穹 顶 之 下 现 希 望

了 解 两 亿 人 的 智 慧 选 择,读 懂 天 意,才 不 会 错 过 上 天 赐 给 每 个 人 的 珍 贵 机 缘 。

4242
天 安 门 广 场“ 一 张 照 片, 两 个 世 界” 震 撼 网 络 。 有 网 友 写 道, 这 张 照 片 里 有 两 个 世 界, 一 个 是 他 们 希 望 你 看 见 的 世 界, 一 个 是 你 看 见 的 世 界 。( 网 络 图 片)

上 篇 、 穹 顶 之 下 现 希 望
—— 高 官 求 退 为 哪 般?

—— 穹 顶 之 下 找 希 望
—— 两 亿 人 的 智 慧: 没 有“ 你” 对 我 们 真 的 很 重 要!

下 篇 、 天 意 昭 昭 示 机 缘
——“ 石 破 天 惊” 昭 天 意
— —医 学 专 家 从“ 鬼 门 关” 带 回 的 启 示
—— 上 帝 说: 我 派 过 三 艘 船 来 救 你

▼ 上 篇 MP3…在线收听》

▼ 下 篇MP3…在线收听》

◆ 九 评. 三 退 … More

◆ 我要 三 退 保平安 … Go

 

龙 泉 墨 客: 解 读 两 亿 人 的 智 慧( 上)
-- 穹 顶 之 下 现 希 望

高 官 求 退 为 哪 般?

二 零 一 五 年 四 月, 三 退( 退 党 、 团 、 队) 民 众 突 破 两 亿 人 。 两 亿 中 国 人 为 什 么 做 出 这 样 的 的 选 择? 对 于 许 许 多 多 听 说 过“ 三 退” 而 依 然 作 壁 上 观 的 中 国 人 来 说, 心 中 必 有 种 种 悬 疑 难 解:“ 三 退” 的 都 是 什 么 人? 为 什 么? 也 有 许 多 人 出 于“ 搞 政 治”,“ 不 搞 政 治”,“ 搞 宗 教” 、“ 无 神 论” 等 各 种 心 态 而 疑 虑 。

回 答 这 些 疑 问 之 前, 我 们 还 是 从 几 则 大 陆 媒 体 上 看 不 到 的 新 闻 说 起 。

4241
华 国 锋 、 荣 毅 仁 、 赵 紫 阳 生 前 均 公 开 要 求 退 党( 大 纪 元 合 成 图 片)

据 香 港 《 动 向 》 杂 志2005 年11 月 号 披 露, 前 中 共 国 家 副 主 席 荣 毅 仁 生 前 四 次 申 请 加 入 中 共, 入 党 后 又 三 次 要 求 退 党 。 第 一 次 退 党 与“ 六 四” 有 关, 其 后 两 次 则 因 为 对 中 共 的 腐 败 提 出 了 尖 锐 批 评, 令 江 泽 民 很 不 满, 荣 提 出 退 党 。2005 年10 月19 日 上 午, 荣 毅 仁 在 弥 留 之 际 口 述 了 一 份 遗 言 说, 一 个 丧 失 信 念 的 政 党, 一 个 不 受 法 律 约 束 的 政 党, 一 个 脱 离 广 大 人 民 的 政 党, 一 个 追 逐 金 钱 利 益 的 政 党, 是 没 有 希 望 的 。

鲜 为 人 知 的 是, 中 共 前 中 央 委 员 会 主 席 华 国 锋 也 从2001 年 开 始 多 次 要 求 退 党 。2001 年 日 本 《 朝 日 新 闻 》 披 露 了 华 国 锋 已 经 退 党 的 消 息 。 据 外 电 报 导, 当 时 胡 锦 涛 曾 特 意 就 华 国 锋 要 求 退 党 一 事 主 持 召 开 会 议 。2005 年, 又 有 多 家 媒 体 相 继 报 导: 华 国 锋 以 中 共 背 叛 农 民 和 工 人 正 当 权 益 、 中 共 代 表 贪 官 利 益 、 代 表 资 本 家 利 益 为 由 提 出 退 党 。

另 据 海 外 中 文 媒 体 《 看 中 国 》 报 导, 接 近 中 共 高 层 的 人 士 透 露, 前 中 共 总 书 记 赵 紫 阳 也 曾 两 次 递 交 退 党 申 请 书 。 众 所 周 知, 赵 紫 阳 因 为 坚 决 反 对“ 六 四” 开 枪 镇 压 学 生, 而 被 中 共 软 禁 。 据 说 在 软 禁 期 间, 他 口 述 了 不 少 历 史 真 相, 并 对 中 共 有 了 更 为 清 晰 的 认 识 。 赵 紫 阳 至 死 也 不 后 悔 当 年 的 选 择, 他 说:“ 宁 肯 丢 官 坐 牢, 我 也 不 能 下 令 开 枪 。”

2005 年1 月17 日, 赵 紫 阳 病 逝 。 与 此 同 时, 一 场 很 快 席 卷 神 州 大 地 的 历 史 风 潮, 正 拉 开 序 幕 。 此 前 两 月,2004 年11 月 海 外 中 文 媒 体 《 大 纪 元 》 发 表 系 列 社 论 《 九 评 共 产 党 》, 在 读 者 中 引 发 震 撼 。 有 读 者 投 书 表 示, 《 九 评 》 把 中 国 共 产 党 伪 造 、 颠 倒 了 的 历 史 彻 底 地 归 正 了 过 来, 并 把 中 共 极 其 丑 恶 的 历 史 彻 底 地 暴 露 在 中 国 和 全 世 界 人 民 面 前 。 并 说 《 九 评 》 的 最 重 要 的 提 示 是: 不 能 再 对 中 共 报 有 任 何 希 望 。 《 九 评 》 引 发 大 批 读 者 要 求 声 明 退 出 中 共 党 、 团 、 队( 三 退) 。 大 纪 元 网 站12 月 设 立“ 退 党 网”, 以 便 读 者 以 化 名 、 笔 名 形 式 公 开 声 明 三 退 。 公 开 声 明 三 退 人 数 迅 速 增 长, 至2005 年4 月 底 就 达 百 万, 随 后 更 滚 雪 球 式 增 长 。10 年 之 后, 截 至2015 年4 月, 已 有2 亿 中 国 人 公 开 声 明 退 出 中 共 党 、 团 、 队 组 织 。

毫 无 疑 问, 以 上 三 名 身 处 中 共 内 部 最 高 层, 亲 身 经 历 过 一 次 次“ 党” 发 起 的 整 人 运 动 的 中 共 高 官 们 要 求“ 退 党”, 是 因 为 中 共 的 意 识 形 态 早 已 彻 底 崩 溃, 也 是 因 为 他 们 对 中 共 的 本 来 面 目 有 了 较 深 刻 的 认 识, 彻 底 放 弃 对 这 个 体 制 的 希 望 。 当 然, 在 《 九 评 》 发 表 多 年 后 的 今 天, 声 明“ 三 退” 者 来 自 社 会 各 阶 层, 而 在 身 中 共 高 层 因 看 透 中 共 本 质 而 退 党 的 也 不 在 少 数 。

早 在2005 年5 月17 日, 《 大 纪 元 》 收 到“ 中 共 中 央 党 校 部 份 官 员 集 体 声 明 退 党” 的 声 明, 声 明 中 说, 他 们 中 有 正 副 部 级 、 局 级 、 处 级 官 员, 也 有 一 般 科 员 和 普 通 官 员 共25 人,“ 我 们 大 家 都 同 意 借 你 们 的 《 大 纪 元 时 报 》 退 党 专 栏, 刊 登 我 们 众 多 官 员 的 退 出 共 产 邪 灵 的 声 明 。…… 为 什 么 要 退 党, 《 九 评 》 讲 的 很 清 楚, 中 共 从 起 家 就 是 以 欺 骗, 谎 言, 暴 力 杀 人 为 基 础,…… 中 共 确 实 是 邪 党 、 邪 教 、 流 氓 的 党 。 它 就 像 充 满 细 菌 、 毒 素 、 恶 臭 的 大 染 缸 。 腐 蚀 着 、 残 害 着 我 们 的 肉 体 和 灵 魂 。”“ 其 实 据 我 们 知 道, 中 央 党 校 两 千 多 职 工 中,90% 党 员 如 果 条 件 允 许 都 会 退 党 。”

《 大 纪 元 》“ 退 党 网” 设 立 有“ 退 党 服 务 热 线 电 话”, 在 美 国 、 加 拿 大 有 法 轮 功 学 员 义 务 接 听 大 陆 来 电 。 据 明 慧 网 报 导,“ 退 党 热 线” 多 次 接 到 大 陆 高 官 要 求 退 党, 比 如 多 伦 多 退 党 热 线 电 话 的 记 录 显 示, 曾 有 一 名 自 称 是 总 参 谋 部 高 官 的 来 电 说, 他 有6 名 警 卫 人 员, 他 读 过 《 九 评 共 产 党 》 及 其 它 的 真 相 资 料, 他 说, 共 产 党 太 不 像 样 子, 他 当 官 已 经 感 到 心 虚 。 所 以 决 定 登 记 退 党; 中 国 东 北 部 的 一 名 来 电 者 要 求 退 党, 他 说: 你 知 道 我 是 谁 吗? 是 省 委 书 记 。 我 实 在 看 不 惯, 共 产 党 的 官, 尤 其 是 高 官, 有 一 个 算 一 个, 贪 污 腐 败 太 不 像 样 。

可 以 说, 对 中 共 本 质 认 识 的 越 深 刻, 对 中 共 带 给 国 家 的 深 重 灾 难 和 绝 境 认 识 越 深 。2009 年, 中 共“ 元 老”, 原 国 务 院 第 一 副 总 理 、 中 共 原 全 国 人 大 委 员 长 万 里 发 表 了 与 一 个 中 央 党 校 年 轻 教 授 的 谈 话 摘 录 。 这 篇 先 通 过 多 家 海 外 中 文 网 站 发 表, 后 又 经 过 网 络 传 播 到 内 地 的 谈 话 摘 录, 引 起 许 多 人 的 共 鸣 。 万 里 说 道,“60 年 了, 我 们 党 说 把 国 家 的‘ 治 乱’ 系 于 一 身 。 过 去 那 么 多 年 的 折 腾, 没 有 不 起 因 于 我 们 党 自 身 的 折 腾 的 。 这 让 我 痛 心, 我 们 党 的 折 腾 殃 及 了 国 家, 殃 及 了 老 百 姓 。 这 么 多 年 了, 我 们 告 诉 老 百 姓 说, 这 个 国 家 没 有 共 产 党 的 话, 就 会 大 乱 的, 老 百 姓 真 是 怕 折 腾 怕 到 极 点 了, 他 们 对 稳 定 的 盼 望, 就 成 了 我 们 党 再 单 独 执 政 下 去 的‘ 民 意’, 这 一 循 环 什 么 时 候 能 够 打 破 呢?”

万 里 的 话 无 疑 反 应 出 中 共 体 制 内 良 知 尚 存 者 的 绝 望 心 态 。 高 官 退 党, 正 是 绝 望 者 的 良 知 选 择 。

穹 顶 之 下 找 希 望

4242
天 安 门 广 场“ 一 张 照 片, 两 个 世 界” 震 撼 网 络 。 有 网 友 写 道, 这 张 照 片 里 有 两 个 世 界, 一 个 是 他 们 希 望 你 看 见 的 世 界, 一 个 是 你 看 见 的 世 界 。( 网 络 图 片)

有 报 导 披 露, 一 项 对 共 产 党 中 央 委 员 会 的 研 究 发 现,204 名 十 七 届 中 共 中 央 委 员 当 中91% 的 人 都 有 家 人 移 民 海 外, 甚 至 加 入 外 籍 。167 名 候 补 委 员 中, 则 有142 人 亲 属 已 移 居 海 外, 占85%; 即 使 在 中 纪 委 的127 名 成 员 当 中88% 的 人 都 有 亲 属 移 民 海 外 。

香 港 《 前 哨 》 杂 志 评 论 说, 显 然 所 有 中 共 官 员 都 心 知 肚 明 党 已 腐 朽 败 坏, 百 弊 丛 生, 病 入 膏 肓, 回 天 乏 术, 脚 下 支 持 急 速 流 失, 内 爆 迫 在 眉 睫, 每 个 人 都 在 为 自 己 准 备 后 路 。

习 近 平 的 博 士 论 文 指 导 教 授 、 清 华 大 学 社 会 系 教 授 孙 立 平 在2014 年 搜 狐 博 客 联 欢 会 上 称, 在 过 去 几 十 年 的 停 滞 时 期, 权 贵 集 团 不 仅 大 肆 掠 夺 社 会 和 民 众 财 富, 而 且 形 成 了 一 种 系 统 的 恶 政 。 恶 政 的 三 大 表 现 是 维 稳 、 强 拆 、 纵 容 贪 腐 。 由 此 造 成 两 极 分 化 、 法 治 倒 退 、 社 会 溃 败 、 生 态 灾 难 四 大 灾 难 。

孙 教 授 所 论, 均 属 事 实 。 就 社 会 动 荡 而 言, 中 共 自2006 年 公 布 群 体 抗 争 事 件 达87000 起 后, 就 选 择 不 再 公 布 相 关 数 据 。 但 据 民 间 估 计, 如 今 每 年 大 陆 的 群 体 抗 争 事 件 超 过20 万, 差 不 多 每 三 分 钟 一 起, 而 每 年“ 维 稳” 经 费 已 经 超 过 军 费 开 支 。 有 人 用 火 药 桶 形 容 今 天 的 中 国 社 会, 不 无 道 理; 再 比 如 生 态 灾 难, 已 经 从 上 世 纪 末 农 村 频 发“ 癌 症 村”, 发 展 到 大 城 市 人 人 看 得 见 、 闻 得 着 的 毒 霾 。 早 在2007 年 世 界 银 行(World Bank) 就 发 表 报 告, 推 算 中 国 仅 空 气 污 染 一 项 每 年 造 成 的 死 亡 人 数 约 为70 万 人( 可 相 比 较 的 是 文 革10 年 非 正 常 死 亡 人 数, 按 研 究 世 界 上 大 屠 杀 研 究 的 权 威 学 者R. J. Rummel 估 算 有773 万, 大 约 也 是 每 年70 万, 也 即 空 气 污 染 一 项 就 相 当 于 文 革 再 来, 每 年 死 亡 人 数 超 过 两 次 南 京 大 屠 杀), 然 而 因 为 中 共 多 番 阻 挠, 中 文 版 报 告 删 去 了 这 一 数 字 。 中 国 工 程 院 院 士 、 华 南 农 业 大 学 副 校 长 罗 锡 文 曾 公 开 指 出, 调 查 表 明 中 国 受 重 金 属 污 染 的 耕 地 面 积 已 占 全 国 总 耕 地 面 积 的1/6 。 最 近 两 年 踢 爆 的 有 毒“ 镉 大 米” 也 许 只 揭 开 了 这 个 冰 山 之 一 角……

孙 教 授 所 言 造 成 种 种 灾 难 的“ 权 贵 集 团” 其 实 不 是 别 人, 就 是 中 共 。 在 中 共 自 身 的 信 仰 体 系 崩 溃 之 后, 通 过 承 诺 权 力 带 来 的 物 质 利 益 和 特 权, 就 成 了 中 共 笼 络 其 成 员 、 延 续 统 治 的 唯 一 手 段 。 没 有 党, 就 没 有 权, 更 没 有 权 贵 。 正 因 如 此, 解 决 种 种 社 会 灾 难 最 终 遇 到 的 阻 碍 也 是“ 党” 。 你 要 真 心 解 决 任 何 社 会 问 题,“ 党” 的 第 一 反 应 是 解 决 你, 因 为“ 党” 本 身 就 是 一 切 问 题 的 制 造 者, 这 就 是 为 什 么 在 中 国 一 切 问 题 都 变 得 错 综 复 杂 、 难 以 梳 理 。

以 毒 霾 事 件 为 例, 纪 录 片 《 穹 顶 之 下 》 推 出 后2 天 之 内 就 达 到 两 亿 下 载 量, 可 见 中 国 人 对 环 境 问 题 的 焦 心 关 注 。 如 果 类 似 侵 害 民 众 的 事 件 发 生 在 自 由 社 会, 老 百 姓 除 了 可 以 问 责 政 府 监 管 部 门 之 外, 还 可 以 组 织 民 间 团 体 督 查 、 集 会 抗 议, 可 以 借 诸 媒 体 舆 论 监 督, 还 可 以 诉 诸 法 律 问 责 肇 事 者, 要 求 巨 额 赔 偿 。 这 些 民 间 、 媒 体 、 独 立 司 法 的 巨 大 力 量 已 经 让 曾 经 黑 臭 的 莱 茵 河 重 见 清 澈, 也 让 曾 经 发 生 光 化 学 烟 雾 事 件 的 洛 杉 矶 找 回 蓝 天 。 而 在 中 国, 民 间 团 体 监 察 抗 议? 那 是 被“ 党” 视 为 洪 水 猛 兽 的“ 非 法 组 织” 、“ 破 坏 稳 定”; 媒 体 则 是 为“ 党” 服 务 的“ 喉 舌”,“ 维 稳” 、“ 和 谐” 乃 头 等 责 任, 即 使 网 络 舆 论 监 督 也 面 临“ 跨 省 追 捕” 、 转 发 超 过500 条 还 有 牢 狱 之 灾; 而 法 律 问 责 更 是 遥 远 的 梦 想: 公 检 法 要 听 命 于“ 党 委”, 政 法 委 紧 紧 管 着 一 切 。 一 些 有 道 德 勇 气 的 中 国 人 追 寻 法 律 公 正 的 努 力, 不 断 遭 到 无 情 的 绞 杀: 从 为 三 聚 氰 胺 结 石 宝 宝 争 取 法 律 公 正 的 赵 连 海 被 判 刑 两 年 半, 到 呼 吁 对 汶 川 地 震 豆 腐 渣 工 程 调 查 的 谭 作 人 被 判 刑 五 年; 从 为 法 轮 功 上 书 的 维 权 律 师 高 智 晟 被 判 刑 三 年 又 被 劳 教, 到“ 太 湖 卫 士” 吴 立 洪 被 判 刑 三 年—— 只 要“ 党” 还 存 在, 寻 求 法 律 公 正 之 难 如 登 青 天, 对 中 国 百 姓 来 说 实 在 是 一 种 奢 望 。

更 令 人 心 寒 的 是, 这 一 次 次 对 于 社 会 公 正 的 失 望 甚 至 绝 望 更 加 速 了 社 会 道 德 的 沦 丧 。 当 文 革 砍 断 了 中 国 人 传 统 价 值 的 承 传, 当“ 六 四” 坦 克 碾 碎 了 中 国 人 追 寻 自 由 的 梦 想, 当 高 智 晟 们 的 遭 遇 向 中 国 人 否 定 了“ 法 律 公 正” 的 存 在, 对 修 炼 真 善 忍 的 法 轮 功 民 众 的 血 腥 迫 害 更 让 许 多 中 国 人 感 到 彻 底 的 绝 望: 做 好 人 、 讲 真 话 、 秉 持 诚 信 在 这 个 社 会 没 有 立 锥 之 地 。 许 多 中 国 人 由 此 得 到 的“ 教 训” 是,“ 公 正 、 自 由 、 真 理 、 信 仰” 都 是 靠 不 住 的 虚 幻, 只 有 物 质 利 益 才 是 实 实 在 在 的,“ 闷 声” 才 能“ 发 大 财” 。 中 共 扼 杀 了 中 国 人 心 中 尚 存 的 对 善 良 的 追 求, 对 公 正 的 希 望; 看 不 到 希 望 的 中 国 人 只 能 迈 向 彻 底 的 物 质 主 义 、 拜 金 主 义 潮 流 。 由 此 引 发 的 社 会 道 德 加 速 下 滑, 更 催 化 了 各 种 环 境 、 社 会 问 题 的 恶 化 。 如 此 恶 性 循 环, 让 一 切 问 题 都 变 得 更 交 错 复 杂 。

两 亿 人 的 智 慧 选 择: 没 有“ 你” 对 我 们 真 的 很 重 要

4243
( 网 络 图 片)

有 中 国 大 陆 学 者 预 测 中 国 社 会 问 题 最 终 的 几 种 可 能 走 向: 一 个 是 中 共 继 续 采 用 国 家 机 器 压 制 一 切 社 会 矛 盾, 不 断 沸 腾 的 民 怨 或 早 或 晚 因 为 某 种 外 因 触 发 而 造 成 社 会 矛 盾 的 总 爆 发, 社 会 大 动 荡; 另 一 种 可 能 是 高 压 确 实 压 制 住 了 一 切 可 能 的 宣 泄, 最 终 整 个 社 会 在 沉 默 、 麻 木 中 腐 烂; 还 有 一 种 可 能 是 中 共 最 高 层 出 现 具 有 道 德 勇 气 的 领 导 人, 宣 布 解 体 中 共, 从 此 把 中 国 带 入 和 平 转 型 。 当 然 前 两 种 都 要 付 出 极 高 的 社 会 代 价, 是 每 个 炎 黄 子 孙 不 愿 看 到 的 结 局, 而 最 后 一 种 结 局, 完 全 要 碰 运 气 。

其 实 还 有 一 种 结 局, 也 是 付 出 社 会 代 价 最 小 的 结 局: 既 然“ 党” 制 造 了 一 切 危 机,“ 党” 的 存 在 又 根 本 性 阻 碍 了 一 切 危 机 的 解 决, 那 么 中 国 人 最 好 的 选 择 就 是 主 动 抛 弃 中 共, 亡 党 不 亡 国 。 套 用 一 句 流 行 的 电 影 台 词: 没 有“ 党” 对 中 国 人 真 的 很 重 要 。 来 到 海 外 的 华 人 可 能 会 有 幸 在 三 退( 退 出 中 共 、 共 青 团 、 少 先 队) 大 型 集 会 上 看 到 这 样 的 横 幅:“ 没 有 共 产 党, 才 有 新 中 国!”“ 做 中 华 儿 女, 不 做 马 列 子 孙!”

4244
“ 没 有 共 产 党, 才 有 新 中 国!”“ 做 中 华 儿 女, 不 做 马 列 子 孙!”( 大 纪 元)

三 退 大 潮 就 在 和 平 解 体 中 共, 主 动 把 中 国 社 会 带 入 和 平 转 型 。 这 是 中 国 人 自 救 的 出 路 和 希 望 。 两 亿 中 国 人“ 退 出 中 共” 的 宣 告, 表 明 中 国 人 心 灵 和 道 德 上 的 回 归 的 意 愿 。 这 是 整 个 民 族 道 德 重 建 的 希 望, 也 是 从 根 本 上 解 决“ 党” 制 造 的 一 切 问 题 。“ 退 出 中 共” 对 每 个 人 来 说, 看 上 去 只 是 迈 出 了 一 小 步, 但 对 整 个 中 华 民 族 来 说, 是 一 大 步 。 是 整 个 民 族 从 麻 木 开 始 觉 醒 的 一 大 步, 它 实 际 上 是 整 个 民 族 发 出 这 样 的 宣 言: 我 们 从 此 并 不 只 是 一 味 追 求“ 现 实” 、 金 钱, 我 们 不 希 望 再 麻 木 、 冷 漠, 我 们 愿 意 在 善 恶 之 间 做 出 良 知 的 选 择, 我 们 还 相 信 正 义 、 善 良, 善 恶 有 报 。 两 亿 人 的 智 慧 选 择, 是 中 华 民 族 走 向 重 生 的 希 望 。

中 共 从 夺 取 政 权 之 后, 历 次 政 治 运 动 中 导 致6-8 千 万 中 国 同 胞 在 和 平 时 期 非 正 常 死 亡( 法 国 学 者 考 特 斯 和 克 雷 默 编 写 的 《 共 产 主 义 黑 皮 书 》 估 算 死 亡 人 数 为4450 万 到7200 万 人 之 间, 《 华 盛 顿 邮 报 》 记 者 邵 德 廉 的 长 篇 调 查 报 导“ 毛 时 代 的 大 众 死 亡” 综 合 各 方 面 调 查 研 究 的 数 字 估 算 为 超 过8 千 万), 超 过 两 次 世 界 大 战 死 亡 人 数 总 和 。 斯 大 林 曾 说, 死 一 个 人 是 悲 剧, 死 一 百 万 是 个 数 字 。 此 言 如 实 反 映 了 共 产 党 对 生 命 和 屠 杀 的 看 法 。 中 共 对 中 国 传 统 文 化 的 破 坏 、 对 社 会 道 德 的 戮 害 、 对 生 态 环 境 的 破 坏, 特 别 是 中 共 活 体 摘 除 法 轮 功 学 员 器 官 牟 利 的 魔 鬼 行 径, 无 不 表 明 中 共 的 罪 恶 超 过 了 人 类 良 知 的 底 线 。 退 出 中 共, 也 是 每 个 有 良 知 的 中 国 人 自 然 的 良 心 选 择 。

中 国 人 有 句 俗 话, 人 在 做, 天 在 看 。 当 初 几 乎 人 人 举 着 拳 头, 发 毒 誓 要 为 中 共 恶 魔“ 奋 斗 终 身”, 或 者“ 时 刻 准 备” 为 之 献 身, 老 天 在 看; 如 今 选 择 善 良, 宣 布 退 出 恶 魔, 老 天 也 在 看 。 自 古 以 来 杀 人 要 偿 命, 中 国 人 传 统 上 相 信 善 恶 有 报, 相 信 老 天 有 眼, 作 恶 多 端, 必 遭 天 谴 。 从 这 一 点 看 来,“ 三 退” 是 远 离 中 共 恶 魔, 避 免 与 之 共 同 覆 灭, 不 也 是 为 自 己 选 择 了 平 安 吗?

龙 泉 墨 客: 解 读 两 亿 人 的 智 慧( 下)
-- 天 意 昭 昭 示 机 缘

“ 石 破 天 惊” 昭 天 意?

许 多 中 国 人 到 退 党 服 务 中 心, 或 者 海 外 旅 游 景 点, 都 会 听 到“ 天 灭 中 共, 退 党 保 命” 的 说 法; 也 会 看 到 贵 州 平 塘 县“ 藏 字 石” 照 片 上2.7 亿 年 前 天 然 形 成 的 六 个 大 字“ 中 国 共 产 党 亡” 。 许 多 人 可 能 想 不 到, 首 先 发 出“ 藏 字 石” 消 息 的, 不 是 别 人, 正 是 中 共 贵 州 省 平 塘 县 委! 而 相 关 报 导 曾 经 被 国 内 上 百 家 媒 体 转 载, 包 括 人 民 日 报,CCTV 。 为 何 上 亿 年 前 的 石 头 上 竟 会 天 然 形 成“ 中 国 共 产 党 亡”? 如 此“ 反 动” 的 石 头, 为 何 没 有 喉 舌 媒 体“ 打 假”, 反 而 得 到 大 力 宣 传?

4245
以“ 中 国 共 产 党 亡” 为 背 景 的 贵 州 平 塘 地 质 公 园“ 藏 字 石” 景 区 门 票

2002 年6 月, 在 贵 州 平 塘 县 掌 布 乡 桃 坡 村 发 现 了 距 今2 亿7 千 万 年 的“ 藏 字 石”, 崩 裂 的 巨 石 断 面 内 惊 现 六 个 繁 简 混 合 、 排 列 整 齐 的 大 字“ 中 国 共 产 党 亡”, 笔 画 突 出, 犹 如 浮 雕( 见 图), 这 便 是“ 藏 字 石” 。 虽 然 是“ 反 动 石 头”, 但 桃 坡 村 上 报 这 一 发 现 时, 只 提 前 面 五 个 字, 没 提 最 后 的“ 亡” 字( 也 不 敢 提), 平 塘 县 委 则 认 为 应 该 抓 住 机 会 宣 传“ 中 国 共 产 党” 五 个 大 字, 促 进“ 红 色 旅 游” 。

县 委 于2003 年8 月 邀 请 贵 州 工 业 大 学 专 家 团 队 鉴 定, 不 久 省 政 府 又 责 成 省 国 土 资 源 厅 组 成 专 家 团 队 对“ 藏 字 石” 成 因 作 进 一 步 科 学 鉴 定 。 专 家 认 定“ 藏 字 石” 是 从 河 谷 陡 崖 上 坠 落 后, 沿 节 理 分 裂 为 左 右 两 块 巨 石 。 右 边 巨 石 的 内 侧 字 形 清 楚, 就 是“ 藏 字 石”; 另 一 侧 破 裂 面 上 字 形 也 隐 约 可 见, 但 难 以 识 别 。 字 迹 系 天 然 形 成, 出 现 在 一 层 由 海 绵 、 珊 瑚 等 古 生 物 化 石 组 成 的 化 石 层 的 横 断 面 上 。 破 裂 的 两 块 巨 石 的 相 应 部 位 均 显 示 出 由 化 石 构 成 的 类 似 突 起, 仅 清 晰 程 度 不 同 。

当 年12 月 平 塘 县 委 又 邀 请 了 由 中 科 院 院 士 、 中 国 地 质 大 学 教 授 、 国 土 资 源 部 古 生 物 专 家 等15 人 组 成 的 团 队 进 行 考 察 。 专 家 一 致 认 为, 掌 布 河 谷 景 区“ 藏 字 石” 上 的 字 位 于 距 今2 亿7 千 万 年 左 右 的 二 叠 统 栖 霞 组 深 灰 色 岩 中 。 并 称 这 一 象 形 图 案 由 钙 质 海 绵 为 主 的 化 石 无 序 排 列 浑 然 天 成, 极 其 罕 见, 堪 称 世 界 地 质 奇 观 。 这 次 考 察, 有 人 民 日 报 、 中 央 电 视 台 、 光 明 日 报 、 科 技 日 报 等20 多 家 媒 体 记 者 随 团 采 访 报 导, 包 括 人 民 网 、 新 浪 网 、 雅 虎 等 互 联 网 在 内 的100 多 家 报 纸 、 电 视 、 网 站 转 发 了 这 一 科 考 活 动 消 息 。 从 此 平 塘 旅 游 业 日 益 红 火 。2006 年, 这 里 更 被 打 造 成 平 塘 国 家 地 质 公 园 。

桃 坡 村 最 初 上 报“ 藏 字 石” 没 敢 提“ 中 国 共 产 党” 后 面 还 有 一 个 大 大 的“ 亡” 字, 平 塘 县 委 以“ 藏 字 石” 带 动“ 红 色 旅 游”, 是 最 初 推 手, 当 然 也 不 会 提 那 个“ 亡” 字, 而 且“ 红 色 旅 游” 确 实 给 原 本 穷 乡 僻 壤 的 平 塘 县 带 来 极 大 经 济 效 益 。 而 专 家 团 队 只 需 负 责 字 迹 成 因 鉴 定, 也 不 用 惹 事 说 还 有 一 个“ 亡” 字 。 至 于 媒 体 更 不 可 能 报 导 天 然 形 成 的 大 字 是“ 中 国 共 产 党 亡” 。 但 前 去 观 赏 的 游 客 则 个 个 心 知 肚 明, 照 片 上“ 中 国 共 产 党 亡” 六 个 大 字 也 历 历 在 目 。 这 一 切 活 似 一 幕 现 实 版 的“ 皇 帝 新 装” 。

一 石 激 起 千 层 浪, 对 于“ 藏 字 石” 一 时 间 众 说 纷 纭 。 平 塘 县 委 当 初 推 动 红 色 旅 游 时 强 调“ 藏 字 石” 天 然 形 成, 暗 示 中 共 当 政 乃 是 天 意 。 但 人 们 看 破 第 六 个“ 亡” 字 时, 自 然 也 想 到“ 中 国 共 产 党 亡” 乃 是 天 意 。

2005 年1 月12 日, 海 外 中 文 媒 体 《 大 纪 元 》 发 表 郑 重 声 明,“ 广 大 的 中 国 民 众: 共 产 党 的 末 日 就 要 到 了 。 但 是 这 个 邪 恶 的 党( 魔 教) 在 历 史 上 却 对 众 生 、 对 神 佛 犯 下 了 滔 天 大 罪, 神 一 定 要 清 算 这 个 恶 魔 。” 声 明 中 呼 吁“ 所 有 参 加 过 共 产 党 与 共 产 党 其 它 组 织 的( 被 邪 恶 打 上 兽 的 印 记 的) 人, 赶 快 退 出, 抹 去 邪 恶 的 印 记 。 一 旦 谁 对 这 个 魔 教 清 算 时, 大 纪 元 储 存 的 记 录 可 以 为 声 明 退 出 共 产 党 和 共 产 党 其 它 组 织 的 人 作 证 。”

《 九 评 共 产 党 》 指 出 中 共 是 反 宇 宙 的 邪 灵, 《 大 纪 元 》 呼 吁 抹 去 邪 恶 的 印 记 。 来 到 海 外 的 中 国 人 看 到 最 多 的 横 幅 是,“ 天 灭 中 共, 退 党 保 命 。” 面 对 一 连 串 观 念 上 的 冲 击, 有 人 赞 同, 有 人 观 望, 也 有 人 觉 得 玄 。

2004 年 南 亚 大 海 啸 发 生 的 时 候, 有 这 样 一 个 真 实 故 事 。 大 海 啸 来 临 之 前, 海 滩 上 海 水 突 然 退 下 。 很 多 游 客 欢 呼 着 捡 拾 大 量 来 不 及 退 去 的 贝 类 。 当 时 有 一 个 土 著 人, 知 道 情 况 不 妙, 喊 大 家 跑, 说 有 危 险 。 当 时 人 都 不 信 他, 还 嫌 他 扫 兴, 硬 把 他 赶 走 了 。 那 土 著 人 走 了 之 后, 大 海 啸 一 下 就 过 来 了 。

可 见 自 己 的 观 念 被 冲 击, 并 不 一 定 是 坏 事, 就 看 我 们 如 何 对 待 。 关 键 时 刻 的 选 择 很 可 能 是 性 命 攸 关 的 。2012 年, 有 一 位 美 国 著 名 神 经 外 科 专 家, 亲 自 到 鬼 门 关 走 了 一 遭 回 来, 他 的 经 历 成 为 《 新 闻 周 刊 》 封 面 故 事, 让 无 数 美 国 人 改 变 了 观 念, 或 许 也 能 帮 助 中 国 人 开 阔 思 维, 在 关 键 时 刻 做 出 正 确 的 选 择 。

医 学 专 家 从“ 鬼 门 关” 带 回 的 启 示

4246
美 国 《 新 闻 周 刊 》 以 封 面 文 章“ 天 堂 是 存 在 的!” 刊 登 了 哈 佛 大 学 博 士 、 美 国 著 名 神 经 外 科 专 家 埃 本· 亚 历 山 医 生 的 濒 死 经 历 。

随 着 医 疗 科 技 的 发 展, 越 来 越 多 的 人 能 从 临 床 死 亡 状 态 下 被 抢 救 苏 醒 并 报 告 其 濒 临 死 亡 的 体 验( 濒 死 体 验) 。 哈 佛 大 学 博 士 、 美 国 著 名 神 经 外 科 专 家 埃 本· 亚 历 山 大 曾 因 脑 膜 炎 而 昏 迷 七 天, 亲 身 经 历 过 濒 死 体 验 。 他 回 顾 自 己 在“ 脑 死 亡” 状 态 下, 在“ 另 外 一 个 世 界 旅 程” 中 遇 到 充 满 慈 爱 和 光 的 高 级 生 命 的 经 历 时 说,“ 所 有 否 认 濒 死 体 验 的 主 流 理 论, 都 假 定 病 人 的 大 脑 皮 层 还 有 或 微 弱 的 、 或 短 暂 的 或 部 分 的 功 能 性 活 动( 因 而 由 大 脑 皮 层 活 动 产 生 濒 死‘ 幻 觉’), 但 是 我 的 濒 死 经 历 不 是 发 生 我 的 大 脑 功 能 错 乱 之 时, 而 是 发 生 在 我 的 大 脑 皮 层 彻 底 停 止 活 动 之 时 。 这 一 点 从 我 的 脑 膜 炎 的 严 重 程 度 、 持 续 时 间, 从 当 时 的 大 脑 皮 质 全 局CT 扫 瞄, 以 及 神 经 学 检 查 记 录 都 可 以 得 到 确 证 。”2012 年10 月15 日, 美 国 《 新 闻 周 刊 》 以 封 面 文 章“ 天 堂 是 存 在 的!” 刊 登 了 哈 佛 大 学 博 士 、 美 国 著 名 神 经 外 科 专 家 埃 本· 亚 历 山 医 生 的 濒 死 经 历 。 亚 历 山 大 医 生 表 示, 自 己 的 经 历 用 已 知 的 医 学 科 学 无 法 解 释 。

亚 历 山 大 医 生 的 经 历 并 不 是 孤 立 的 。 早 在2001 年12 月, 国 际 顶 尖 的 权 威 医 学 期 刊 《 柳 叶 刀 》( THE LANCET) 发 表 了 荷 兰 心 脏 科 专 家 沛 姆· 凡· 拉 曼 尔 爵 士 研 究 濒 死 体 验 的 报 告, 在 学 术 界 引 起 轰 动 。 在 拉 曼 尔 医 生 的 研 究 报 告 中 最 引 人 注 目 的 是 其 中15 例 病 人 的 灵 魂 离 体 经 历 。 这 些 经 历 是 很 难 以 从 神 经 生 理 角 度 解 释 的, 因 为 这 些 患 者 经 历 濒 死 体 验 时 已 经 在 临 床 意 义 上 完 全 死 亡, 心 脏 跳 动 和 呼 吸 已 停 止, 脑 电 波 消 失, 表 明 大 脑 神 经 完 全 停 止 活 动, 怎 么 可 能 产 生 意 识 活 动 呢? 拉 尔 曼 医 生 举 例 说, 一 位44 岁 的 患 者, 心 脏 病 突 发 昏 迷, 被 送 到 医 院 时 此 人 已 被 宣 布 临 床 死 亡 。 但 医 院 还 是 死 马 当 活 马 医, 持 续 给 他 做 心 脏 起 搏 和 人 工 呼 吸 。 护 士 在 准 备 做 人 工 呼 吸 时 发 现 患 者 口 中 有 假 牙 碍 事, 便 将 假 牙 从 患 者 口 中 拿 掉 。 没 想 到 醒 来 之 后, 该 患 者 一 见 到 该 护 士 便 说, 自 己 知 道 假 牙 在 哪 里:“ 我 被 抬 到 医 院 时, 你 就 在 那 儿, 把 我 的 假 牙 从 我 嘴 里 拿 出, 并 放 在 一 辆 小 车 上, 车 上 有 很 多 药 瓶, 车 下 方 有 个 抽 屉, 你 就 把 我 的 假 牙 放 在 那 个 抽 屉 里 了 。”

对 这 些 案 例 最 合 理 的 解 释, 就 是 人 的 意 识 可 以 独 立 于 大 脑 而 存 在 。 其 实 反 过 来 想 想, 宇 宙 如 此 之 玄 妙 、 多 样 、 复 杂, 谁 能 保 证, 生 命 的 存 在 形 式 必 须 依 赖 于 组 成 我 们 肉 体 的 蛋 白 质 、 氨 基 酸 分 子 呢? 濒 死 体 验 研 究 专 家Peter Fenwick 医 生 就 提 出, 死 亡 也 许 只 是 通 往 另 一 个“ 更 加 真 实 世 界” 的 中 转 过 程 。

如 果 是 这 样 的 话, 很 多 人 认 为 理 所 当 然 的“ 人 死 如 灯 灭” 的 观 念, 就 并 不 那 么“ 理 所 当 然” 了 。

这 些 濒 死 生 还 者 从“ 鬼 门 关” 带 回 来 的 信 息, 值 得 每 个 人 深 思: 中 共 害 死 的 八 千 万 冤 魂 如 果 并 没 有“ 人 死 如 灯 灭”, 那 么 欠 债 还 钱, 欠 命 还 命, 中 共 是 债 主; 可 中 共 不 是 抽 象 的, 当 初 入 党 、 入 团 、 入 队 时 举 着 拳 头 发 誓 把 一 辈 子 交 给“ 党”,“ 为 党 的 事 业 奋 斗 终 生” 的 党 员 、 团 员 、 少 先 队 员 都 是 中 共 的 一 份 子, 岂 不 也 都 被 中 共 欺 骗 着 替 它 背 了 一 份 血 债?

当 然, 中 国 人 讲, 天 无 绝 人 之 路 。 《 大 纪 元 》 提 出 的 用 小 名 或 化 名 退 出 共 产 党 与 共 产 党 其 它 组 织 就 是 这 样 一 条 生 路 。 一 个 人 信 什 么 、 不 信 什 么 是 个 人 自 由, 但 信 什 么 也 千 万 别 信 魔 鬼 。 《 共 产 党 宣 言 》 开 头 第 一 句 就 说:“ 一 个 幽 灵, 共 产 主 义 的 幽 灵, 在 欧 洲 游 荡” 。 共 产 党 自 称 幽 灵, 就 是 中 国 人 说 的 鬼 魂, 那 么 在 加 入 中 共 党 、 团 、 队 组 织 时 对 共 产 党 宣 誓 效 忠 、 献 身 、 牺 牲, 不 就 是 向 幽 灵 宣 誓 效 忠 、 献 身 、 牺 牲 吗? 这 在 各 大 宗 教 中 都 是 大 忌; 即 使 按 中 国 老 话 讲, 这 不“ 活 见 鬼”, 走 霉 运 吗? 理 智 的 选 择 当 然 就 是 退 出 。

《 大 纪 元 》 声 明 中 指 出 中 共 是“ 魔 教”, 其 实 也 是 事 实 。 在 《 圣 经 》 早 就 预 言, 魔 鬼 撒 旦 在 大 审 判 之 前 就 是 以“ 敌 基 督”(antichrist) 的 面 目 出 现 。 按 维 基 百 科, 敌 基 督antichrist 一 词 有 两 个 词 根αντί(anti) 和Χριστός(Khristos) 。aντί 不 仅 仅 表 示 反 对, 同 时 也 表 示“ 取 代”;Χριστός 就 是 救 世 主( 弥 撒 亚) 的 意 思 。 所 以 这 个 魔 鬼 撒 旦 的 特 点 就 是 反 对 神 、 反 对 救 世 主, 同 时 自 己 又 要 取 代 救 世 主 。 共 产 党 一 方 面 强 制 灌 输 无 神 论, 宣 称“ 从 来 就 没 有 什 么 救 世 主”; 另 一 方 面 又 把 自 己 打 扮 成 人 间 救 主 、 大 救 星, 宣 称 只 有 自 己 才 掌 握 了 拯 救 人 类 脱 离 一 切 苦 难 的 钥 匙( 共 产 主 义) 。 以 此 衡 量, 此 撒 旦 魔 非 共 产 党 莫 属, 而 今 天 的 共 产 阵 营 又 以 中 共 为 老 大 。 反 观 中 共 处 心 积 虑 摧 毁 中 国 传 统 信 仰 、 摧 毁 民 族 文 化 、 摧 毁 社 会 道 德 、 杀 害8 千 万 中 国 人, 甚 至 活 摘 法 轮 功 学 员 器 官, 哪 一 桩 不 是 魔 鬼 行 径? 《 九 评 共 产 党 》 指 出,“ 在 共 产 党 那 里, 没 有 普 遍 的 人 性 标 准, 善 良 和 贪 恶 、 法 律 和 原 则 变 成 随 意 移 动 的 标 准 。 不 能 杀 人, 但 党 认 定 的 敌 人 除 外; 孝 敬 父 母, 但 阶 级 敌 人 父 母 除 外; 仁 义 礼 智 信, 但 党 不 想 或 不 愿 意 的 时 候 除 外 。” 宣 誓 入 了 党, 就 要 服 从 党 性, 扼 杀 人 性, 这 不 是 魔 教 的 特 点 吗? 向 魔 鬼 宣 誓 奉 献 终 身 的 中 共“ 党 、 团 、 队” 员, 面 临 的 可 怕 命 运 就 是 随 着 魔 鬼 撒 旦 一 同 毁 灭 。 用 小 名 或 化 名 声 明 退 出 岂 不 是 上 天 给 中 国 人 留 下 的 最 方 便 解 脱 办 法?

其 实 不 只 是 西 方 的 《 圣 经 》, 中 国 古 代 也 留 下 了 许 多 的 预 言, 比 如 汉 代 诸 葛 亮 的 《 马 前 课 》, 唐 代 李 淳 风 的 《 推 背 图 》, 宋 代 邵 雍 的 《 梅 花 诗 》, 明 代 刘 伯 温 的 《 烧 饼 歌 》, 还 有 其 他 国 家 的 一 些 预 言, 如 法 国 诺 查 丹 玛 斯 留 下 的 《 诸 世 纪 》, 韩 国 的 《 格 庵 遗 录 》 等 不 但 精 准 地 预 言 了 今 后 发 生 的 许 多 历 史 大 事, 也 预 言 了 发 生 在 今 天 的 大 事:“ 天 灭 中 共” 。 而 《 圣 经 启 示 录 》 第 十 三 章 十 四 至 十 六 段 中 讲 到,“ 兽” 欺 骗 世 人 使 得 被 欺 骗 的 人 们 戴 上 了 兽 的 印 记, 其 实 就 是 指 人 们 被 中 共 欺 骗 发 毒 誓, 向 其 宣 誓 奉 献 终 身 。 所 以 只 有 宣 布 退 出, 才 可 能 抹 去 兽 的 印 记, 不 随 其 一 同 灭 亡 。

上 帝 说: 我 派 过 三 艘 船 来 救 你

“ 三 退” 虽 然 是 法 轮 功 学 员 发 起 的, 但 是 退 出 中 共 并 不 是 加 入 什 么 信 仰, 恰 恰 相 反, 是 顺 从 良 知 的 选 择, 退 出 对 中 共 魔 教 的 信 仰; 也 不 是 搞 什 么 政 治, 恰 恰 相 反 是 脱 离 肮 脏 的 中 共 政 治 组 织 。

退 出 中 共 魔 教, 从 小 处 讲, 是 每 个 中 国 人 走 出 麻 木 良 知 觉 醒 的 选 择, 至 少 是 言 而 有 信 的 担 待: 当 初 发 誓 为 邪 恶 的 什 么 主 义“ 奋 斗 终 身”, 这 个 我 不 愿 做 到, 为 了 言 行 一 致, 废 除 这 个 假 誓 言; 更 大 范 围 来 看, 是 中 华 民 族 道 德 重 建 的 起 点; 在 更 大 的 视 野 来 看, 就 是 古 人 所 言“ 顺 天 意” 而 行 。 人 有 新 陈 代 谢, 人 类 社 会 同 样 存 在 代 谢 的 规 律, 腐 烂 的 就 面 临 淘 汰 。 一 个 器 官 发 生 癌 变 了, 病 变 的 细 胞 会 死, 健 康 的 细 胞 同 样 会 死 去 。 不 愿 伴 随 魔 鬼 被 淘 汰 的 最 佳 选 择, 就 是 退 出 魔 教 。

有 一 个 寓 言 故 事, 虽 然 来 自 宗 教, 却 值 得 每 个 人 思 考:

在 一 场 突 发 的 大 洪 水 中, 牧 师 被 困 在 屋 中 。 洪 水 逼 近 了 窗 户, 一 艘 小 船 驶 过 来 。“ 快 跳 下 来, 牧 师 。” 人 们 对 他 大 喊 。“ 哦, 不, 我 的 孩 子 们,” 牧 师 信 心 十 足 地 回 答,“ 相 信 上 帝 会 护 佑 我 的 。” 不 过, 牧 师 还 是 爬 上 了 屋 顶 。 不 久, 另 一 艘 救 生 船 驶 来, 牧 师 仍 然 拒 绝 上 船 。 过 了 一 会 儿, 他 爬 到 钟 楼 顶 上 。 洪 水 涨 到 了 他 的 膝 盖 处, 一 位 警 官 乘 着 摩 托 艇 来 救 他 。“ 多 谢 你, 警 官, 不 用 了,” 牧 师 镇 静 自 若 地 说,“ 我 相 信 上 帝, 你 懂 吗? 他 会 来 救 我 的 。” 牧 师 淹 死 了 。 来 到 天 堂 后, 他 做 的 第 一 件 事 就 是 向 上 帝 抱 怨:“ 我 相 信 您, 可 您 为 什 么 不 做 点 儿 什 么 来 救 我 呢?”“ 事 实 上, 我 派 过 三 艘 船 来 救 你, 你 难 道 不 记 得 了 吗?” 上 帝 说 。

了 解 两 亿 人 的 智 慧 选 择, 读 懂 天 意, 才 不 会 错 过 上 天 赐 给 每 个 人 的 珍 贵 机 缘 。

转 载 自 作 者 博 客 (h t t p : / / g u i h a n g . o r g / )

4247

Posted on 五月 1, 2016

comment closed