泽 民 。 除 江 泽 民 外, 还 有 一 些 参 与 迫 害 法 轮 功 的 中 国 高 官, 如 罗 干 、 曾 庆 红 、 李 岚 清 、 赵 志 飞 、 刘 淇 、 丁 关 根 、 夏 德 仁 、 周 永 康 、 吴 官 正 、 孙 家 正 、 宋 法 棠 、 杨 光 洪 、 王 东 华 、 唐 宪 强 、 徐 有 芳 、 闻 世 震 、 薄 熙 来 、 宋 善 云 等 等, 也 分 别 在 美 国 、 比 利 时 、 法 国 、 冰 岛 、 芬 兰 、 摩 尔 多 瓦 、 亚 美 尼 亚 、 西 班 牙 、 台 湾 、 韩 国 、 德 国 等 国 家 和 地 区 被 告 上 法 庭, 有 的 被 判 定 罪 名 成 立, 有 的 已 进 入 司 法 侦 讯 及 调 查 程 序, 并 发 布 了 相 关 的 追 查 通 告 。

2004 年2 月3 日, 中 国 驻 加 拿 大 多 伦 多 副 总 领 事 潘 新 春, 已 经 因 为 诽 谤 法 轮 功, 不 能 享 有 外 交 豁 免 权 的 保 护, 而 被 加 拿 大 安 大 略 省 高 等 法 院 判 决: 对 潘 新 春 诽 谤 的 指 控 成 立, 当 日 缺 席 出 庭 的 潘 新 春 须 为 诽 谤 言 论 造 成 的 损 失 做 出 赔 偿 。 目 前, 已 经 有 包 括 江 泽 民 在 内 的45 名 迫 害 法 轮 功 的 中 国 高 官, 被 列 入 加 拿 大 皇 家 骑 警 的 监 视 名 单, 他 们 一 旦 进 入 加 拿 大, 就 会 立 即 受 到 调 查 。 结 果 可 导 致 这 些 人 被 拒 绝 发 放 签 证 、 并 被 禁 止 入 境, 甚 至 会 因 其 犯 下 的 “ 反 人 类 罪 ” 在 加 拿 大 遭 到 起 诉 。

自 古 以 来, 面 对 独 裁 者 的 强 权 和 迫 害, 中 国 民 众 不 是 逆 来 顺 受, 就 是 暴 力 相 抗 。 今 天, 江 氏 集 团 的 残 酷 迫 害, 已 使 得 无 数 法 轮 功 学 员 被 迫 颠 沛 流 离 、 妻 离 子 散, 甚 至 家 破 人 亡 。 历 史 上 像 这 样 大 规 模 的 民 间 团 体 被 迫 害, 早 就 要 发 生 暴 力 和 流 血 了 。 但 法 轮 功 学 员 既 没 有 逆 来 顺 受, 也 没 有 采 用 任 何 “ 以 牙 还 牙 ” 的 暴 力 形 式 进 行 报 复 和 反 抗, 更 没 有 拿 起 刀 枪, 而 是 始 终 如 一 的 遵 循 “ 真 善 忍 ” 的 原 则, 坚 持 以 和 平 理 性 的 方 式 进 行 抗 争, 坚 定 的 维 护 自 己 的 信 仰 和 合 法 权 利, 走 一 条 最 纯 最 正 的 路 。 无 论 是 上 访 、 去 天 安 门 广 场 、 还 是 发 传 单 、 办 网 站 、 搞 请 愿, 他 们 采 用 的 都 是 摆 事 实 、 讲 道 理 的 方 法, 而 且 内 涵 和 形 式 更 纯 净 。 一 位 女 学 员 在 给 家 人 的 信 中 说: “ 在 被 关 押 的 日 日 夜 夜 里, 我 每 天 面 对 的 不 是 警 察 就 是 犯 人 。 警 察 愤 怒 时 拍 桌 子, 厉 声 大 叫 不 让 我 睡 觉 。 犯 人 们 管 我 叫 新 来 的, 整 日 厉 声 恶 语, 让 我 躺 在 湿 淋 淋 的 地 上 。 还 让 我 在 房 顶 滴 漏 污 水 的 地 方 睡 了 两 天 。 我 一 直 牢 记 着 师 父 的 教 诲:‘ 善 者 慈 悲 心 常 在, 无 怨 、 无 恨 、 以 苦 为 乐 。’( 《 法 轮 大 法   精 进 要 旨 》- 境 界) 。 ” 可 见, 李 洪 志 先 生 所 倡 导 的 “ 真 善 忍 ” 绝 不 仅 仅 是 一 句 口 号, 他 从 本 质 上 真 正 改 变 了 修 炼 的 人, 而 这 种 改 变 又 是 任 何 外 在 力 量 都 无 法 使 他 再 改 变 的 。

正 如 一 些 海 外 有 识 之 士 所 评 价 的 那 样, 法 轮 功 的 和 平 理 性 抗 争, 将 在 历 史 上 树 立 一 个 好 的 样 板, 树 立 一 个 在 “ 真 善 忍 ” 原 则 下 和 平 战 胜 暴 力 、 善 良 战 胜 强 权 、 正 义 战 胜 邪 恶, 从 而 使 世 界 进 入 美 好 未 来 的 样 板, 永 为 人 类 所 遵 循 、 为 历 史 所 记 载 。

Posted on 六月 6, 2016

comment clos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